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幸福暑假开篇  

2008-07-16 02:29:54|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开始啦!真幸福!

第一篇 花花和豆豆

尺:最近在忙些什么?
豆:看《陆小凤》看花满楼~~:)
尺:呵呵,新鲜,我们豆豆竟然看起武侠来了?
豆:是呀!我喜欢花满楼!所以才看的~~
尺:可以想象,这是动力。我喜欢他的名字。
豆:哈哈!对呀,名字太美了,一定要连名带姓一起叫全了才有味道~~
尺:的确。
豆:所以我就只连名带姓的叫他“花满楼”,这样才不辜负了这个好名字!
尺:是这样,我有些受不了那些爱称他“花花”的叫法。
豆:哈哈哈哈,我见到听到好多呢,不过我不会这样叫的~~
尺:感觉像在叫一条狗,狗的名字。
豆:有点儿,不过我倒不觉得什么,你还叫我“豆豆”呢,不也是狗名儿么~~:P
尺:哦,这我还真没想过。
豆:挺好的,“花花”和“豆豆”——很般配嘛!嘿嘿~~
尺:呵呵,你还挺美……
豆:那当然了,要是能跟花满楼在一起,做狗我也干了!
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豆:没错~~!:D
尺:哈哈!

昨天难得在网上碰见尺兄,没说两句便又“花满楼”了——我知道如果我跟同一个人说一百遍花满楼,是个人都能被逼疯了,所以我决定不再折磨家园里那些可怜的朋友们。反正我QQ里有将近五百个好友,MSN里有一百多个好友,我跟他们每个人说一遍,能说六百遍,而他们只要听一遍就可以,我过瘾他们也不烦,何乐而不为呢?那么,从尺兄这里,开始我的600遍“花满楼”吧!

今天下午去学校给老米辅导PPT2003,结果还有两站地才到学校的时候接到他短信,除了问我到哪儿了,还说传达室通知板上有我的名字——我一听就明白:书,到了。然后便止不住的笑啊笑的,一见传达室阿姨马上问:天津来的?!阿姨说有我两个包裹,其中一个是天津的,哈哈哈哈,我大笑:等的就是它!

这份儿美!美死我了!——我觉得我这辈子感觉最幸福的就是今天了,把书抱在怀里,我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人!这种感觉有多少人能理解呢?从今天开始,我就可以和花满楼一直一直在一起了,所谓幸福生活,不就是应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么?在我这里,无论是活人,是古人,还是书上的人,只要我喜欢,统统都可以。幸福,本来就很简单。

第二篇 有朋远方来

继去年夏天托托兄、微蓝、白白来北京,今年暑假家园里又有三个朋友来北京了,我当然是责无旁贷的要招呼好朋友们了。说来也巧,正好他们是同一天到的北京。11号,楼苔给我发短信说和妈妈下午到京;跟她们同一时间,听儿和花溅泪也跟随学校夏令营来北京了。于是13号晚上我做东给大家接风,呵呵,他们三个都十五六岁,青春可爱,楼苔比我想象的要活泼,听儿温柔一些,花溅泪则跟我想的差不多,是个斯文却很幽默的小男生。值得一提的,花溅泪是难得在家园里没有受我“虐待”的男孩子,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会对他那么和气,因为他“姓花”嘛,家园里的人都叫他“花花”……当初我还没喜欢花满楼竟然就这么心有灵犀,潜意识里就对“花家的人”特友善,可见是老天爷安排的“巧合”,无巧不成书呀,哈哈!

因为听儿和花溅泪要跟随学校的夏令营,这回来北京还有参加全国作文竞赛的任务,所以,除了好不容易抽时间一起吃顿饭,我们并没有时间多见面。楼苔则是“专程来北京看豌豆姐姐看纳兰”的,所以从13号开始,我们基本上天天都在一起,很快就比单纯的网络聊天更加熟悉了,一起在雨中漫步于宋庆龄故居、逛烟袋斜街、到涵芬楼买书,还要一起去五塔寺一起去上庄……楼苔的妈妈倒是很放心把女儿交给我,让我带着满北京城的乱窜。小楼苔,跟着你豌豆姐姐混是不是感觉很幸福呢?嘿嘿~~

