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减字谱  

2006-08-15 12:03:01|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帮一哥们儿查资料,就满柜子的翻找大学时的笔记,无意之中翻出了初中时候的一个硬皮本子,一页页花花绿绿的花边里面抄写着或励志或抒情的文章,还有一些小诗、格言——这显然是当时老师留的作业,因为最后用红笔打着一个“5好”。除了那些文字图画之外,还有一段,是减字谱。
 
减字谱是古琴的记谱方法,中学学了三年古琴,自然是略识一二的了,今天既然翻出来就又看了看,也是因为《梅花》开头简单,所以全都认得。回想起当年学琴的那段经历,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27中是民乐特长校,主要范围在初中部。我们一入学就人手一把横笛,要学吹笛子,开始都是贴胶布,后来吹的象样了才教我们贴笛膜。贴笛膜正经的应该用白芨,但是孩子们谁没事儿去药店啊,大家全用了省事的方法——用大蒜的蒜汁来贴。所以当年一上音乐课就满屋子大蒜味儿,大家便就着这股浓重的味道沉浸在音乐的海洋中。不过成绩也是斐然的,我们的《金蛇狂舞》吹得特别象样,成了保留曲目,班与班之间还相互的比——这当然是音乐老师的主意了——有事没事就拉出来让我们吹,吹的遍数太多了,以至现在一听《金蛇狂舞》就想起27中。
 
除了横笛,还开展所谓“第二乐器”,成立各种器乐班,先让大家自己报名,有古筝、琵琶、二胡、笙等等选择,我比较懒,当时本什么也不想报,可是禁不住班主任和音乐老师一遍又一遍的撺掇,最后报了琵琶。然而也不知道为什么,音乐老师突发奇想要成立一个古琴班,要从所有报名的人里调剂几个人过去。后来听说,老师从名单上一看到我的名字,就说让这孩子去吧——“李君卿”,这名字听着就有琴缘。
 
我就这么学了古琴,每班有两个,一共12个人,成立了27中第一届古琴班。一开始请的老师我已经想不起来叫什么了,她总是让我们一遍又一遍的练习指法,不苟言笑,极为严格。半个多学期之后,换了一个老师,我很喜欢这个年轻的小杨老师,白白净净,文文静静,手把手的教我们,很和气也很认真。从此初中三年,每个星期六我们都要在下午到实验楼去学两个小时的琴,假期也不休息,一直到初中毕业。
 
三年里,我们学了《关山月》《秋风词》《酒狂》《梅花三弄》《平沙落雁》五首曲子,学了怎么认谱——被称为“天书”的减字谱,甚至还学了简单的修琴与做琴——上大学的时候我的琴有一根弦因为老化而折了,就是自己修上的。三年里,班里的人员变化也很大,很多不想学的就陆续退了,然后从低年级补充上来人,记得古琴班最惨淡的时候只有三个人,初三一个,初二一个,初一一个,初三的是我,初二的是莹莹。后来上大学,恰巧也和莹莹考到了同一所学校,我是中文系在北校区,她是生物系在本部,有时候在去本部上完书法选修课后,就会去找莹莹一起聊会天儿,这都是后话了。
 
我一直都是古琴班里拔尖儿的,那时候比现在要强多了,再加上很喜欢老师,又常常受到夸奖,所以很勤奋。有时候就为了练一句可以不吃不睡的练上一天,手磨出血泡一般般,磨成茧子接着练,那刻苦劲儿就别提了,让而今长大了的我很有些汗颜。因为学的好,参加区里艺术节民乐类比赛,我也成了音乐老师手里的一张大牌。东城区当时参加比赛的民乐乐器众多,非常不科学的把各种民乐器大杂烩到一起,评出个一二三等奖实在说不出什么道理。我知道只有一等奖和二等奖的一部分才可以参加上一级的比赛,也就是参加北京市艺术节民乐类比赛,而我却是以三等奖的身份取得市级参赛资格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古琴太少了,我不过就是被区里当成奇花异草推荐到市里的,只为了好看。
 
比赛那天去了之后我就傻了,因为市级比赛虽然非常科学的分了不同器乐专业,古筝和古筝比,二胡和二胡比,琵琶和琵琶比,但是古琴却只有我一个,没的比,于是我就被编排到了古筝一组——十三架筝和一张琴的比赛,这叫什么比赛?评委们全是筝的行家,看我抱着琴进去都愣了。而且考场里根本就没有预备放琴的桌子,现给我找了两把椅子来放琴,我只得跪在地上弹我的《平沙落雁》,那种莫名其妙的场面真是记忆尤新。最后的结果,我还是三等奖,原因也很简单,无论你怎么样,筝组也不可能让古琴得第一,但是既然是少数品种也不能不照顾一下,与其说这三等奖是我得的,不如说是赏给我的,感觉自然不爽,所以当音乐老师喜滋滋的把证书交给我并且鼓励我继续努力的时候我只是应和着,一直开心不起来。
 
学琴的日子里,最快乐的,除了因为练习的好时常受到表扬外,就是跟隔壁民乐队一起混了。在学琴课间休息的时候,我除了跟老师和师妹聊天之外,经常是跑到民乐队去,用自己的古琴换他们手里的各种乐器玩儿,敲一敲扬琴,拉一拉二胡,扒拉扒拉筝,大家也都喜欢从旁指点,于是只要难度不是很大的,我基本上都能弄出个简单旋律出来——《梅花》的主旋律就这么在我手中的各种乐器上演绎出来。有时候撞上他们排练,我就搭把手,从音乐老师手里接过撞钟、双响筒、铃鼓、沙棰之类的小玩意儿在其中伴奏。记得有一回是合奏《喜洋洋》,我就那么乐呵呵的敲着双响筒,一曲之后得到了音乐老师的大力夸奖,说“喜洋洋”就该是我这个样子的,让整个民乐队都要向我学习——结果受到了大家加倍的鄙视。==||||
 
其实我在学校学琴,算不得正经学,也没有拜过师,也不系统,不过就是跟古琴近距离接触了些日子罢了。现在曲子也都忘了差不多了,能完整记下的只有那些小曲子,《梅花》记不太全,而当年参加比赛的《平沙》已经忘得光光的了。老师是要教我《流水》的,可是那时我已经上了高中,因为受到诸多大红灯笼一样的成绩影响而不得不放弃了学琴,所以《流水》只到泛音便停了,我现在也就只记得一开头的那段泛音了。所幸减字谱还认得,看着觉得很亲切。
 
特别感谢那段学琴经历,不在琴艺多么卓越、境界多么高远,而在情操如何陶冶、意志如何历练;贵在当时用心,更兼终身受益。
减字谱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评论这张
 
阅读(10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