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夜合:合欢?卫矛?  

2008-07-03 00:30:32|  分类: 有关纳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这个问题,好几年前就困扰着我,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到底纳兰吟咏的是什么树。以前跟叶老通信来说这个问题,让我一头扎进植物学的天空里来回转向,还跑到宋庆龄故居实地考察和询问当时的花匠孙师傅,不过也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只能是“存疑”。反正非常明显的,这是两种树,不同科不同属,只好从史料上来推断纳兰的那“阶前双夜合”到底是哪个了。赵秀亭《纳兰丛话》第八十七里说是合欢,而宋庆龄故居里卫矛却一直标着纳兰的牌子(溥任老的话我已经自动忽略了,实在不靠谱)……我是个不相信眼睛的人,看到的未必是真相,所以我也和琬同学一样,倾向于史料研究出来的成果,只是,赵老师也太不厚道了,呵呵。

合欢树 
【别名】 夜合树,马缨花,绒花树,芙蓉树。 
【科属】 豆科,合欢属。 
【形态特征】 落叶乔木,伞形树冠。叶互生,伞房状花序,雄蕊花丝犹如缕状,半白半红,故有“马缨花”、“绒花”之称。另外有大叶合欢,叶大,花银白色,有香气,我国广州较多;花粉红色,华南各省。 

丝绵木 
【别名】明开夜合、桃叶卫矛、白杜、白桃树、白皂树和合欢卫矛 
【科属】 卫矛科,卫矛属。 
【形态特征】树皮灰色,小枝细长,绿色。其叶对生,叶形呈椭圆形或椭圆状披针形,端长锐尖,边缘有细齿,叶柄长。夏季开放淡黄绿色小花,为腋生聚伞花序。10月果熟,果实有突出的四棱角,种子有橘红色的假种皮。 