第三篇 灿然的诱惑

我错了,我真错了,这个月我竟然花了三百块钱买书,花掉了我整整一个月的生活费,结果导致我不得不在整个八月压缩出门率——幸好有个奥运会,就守着电视看比赛吧,外头乱,家呆着。

但是真的很振奋,因为买到了非常非常满意的书,其实我是为了《饮水词笺校(修订本)》的第四版(确切的说是第一版第四印),专程到中华书局的灿然书屋来买的,可是买完之后我看时间还早,就在小小的灿然里转了转,这一转,钱包一下就交代出去了。我错了,我又错了,我本应该按照一贯的习惯,把书名记下来然后到网上买的,不但有较大折扣而且很可能一犹豫就放弃了,但是灿然“人性”的“全场八折”让我打破了这个惯例,结果就是我看啊看的,然后放不下了,然后一定要买了,诱惑太大了。

我的好奇心很轻易的就让篆刻学方面的知识给占领了,尤其喜欢邓散木先生的《篆刻学》,这本讲义内涵丰富而且观赏性相当强,真是爱不释手。接下来是魏晋风骨——大王同学一句“我卒当以乐死”于我心有戚戚焉,就算名士们抽了风的吃五石散、穿戴成那样儿,我都觉得他们真挺可爱的,颇有亲近之感,为什么不一起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还有,我发现了,我八百年前一定是把刨坟掘墓的好铲子,怎么一看到有关陵墓的书就走不动道了呢!《墓葬与生死——中国古代宗教之省思》对我而言便是这样一种效果。学术范儿端的那叫一个正,看得我那叫一个爽,比起市面上越来越无关痛痒越来越浮躁媚雅的玩意儿来,这本才能叫“书”。“墓葬形制的转变与死后世界观的发展是社会结构转变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相应表现”——从这一句开始,我就进入到了一个严谨而璀璨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在地下,在心底。

当我抱着一堆书走在路上的时候,开心得无以复加,它们是我快乐的源泉。

第四篇 姐们儿情深

学习陆花,俺和心玫决定要一直“暧昧”下去!呵呵呵呵,太有爱了——天涯海角,我们一起去。

大学放假之后又排练了一段时间,排练结束,PP回青岛的那天我照例去送站,在北京站的KFC里,和去年我送站时我们坐过的桌子只隔着一道小矮墙,PP说,时间过得多快啊,好象去年送站就如昨天一般,我想了想,真是这样,一眨眼就又是一年。这一年里,我和PP依旧有着许许多多的欢乐,我之前口无遮拦地编排某人的某曲,后来只要一提起我俩能笑得肠子直抽肚子直疼,而我现在一想起来就能笑喷的,莫过于她给我学周星星的《大内密探零零发》。那开头,那“陆小凤”那“西门吹雪”那“花满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学的太像了,以致早已淡忘的情节经她那么一模仿,全然回到了脑子里,把我给逗的。不过PP坦言她实在受周星星影响太深,所以我一提花满楼她脑子里全显现那部片子里的镜头,就无论如何也喜欢不起来,直到我把06版张智尧扮相的剧照给她看,她才大呼:好帅啊!可是我脑子里却感染了她带来的病毒,不知道怎么回事,经常是在沉浸于花满楼这三个字带来的幸福中时,会莫名的想到她讲《大内密探零零发》,想到片子里的场面,想到PP那逗死人不偿命的模仿,然后忍不住“噗嗤”一声开乐……平时还好,在公交车上也会这样,真怕周围人把我当怪物看,每当乐得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就赶紧捂着鼻子低下头,或者赶紧扭头看窗外,车窗玻璃的反光中,分明一张已然笑变形了的脸。

马上就要老曹生日了,高尚和我约好周末一起请老曹吃饭。有日子没见老曹了,据说她现在又胖回去了,不过,已经买了房子的她,终于要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家了,小日子过得那么滋润,胖点儿也是应该。说来也巧,明年,高尚、老曹、我,都要搬家,而且都搬到西边儿去,就跟三家约好了似的。真是老天爷疼我们,知道分是分不开的,干脆成全我们让我们离得近点儿,也能多念点儿他老人家的好,恩恩!谢谢老天爷!:)

第五篇 减肥进行时

我的确还不能说瘦,但是见到我的人,已经很少有人说我胖了。这就是现状,也算是成绩。

好吧,啥也不说了,8月8,倒计时!豌豆加油!加油加油!:D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