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北京话的旧帖子  

2006-09-28 16:5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孩子问我有关北京土话读音的问题,就想起来以前文化网里的一个旧帖子,正好跟她问的对应上,于是就翻了出来——结果浏览一遍之后,发现除了我要找的之外,大家当时的讨论还都是很有内容的,有些地方非常值得深入思考和研究。
 
北京烤鸭 2004-3-13 14:17:46
汉语的最高境界——北京话!(转)
只要是北京人应该都可以看懂,这个贴绝就绝在没有一个脏字,却把人骂得一楞一楞的!强啊强!!
================================================
  说你一大老爷们儿家,一大早清儿的就站在当院满嘴跑火车,半点儿不着调我隔着窗户纸这都运一脑门子气了,您这是唱的哪出儿啊?对,没错,就说你呢。
  你还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原本一老实巴交的人,现在学会耍猫儿腻了,见天皆当街晃荡打油飞,时不时的整出点汤儿事,再不就是胡吃闷睡。你自个儿照照镜子去,好嘛,活的越大越抽抽儿,整个一嘎杂子琉璃球。成天逮谁跟谁扯皮不说吧,办事也没个准谱,交代你屁大点儿的事儿,你说你放了我几回鹰了?和着我那点儿吐沫星子全打了水漂儿了!你瞧你平时那个德行,样儿大了你!装的人五人六儿的,还挺象那么回事的。实际上满肚子的幺呃子,除了整天游手好闲,要嘛就是鼓捣点儿嘎七马八的事儿出来。要是结识了个有点儿来头的,好嘛,你拉多晚儿也得老着脸死命的巴结上。实在闲的发慌,也是跟那帮小混子起哄架秧子,打联联。走在街上看见个半老徐娘你都不错眼珠儿的盯着人家看。哪天遇上个满不吝的,给你一板儿砖,你就知道什么是肝儿颤了。你说你们家老爷子也怪不容易的,千倾地一根苗,还巴望着你能出息,平地扣饼呢。你不但一点长进没有,还成天让老爷子吃挂落儿,给老爷子折腾的五脊六兽的,跟着你转磨磨。一数落儿你几句,你就蹬鼻子上脸,长行市了你,嫌老爷子絮叨儿,车轱辘话来回说。现在塌实了吧?那点儿家底全让你攘秃噜了吧?蹦子儿没有看你还能鼓捣出什么花花肠子来。就欠让你见天皆吃棒子面勃勃,顶多白饶你一碗凉白开遛遛缝儿。还甭跟我耍哩格儿楞。敢情你也有脚底下拌蒜,掰不开镊子的时候儿,平时那大嘴叉子一张不挺能白活的吗?麻利儿着呀,怎么变没嘴儿葫芦儿了?费了半天的吐沫,我也不跟你嚼舌头了,借光儿,我找个豁亮的地儿焖得儿蜜去了。。
 
豌豆黄儿 2004-3-13 16:27:59
其实不应该是北京方言本身的问题。
是北京人说话的问题——北京人遣词用句,要是想损人,可真是损到家了……
话说回来,挨损也是你活该——您没招他没惹他,人家干吗损你呀?
我觉得一般状态下,北京人说话更多的还是体现规矩和礼数。
 
北京小丫头 2004-3-13 16:42:26
北京话本身就是一门艺术,有外国人专学北京话,还没听说谁学方言呢,北京话好象是汉语言文学的一个研究分支,这个豌豆老师应该比我清楚得多。。
 
豌豆黄儿 2004-3-13 17:39:40
呵呵,别、可别叫老师——在学校那是没办法,出了校门我学生也只叫姐。
我专业倒还真是“汉语言文学”,不过我语言不如文学,现代汉语又不如古汉语,所以还真不敢胡乱评价,以免贻笑大方。
其实中国这么大,各地方方言都非常值得研究,当初论文选题的时候我差点儿就选了北京话。但是还是因为语言里现代汉语学的不怎么着,文学里古典文学纳兰性德又实在很喜欢,二者只能取其一,到了还是选了我家容若。
虽然没做过专题研究,但我的确非常喜欢北京话——北京人谁不喜欢北京话呀?!
北京话的确是门艺术,综合性非常强,她反映了这个城市特有的社会风俗、生活习惯、民众心态,值得我们深入钻研探讨。
 
