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再说《盛唐夜唱》  

2008-02-18 02:26:40|  分类: 疯话连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的,我真是太喜欢这歌了,要不我也不会就它再写一篇日志,《十三不靠》里的一段只能算是个引子,不足以表达我对这歌的喜爱之情。当然了,我承认对这歌的喜爱之情确实有点儿变态,我变态的地方很多,这个点是格外闪光的一个。

《盛唐夜唱》     
曲:霹雳 离魂(五色妖姬)(出自《戡魔录》)词:ediq  原唱:ediq

(念)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 
龙膏酒我醉一醉,把葡萄美酒夜光杯,颁赐群臣品其味,金鼎烹羊记得添肉桂。
胡姬酒肆灯花泪,以黄金销尽一宿魅。雾雨轻挠美人背,赏丝竹罗衣舞纷飞。
鱼玄机,还不速为朕献舞一曲——

(唱)    
长安柳絮飞,箜篌响,路人醉。花坊湖上游,饮一杯来还一杯。 
水绣齐针美,平金法,画山水。诗人笔言飞,胭脂扫娥眉。 
烟花随流水,入夜寒,寒者醉。今朝花灯会,提画灯迷猜一对。 
阳羡茶浮水,琵琶绕,玉笛回。丁祭佾舞备,铜镜云鬓美。 

脚腕间璎珞如翡翠,飞天绘,院落中百花还挂着露水。 
客栈里将军已征战回,战马还未睡着,佳人盼着月归。 
    
盛唐城门内,智者狂,痴者悲。愚者酒一壶,依柳早就入睡。 
    
(念) 
裴旻将军舞剑器划惊堂一虹动天地,豪卷添墨长安曲将狂草一笔指张旭。
再后来,古人又言: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唱)    
长安柳絮飞,箜篌响,路人醉。花坊湖上游,饮一杯来还一杯。 
水绣齐针美,平金法,画山水。诗人笔言飞,胭脂扫娥眉。 
烟花随流水,入夜寒,寒者醉。今朝花灯会,提画灯迷猜一对。 
阳羡茶浮水,琵琶绕,玉笛回。丁祭佾舞备,铜镜云鬓美。 
    
脚腕间璎珞如翡翠,飞天绘,院落中百花还挂着露水。 
客栈里将军已征战回,战马还未睡着,佳人盼着月归。 
    
瓦如翚斯飞,掉琉璃,迎风吹。盛唐扬长帆,一句诗还一场醉。 
皇梁盘龙背,上银鳞,气势辉。银月飞天舞,空留西厢我不回。

先把《十三不靠》里的引子引过来,我好就着引子接着说——“《盛唐夜唱》挺好听的,翻唱版本众多。不过我更喜欢它本来的曲子,出自“霹雳”五色妖姬的《离魂》,ediq的词不细抠的话写得不错,有味道,但是我不很欣赏他的唱,或者这么说吧,我不太喜欢听男人唱歌,除非是声音极端正点的那种,可以参考一下费玉清或者费翔(是不是姓费的都有这天分啊~~),可是他们似乎又都唱不了这个风格的歌,有时候太正点了也是弱点啊!还是回过头来说曲子,峰说很活泼,我觉得活泼得有点儿市井,这个市井不是贬义,而是我不认为这曲子可以进得了宫廷,尽管歌词里有“朕”吧,但是正如我找到的这幅“红绿灯”一样,一定是皇上跟朝臣喝高了搭着膀子出宫采花去了。这曲子不够端庄大气,戏谑感觉过多,搁青楼最合适——如果我有机会开个啥啥楼,我一定把这曲子买下来当主打,让我的姑娘从头牌到烧火丫头挨着个的编好舞来跳,进不了宫就不进了吧,姑娘好还怕皇上不来么。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没有把背景音乐换成它,毕竟我还是良家女子,尽管我想开个啥啥楼的念头从大学到现在都没断过。嘿嘿~~”。 