《纳兰丛话·八七》
康熙二十四年五月廿三之夜,纳兰性德邀姜宸英,顾贞观、吴雯作陪,于渌水亭宴请远道来京之故友粱佩兰。阶前有双夜合,时际盛开,觥筹之余,即指夜合花为题,各赋诗一章。诗人雅致,逸兴遄飞,唯未料及曲终人散之后,性德寒疾复发,迁延七日,竟溘焉长逝。《夜合花》诗,或即容若绝笔;其阶前之夜合,亦被后人关注。明珠故宅在京城后海北沿,乾嘉间为成亲王府,清季改醇王邸。今其东院为国家宗教局,西园为宋庆龄纪念馆。今岁五月杪,予偶涉西园,见其南偏有树四五,高不逾丈,扭不足尺,枝叶扶疏而无花,俱夭斜临水。树畔立一短碣,有文云:“明开夜合花,本名卫茅。初夏开小白花,昼开夜闭,故名明开夜合花。康熙年间,此园是明珠府第,已有此树。明珠之子纳兰性德曾作诗赞曰:阶前双夜合,枝叶敷华荣,疏密共晴雨,卷舒因晦明。”观此,不觉失笑:此树与容若所咏之树花时不合,今之所谓掌故家,何不察之甚也。渌水亭前之夜合,究为何树,当为一辨,庶免短碣之误导后人。容若诗云:“对此能消忿,旋移近小楹”,用嵇康《养生论》:“合欢蠲忿”典;崔豹《古今注》称合欢“树之庭阶,使人不忿”。容若阶前,得无乃合欢邪?又,容若既逝,吴雯挽诗歌云:“片语端能订久要,合欢花下和吹萧。”朱彝尊《送粱佩兰还南海》诗云:“合欢花开暑雨徽,故人留君解骖腓(原注:谓纳腊侍卫性德也)。”皆称当日所咏为合欢,且花在暑时。吴雯又有《送顾华峰舍人南归》诗二首,亦咏容若夜合花事,其第一首末句为“足伤心是合欢诗”,第二首末句为“夜合花开罢赋诗”,以合欢、夜合称同一花树,可知其树一种而有二名,既名夜合,又名合欢也。检林学工具书,有云:合欢,豆科乔本,高近槐柳,羽状复叶。小叶夜间成对相合,又名夜合花,盛夏开粉红花,形如马缨,花期长月余,因又称马缨花。按,此种合欢,京中甚易见,子宅外道旁,即遍植成排,每至端阳之后,繁花满树,红缨簇簇,翠羽笼烟,极妍美婆娑之致。合欢又名夜合,卫茅亦又名夜合,然卫茅绝不可称合欢,合欢亦无卫茅之名。合欢、卫茅虽同有别名夜合,却非同种植物,不可混同。容若之夜合,乃又名合欢之夜合,非初夏开花之卫茅,理亦显见,再做深究:谓渌水亭边有开白花之卫茅,毫无凭证;若谓有开粉红花之合欢,则有文献可稽。试看揆叙《禾中留别竹垞先生诗》:“吾兄昔好客,结识俱英贤.就中公最亲,如影依形然。每因爆直暇,觞咏偕欢妍。门前渌水亭,亭外泊小船。平池碧藻合,高树红缨悬……”高树红缨,非合欢而何?综上所论,容若阶前之夜合,必为合欢,而非卫茅。或曰:“今西园之卫茅,安知其非康熙时之古树?”行文至此,不妨再就卫茅之来历略作陈述。盖此卫茅,固可称古树,然其龄至多二百年所,三百年前之明珠府中,决不能有。卫茅北*巨沟,沟之凿期劝;可考知。据《顺天府志》,沟由成亲王永瑆(乾隆五十四年封王,道光三年去世)开凿,以引玉河水入园。时京中宅第恩允玉河入府者,唯成王及土默特贝勒两家。钱唐九钟主人《清宫词》一书,亦载此事:“仁宗四女庄静公主,下嫁土默特贝子玛尼巴达拉,赐第在德胜门内东蒋家房,与成哲亲王第均赐玉泉山水引入邸中,城中诸邸皆尤此也。”圣眷隆重,天下仅有,成亲王特在沟上筑恩波亭,以示感念。近人瞿蜕园诗“玉河一脉引满涟,朱邸承恩制度专”,即咏此事。此沟深逾两丈,宽达丈余,边沿叠石而起,极为峭峻。方开凿时,全藉人力,须上宽下窄,始可止塌方。沿岸丈许(或更宽)之内。尽属开挖之域。域内原有之草木,必尽数堀去,无一存留。待凿达设计深度,叠石起堰,以土回填,始成两岸平地。(多余之土堆积于南侧,成小山,今有箑亭在上)故今近岸之树,惧植于沟成之后。卫茅数株,距岸不足四尺,正栽在回填土上,言其不过二百龄,谅不有误。又或问:“尔既曰当时夜合为合欢,今何不见?”清初以来,历三百余载,沧桑陵谷,华屋山丘,昔日玄观桃花,忽成免葵燕麦,亦无足异。唯熙朝之合欢,今已渺然;后来之卫茅,竟立碑充数,将鹿作马,视鸠为鹊,世多假冒,树犹如此。良是慨叹也已。尝闻近有纳兰迷,曾至卫茅树下,荐馨拜祭,若草木有知,吾恐合欢生忿,红颜煞白;卫茅含愧,玉面顿赤也。因作俚句曰:万簇红缨映水娇,合欢花下和吹箫。而今却道当时错,强起诗灵赋卫茅。又曰:一沟龌龊恩波水,几树弓身媚客花。辽鹤归来空怅望,如初只剩夕阳斜。(《纳兰丛话》http://tieba.baidu.com/f?kz=425785580)

“尝闻近有纳兰迷……”和那两首诗——哈哈哈哈,让豌豆们擦汗啊~~

[图:左合欢,右卫矛]

夜合:合欢?卫矛?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夜合:合欢?卫矛?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