向日葵 2004-3-13 21:23:09
题目起得不好,设么最高境界么,其实古人说话味道是广东味儿的
 
豌豆黄儿 2004-3-13 21:27:23
哈哈!就跟你亲耳听过似的~~
各地方言是从古就有还是从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
豌豆当年上课净会周公了,什么也没听着。
 
Fengken 2004-3-13 23:34:28
“嘎杂子琉璃球”,应是“嘎鞑子溜逑”。(后两字未考,是不是指琉球人?)
 
小窗 2004-3-13 23:59:18
这个。。。实在是太强了,头一段小窗就没看懂。。。
 
豌豆黄儿 2004-3-14 0:41:31
  
以下是引用Fengken在2004-3-13 23:34:28的发言:
  “嘎杂子琉璃球”,应是“嘎鞑子溜逑”。(后两字未考,是不是指琉球人?)
——别说,就这句我念着别扭~~其他都挺顺的!
呵呵,豌豆用[ ]来个点校,让外地的朋友也找找北京话的感觉。
——————————————————————————————————————
  说你一大老爷们儿家,一大早清儿的就站在当院满嘴跑火车,半点儿不着[zhao一声]调我隔着窗户纸[儿化]这都运[顺嘴儿可以垫“了”]一脑门子气了,您这[zhei四声]是唱的哪[nei三声]出儿啊?对,没错[儿化],就说你[重音]呢。
  你还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原本一老实巴交的人,现在学会耍猫儿腻了,见天皆[轻声]当街晃荡打油飞,时不时的整出点汤儿事,再不就是胡吃闷睡。你自个儿照照镜子去,好[hao二声]嘛,活的越大越抽抽儿,整个[儿化]一嘎杂子琉璃球。成天逮[dei三声]谁跟谁扯皮不说吧,办事[儿化]也没个准谱[略微儿化],交代你[顺嘴儿加“个”]屁大点儿的事儿,你说你放了我几回鹰了?和着我那点儿吐沫星子全打了水漂儿了!你瞧你平时那[nei四声,后面的“个”可不要]个德行,样儿大了你!装的人五人六儿的,还挺象那么回事[儿化]的。实际上满肚子的幺呃[e二声]子,除了整天游手好闲,要嘛就是鼓捣点儿嘎七马八的事儿出来。要是结识了个有点儿来头的,好[hao二声]嘛,你拉多晚儿也得老着脸死命的巴结[轻声]上。实在闲的发慌[可以不要“发”,“慌”念heng轻声],也是跟那[nei四声]帮小混子起哄架秧子[说快了可没有“子”],打联联。走在街上看见个半老徐娘你都不错眼珠儿的盯着人家看。哪[nei三声]天遇上个满不吝的,给你一板儿砖,你就知道什么是肝儿颤了。你说你们家老爷子也怪不容易的,千倾地一根苗[儿化],还巴望着你能出息,平地[儿化]扣饼呢。你不但一点长进没有,还成天让老爷子吃挂落[lao四声]儿,给老爷子折腾的五脊六兽的,跟着你转磨磨。一数落[luo轻声]儿你几句,你就蹬鼻子上脸,长行[hang二声]市了你,嫌老爷子絮叨儿,车轱辘话来回说。现在塌实了吧?那点儿家底[儿化]全让你攘秃噜[轻声]了吧?蹦子儿[重音在“蹦”]没有看你还能鼓捣出什么花花肠子来。就欠让你见天皆[轻声]吃棒子面[儿化]勃勃,顶多白饶你一碗凉白开遛遛[liu四声]缝儿。还甭跟我耍[可以垫“这”或“那”]哩[li一声]格儿[ge儿化后四声]楞[leng一声]。敢情[轻声]你也有脚底下拌蒜,掰不开镊子的时候儿,平时那[nei四声]大嘴叉[cha四声]子一张不挺能白活[轻声]的吗?麻利儿[li儿化后一声]着呀,怎么[“么”吞音直接接后面的“变”]变没嘴儿葫芦儿了?费了半天的[也可以省去“的”]吐沫,我也不跟你嚼舌头[轻声]了,借光儿,我找个豁亮的[“的”吞音]地儿焖[men一声]得儿[de儿化后一声]蜜去了。。
——————————————————————————————————————
水平有限,大家多多指教!