翻唱的女声版也不少,但是似乎这首歌还是适合男声,女声版听了三个版本的,都不是很完美。百度MP3里心然版的最大瑕疵在于她的低音部分,比如唱的部分“路人醉”的“醉”,“画山水”的“水”等等,另外就把“朕”改成了“众卿家”,我还是喜欢原版;凄月幽夜版的声音太紧了,尤其到唱的部分听着都难受,低音几乎出不来,念与唱的调换切分很失败;April颦的版本,头八个字念得非常卡通,除此别的似乎都中规中矩,李商隐的诗句里“心有灵犀”的“犀”字下去了,感觉稍微有点儿怪,不过她这版已经是我听过的最好的女声版了。最后要肯定一把的,是她们的声音都属于我偏爱的柔美型(我讨厌女孩子走中性路线),而且能完整的唱出来就很不错,我一辈子都别想达到她们的程度,我的跑调之厉害,不仅仅是从舅舅家跑到姥姥家的程度,而是能跑到广大群众想跑而跑不到的地方。

 
翻唱的混合版,在分贝听了两个。ketsu&Maggie的混合版,ketsu的声音非常像童自荣,咬字那是真清楚啊,清楚得让人都不太适应,Maggie是用近似戏曲方式来唱的,像《北京一夜》里的女声但较之更女一些,两个人的配合不错。阿伦&凄月幽夜的混合版,男声唱的部分倒是避免了凄月幽夜的低音问题,可实在说不上阿伦唱的能好听到哪儿去,整首歌我听了一遍就不想听了——大概我太苛求了吧,呵呵,各花入各眼。我其实很奇怪混合版为什么不是男生念女生唱呢?都是女声念男声唱,女声只唱“脚腕间璎珞如翡翠,飞天绘,院落中百花还挂着露水。客栈里将军已征战回,战马还未睡着,佳人盼着月归”这两句。可是我以为这首歌最好的搭配就是男声念女声唱,如果是MV的话就是女声边唱边跳——“舞一曲”嘛!无论是出于审美还是出于YY的空间都要大许多。好吧,大概是有的,分贝有上百个翻唱版本,可惜我没什么耐心一个一个的欣赏。 

再来说啥啥楼用这曲子的问题。纯音乐的《离魂》已经非常非常好了,足够让姑娘们施展媚功了,都不用穿太少,只要肚脐眼儿一露,长宽大袖子一飞,或者弄点儿飘带伍的上下一搅和,齐活!如果姑娘们够水准,跳着跳着能绕到各位大爷跟前儿拿眼角眉梢的那么一勾搭……KAO,就算妈妈没白疼你们!如果一定要唱的,还是姑娘们边唱边舞吧,念白部分完全可以省略,或者叫大茶壶练习练习,边儿上伺候到了就成。其实我最理想的设想,男声念女声唱的混合版,如果能让才华盖世的man和风姿绝代的girl一起在我的啥啥楼上雅雅的那么演绎一下,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喜欢这首歌,很大程度是因为它勾起了我当年美好的心愿。遥想当年,风华正茂的大学时代,我最远大的理想莫过于两个,一个是成为当之无愧的纳兰家大少奶奶,一个是在王府井最佳地段开家大妓院。每每我认真的感叹如今的小姐们都不敬业的时候,总是惹来一片笑声,不知道旁人都什么心理,但是我觉得眼看这一历史悠久而内涵深厚的行业日渐没落,真是惋惜加痛心哪!再遥想当年,秦淮脂水腻风华,何其唯美繁盛;汉唐莺歌绕画梁,如此俊秀昌隆——那样的风光单凭想象都让人眼花缭乱不胜收,能够游历其间的人们该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啊!是真名士自风流,是真名妓永千古,薛涛、小小、师师、如是、香君、小宛、圆圆……现在哪怕把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的任何一种丰姿拿出来,都够得上人们品味良久了吧,我泱泱中华博大的青楼文化没落到而今的地步,怎能不令有志将其发扬的我生发出告天之恨呢!

不再多说,精神病不好治,别给大夫添麻烦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