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蕙风之评的解释  

2006-12-20 16:2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
请教豌豆黄儿
近日在读饮水词笺校,其中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的辑评上,有“况周颐曰:‘被酒莫惊春睡重’云云,亦复工于写情,视此微嫌词费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说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不甚好?
 
答:
况周颐是在《蕙风词话》里评论南宋易祓的《喜迁莺》时,引入了纳兰的词句。说《喜迁莺》里的“记得年时,胆瓶儿畔,曾把牡丹同嗅。”一句“语小而不纤。极不经意之事,信手拈来,便觉旖旎缠绵,令人低徊不尽。”而纳兰“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也是写情之笔,和《喜迁莺》一比,就稍微有点儿罗嗦了。

因为和《蕙风词话》有关,而很多纳兰迷仅仅只是知道而已,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个说法,所以豌豆也“词费”一下吧~~:P

●卷二
○黄东甫词
黄东甫柳梢青云:“天涯翠层层。是多少长亭短亭。”眼儿媚云:“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此等语非深於词不能道,所谓词心也。柳梢青又云:“花惊寒食,柳认清明。”“惊”字、“认”字,属对绝工。昔人用字不苟如是,所谓词眼也。纳兰容若浣溪沙云:“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即东甫眼儿媚句意。酒中茶半,前事伶俜、皆梦痕耳。

●续编卷一
○易祓喜迁莺
易祓喜迁莺云:“记得年时,胆瓶儿畔,曾把牡丹同嗅。”语小而不纤。极不经意之事,信手拈来,便觉旖旎缠绵,令人低徊不尽。纳兰成德浣溪沙云:“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亦复工於写情,视此微嫌词费矣。喜迁莺歇拍云:“强消遣,把闲愁推入,花前杯酒。”由“举杯消愁”意翻变而出,亦前人所未有。
〔豌豆按:“歇拍”指每阕的最后一句〕

附上黄简和易祓的两首词,给大家欣赏~~:)
 
眼儿媚
黄简
画楼濒水翠梧阴。清夜理瑶琴。打窗风雨,逼帘烟月,种种关心。  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难忘最是,鲛绡晕满,蟫锦香沉。

喜迁莺
易祓
帝城春昼。见杏脸桃腮,胭脂微透。一霎儿晴,一霎儿雨,正是催花时候。淡烟细柳如画,雅称踏青携手。怎知道、那人人,独倚阑干消瘦。  别后。音信断,应是泪珠,滴遍香罗袖。记得年时,胆瓶儿畔,曾把牡丹同嗅。故乡水遥山远,怎得新欢如旧。强消遣,把闲愁推入,花前杯酒。 

吴世昌的《词林新话》里有这么一段,与问题相关,一并放过来:

容若《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上结“沉思往事”,下片即述往事,故歇拍有“当时”云云。“赌书”句用易安《金石录后序》中故事,知此首亦悼亡之作。况氏乃谓“酒中茶半”,又“嫌词费”。况氏于前人书所记不多。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