拖泥带水 2004-3-14 10:54:00
说最高境界有点夸张了,这段话是在教训人,不算是骂人,没脏话是正常的。北京脏话也有的是。
我记得以前万寿香贴过一段,那可能不一定是汉语的最高境界,但大概可以算是骂人的最高境界了。从头到尾都是对骂,而且骂得很阴损,但不仅一个脏字没有,而且很多人估计都听不明白他在骂什么。

  以下是引用Fengken在2004-3-13 23:34:28的发言:
  “嘎杂子琉璃球”,应是“嘎鞑子溜逑”。(后两字未考,是不是指琉球人?)
——你的说法不对吧,嘎杂子就是骂人的话,类似骂人杂种的意思,但不一定有什么恶意,琉璃球就是说这人滑头的意思。

  以下是引用向日葵在2004-3-13 21:23:09的发言:
  题目起得不好,设么最高境界么,其实古人说话味道是广东味儿的
——古人说话大概应该是接近河南或山陕西话,河南话里现在还留有一些古汉语的遗迹,比如“笔直”这个词现在在汉语里算是书面词了,但在河南,随便一个老农平时说话都会用到。再比如“谦虚”,河南农民劝酒,如果你说自己不能喝,他会说:“你咋恁谦虚呢!”再比如囫囵吞枣的“囫囵”,在河南话里算是日常用语,整个的意思。
说古人说话是广东味,大概是指广东的客家话,其实客家人不仅广东有,广西江西湖南福建都有,像在福建的客家人还很多。其实客家人大多是历史上因为战乱或政治迫害等多种因素从河南山陕等地迁居到南方的,主要有两个时期,一是汉末,一是宋末,客家人南迁后,与当地土著杂居,虽然也接受了一部分当地文化,但还是大量保留了自己原先的语言习惯,形成了独特的客家方言。历史上,河南,陕西长时期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所以客家话里确实还保留了许多古汉语的传统。

将晓 2004-3-14 12:50:49
你们说这多方言我都没听过……跟京剧那韵白有点关系么
 
小窗 2004-3-14 12:54:34
嗯。。。小窗是福建的客家人,小窗的爷爷说我们祖上是陕西甘肃一带,唐宋之间来的闽西。
据说大唐之后,留在中原的汉语被各种各样的外来文化弄得变了味,而长途迁徙到南方的客家人,却在荒芜的闽粤一带把古老的语言保留了下来。
其实在福建,不光客家话有古汉语的遗迹,福州话也一样,一是入声字,现在普通话里没有入声了吧,但福州话里还是有的,比如蜡烛的烛字。还有韵母,现在普通话里好多字的韵母都跟从前不一样了,所以好多古诗词读起来都不太押韵的,用福州话一读,这韵就对上了。
不过像很多今天的福州孩子一样,小窗是不会说家乡话的。总觉得福州人对自己的方言很自卑,好像说着家乡土话挺丢份儿似的,不像上海人,对自己的方言都自豪得有些太过自负了。听小窗说话你判断不出她来自什么地方,所以福州话里那种种妙处,小窗就不太能体会得到了:(
 
豌豆黄儿 2004-3-14 12:56:27
  以下是引用将晓在2004-3-14 12:50:49的发言:
  你们说这多方言我都没听过……跟京剧那韵白有点关系么
——问的深了——
“白口”即戏曲中的道白或念白。京剧传统戏的道白,是以“韵白”为主体的此外还有“京白”、“京韵白”、“方言白”。在演出京剧现代戏和一些新编历史戏的过程中,还创造出一种“新韵白”。
韵白是京剧传统戏道白的主体。它的特点就是要“上韵”,其中包括上口字、尖音字的运用,以及韵白特有的四声调值,缓急顿挫的节奏,高低抑扬的语调,迷、祈、叹、疑等语气,等等。韵白适宜于表现古代社会的上层人物,如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员外安人的性格特点。各个行当如老生、武生、小生、老旦、青衣、花脸等多用之,但丑角一般不用。
京白是用类似生活中通用的北京话来道白。它的特点是轻松明快、通俗易懂。在传统戏中,凡扮演下层人物如穷苦百姓、仆妇、走卒等都用京白。行当中的花旦、小花脸多用之。
京韵白是一种运用北京语音,而又模仿韵白的节奏韵律的白口。它与韵白的区别是不用上口字、尖音字,四声调值与京白一样。京韵白多用于非统治阶级的正面人物和少数民族的贵族。如《四郎探母》中的萧太后、铁镜公主,《大登殿》中的代战公主,《穆柯寨》中的穆桂英,《佘赛花》中的佘赛花等。《法门寺》中的刘瑾、《逍遥津》中的穆顺等,也用京韵白,这与他们的身份、地位有关系。
方言白是根据表演人物性格上的个别特点的需要,按某种方音来道白。《四进士》中的师爷念“绍兴白”,《玉堂春》中的沈延龄“山西白”,《野猪林》中的解差念“山东白”,《秋江》中的艄翁念“四川白”,等等。
白口的采用看起来是根据剧中人的身份、地位和演员的行当来选择的,其实最根本的是依据人物的性格来确定的。《三娘教子》中的薛保是仆人,但操韵白。好多戏中的家院也有念韵白的。前面讲到,也有上层人物不念韵白的。在戏中还要根据同一人物在不同场合的不同身份念不同的白口。比如《拾玉镯》中的孙玉姣,是年方二八的“小家碧玉”,先是讲的“京白”,后来遇到傅朋,处于初恋,必然要腼腆一些,作派上稍微收敛一些,台词就用韵白了。《杨门女将》中的杨文广是娃娃生,在一般情况下用京白,但在宋仁宗面前作挂帅出征的力争时,则用韵白。《铁弓缘》中的陈秀英,开小酒馆时是花旦行,用京白,以体现其天真活泼、质朴大胆,但在被迫离家,女扮男装冒称“王富刚”时,用的小生韵白。还有同一角色在同一个场合一会儿用韵白,一会儿用京白,一会儿又用京韵白(这叫做“风搅雪”)的情况。例如《破洪州》里的杨宗保、《杨排风》中的焦赞等等。
京剧现代戏和一些新编历史戏(如《红灯照》等)中所用的白口,称之为“新韵白”。这种白口既不同于上述传统戏中的几种白口,也不同于话剧的台词和诗文的朗颂。它是借鉴了传统京剧念白和话剧台词的经验,在现实生活语言的基础上,经过从延安时期起的几十年的艺术探索、实践,逐步提炼、升华出来的一种新型的、有韵律的京剧新白口,这种“新韵白”基本上是以普通话语音为标准音的舞台语言。例如《红灯记》中李奶奶“叙家史”的一大段念白,至李铁梅高呼“奶奶”并扑向李奶奶的时候,每每感人至深,那是很成功的。
俞振飞先生说:“念白的要领是什么?根据我在长期实践中的体会,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音乐性;语气化。一切念白的技巧性问题都应以这两句话来统领它们,因此称为要领”。程砚秋先生说:“念白要念出个道理来,还要念出‘韵味’来”,所谓“念出道理”,就是指念白的语气化;“念出韵味来”,就是指念白的音乐性。戏曲念白的音乐性,就是汉语音韵规律与戏曲表演相结合的结果,是把汉语音韵规律应用于戏曲表演并加以夸张和美化的结果。戏曲念白是来自生活语言,但它绝不就是生活中原原本本的对话,它讲究清纯雅正、高低抑扬、缓急顿挫、轻重断续。此外,念白的音乐性还要与歌唱的节凑性、表演身段的舞蹈性相结合,使韵律、节奏、表演身段相结合,韵白、京白、京韵白、新韵白都是如此。戏曲念白的语气化,简直无瘕可击。
京剧韵白是韵律化的湖广音、北京音和中州韵以及小部分吴音的混合语音。
摘自
梅一辉《浅谈京剧白口》
 
小窗 2004-3-14 13:04:38
呵呵,小窗的一个北京同学,听到两个人聊天,居然能从口音判断出他们是顺义人而不是大兴的。
以前看张中行老先生的文章,说得更玄,说他的一个朋友,居然能从北京人口音的细微之处判断出他来自东城而不是西城。
真的有这种事啊???
 
豌豆黄儿 2004-3-14 13:14:02
有。
问的又深了,深的还不是一个方向,呵呵……
一般比较容易辨别的是内城外城、满汉差别。
至于东城西城嘛——反正我没那本事。得问老先生了。
 
shaw-xx 2004-3-14 22:19:59
我平时要这么说话,外地同学恐怕要晕死了。
 
豌豆黄儿 2004-3-14 23:35:59
我住东华门的时候,街门外的槐树底下每晚都聚着许多乘凉的老人,他们聊天儿时常带出这样的北京土话,但是很少有土语词汇如此集中的“段子”。
跟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跟前,我的土话说得会比较多些;在学校同学老师之间就少些了;公共场合里,除了儿化音多其他和普通话相差也并不大。因此我觉得,到底说土话说到什么程度,完全根据周围氛围所定。
其实现在的北京人尤其是年轻人,已经很难出现上面这样“土”的土话了。而且听人家说快了理解起来也难保没有卡壳的时候。在普通话越来越大行其道的当今社会,北京土话还真值得我们好好研究好好保存——要是有那么一天,北京人说不出地道的北京话,那是我们最大的遗憾!
 
阿印 2004-3-15 10:05:23
北京口语小译(转)
半熟脸儿:有些面熟。
把得紧:控制的紧。
  例:谁的钱都把得特紧。
棒棰:外行。
不老少:表示多。
  例:还真~。
打这儿:从此之后。
  例:~他是他我是我
打住:到此为止,别再说了。
倒气儿,闹气儿:喘气。
  例:躺在那r~。
兜圈子:有话不直说,顾左右而言他,兜起圈子来。
cei(四声): 摔碎。
  例:饭碗~了。
该干嘛干嘛去:对比较讨厌的人,想说滚蛋,语气稍轻。
你们家人叫你呢:对比较讨厌的人,想说滚蛋,语气稍轻。
硌你脚了,耽误你脚落(lao)地了:别人无意踩着你而没有表示歉意,讽刺的说法。
见天儿,渐天儿:天天。
挎chi,喀chi:括的意思。
  例:用小勺~玻璃,让人钻心的难受
老:总,如同南方人说“好”代替“很”。
  例:~干这个也有烦的时候。
说难听点儿,……:从坏的方面看此事,给个铺垫。
死旮旯儿:旮旯,角落。
死心眼儿:实心,老实。
  例:~不是
挑眼了:挑理,怨别人办事不合规矩。
再说吧:指不了了之吧。
走嘴:本来不想说,没留神说出来了。
  例:说~了,赶紧转舵。
嘴皮子:说话的功夫。
  例:磨~,费~,耍~,逗~
菜了:了的加重词。
  例:死~,完~是指死了,完了。
遛弯儿:散步。
后(一声):用于吃到嘴里的时的味道。很的意思,有时也指过甜或过咸的腻。
  例1:这糖~甜。
  例2:吃这么多,你不怕~的慌?
倍儿:特别、非常的意思。
  例:那楼~高。
多新鲜呢:这事儿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撂挑子:扔下事情不管了。
  例:你又给我~。
下套儿:下圈套的意思。
玩幺蛾子:耍花招儿的意思,
  例:你少给我~。
搓:吃的意思。
露怯:丢脸的意思。
  例:得,~了吗?
穿帮儿:露馅儿的意思。
  例:这事,弄不好要~。
大概齐:差不多的意思。
得:行了,好了的意思。有时也做语气重词。
  例1:这菜做~了。
  例2:得!你看这事儿怎么弄的。
涮:骗,耍的意思。
例:你小子,又~我。
逗闷子:寻开心。
跟:在,多用在“哪儿”“那儿”之前。
  例:车~那儿呢。
歇:休息,完。
  例:~了吧?
瞎,抓瞎,没戏:不行。
  例:~了吧?
个色:形容人的性格不好相处。
起腻:男女之间亲热的样子。
  例:你们俩甭在这儿~。
套磁:套近乎。
哥们儿:亲近的称呼,有时代指“那个人”
甭:不用。
逗:可笑,有趣。
  例:嘿,你这个人可真~。
成心:存心,故意。
鞋倍儿:鞋子的意思。
找抽:找打。
牛:非常厉害的意思,带有贬意。
  例:你小子,别~。
门儿清:麻将术语演变而来,意为明白,清楚。
  例:这事我可~。
忒:特别,非常
傻冒儿:傻,也代指傻子。
  例1:你别~了。
  例2:某某某那个~。
事儿:麻烦,罗嗦的意思。
  例:嘿,你可真~。
味儿:臭味道大。
  例:真~。
大法了:厉害了。
能个儿:厉害,长本事。
嘛?:干什么,用在句前?
  例:~呢?~去?
今儿,明儿,后儿,昨儿,前儿:指今天,明天,后天,昨天,前天,有时也在后面加一“个”字。
且:可得。
  例:这事,你~等吧。
打奔儿:奔儿是吻的意思,打奔儿指结吻。
踮儿:跑,有逃的意思。
处(三声):站在那里,呆在那里的意思。
  例:你~那儿别动。
贫嘴:油嘴滑舌。
回头:有机会。
  例:回头我帮你理理发。
蔫儿坏:表面上没什么,心里特别坏。
 
豌豆黄儿 2004-3-15 21:04:17
这方面的书,市面上也很常见,比方《北京土语辞典》之类的。
但是这样的“翻译”并没有显出北京话的味道——谁说话也不是一词儿一词儿往外蹦,连成话里面的学问就又深了,从北京土话的词汇搭配到句子构成,从而再发掘其中的文化内涵……
呵!深了去了!
 
一箫一剑 2004-3-16 19:11:36
要我说,北京土语词典得做成“有声版”的,否则也没甚大用。北京话听的是味儿,光有点儿专家的解释不管用啊,体现不出北京话的特点,您说是不?
 
豌豆黄儿 2004-3-16 20:16:46
就该这样!否则老北京的味儿可真的就失传啦!
比方说腔调儿的问题,不来个示范,谁知道重音轻音吞音哪儿是哪儿啊……
又比如北京方言里也有“多音字”现象——
“这”,普通话里就一个音,读“zhe四声”。
但是北京土话里,读“zhei四声”,举例:这回咱可说到点儿上啦!
但是同样北京土话,“这”还读“zen四声”,举例:北京土话怎么这么难啊!(第一个“么”在话说得快的时候,可能还有吞音现象)
看看看!深了不是?当初我写论文,就是因为发觉到这个问题,可自己实在找不到强有力的理论根据,怕分析得不透彻白糟践了;又因为对自己的现代汉语实在没信心,所以到了也就没选这个论文题目……深啊!真叫一个深!留待后人研究吧!
 
北京烤鸭 2004-3-16 22:00:29
真没想到无意中贴的一篇竟然有这么多知识,这恐怕就是北京文化深厚的内涵吧!
希望我们这些年青人能好好继承,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