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2009年的第一场雪  

2009-11-01 23:40:57|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面对窗外漫天飞雪,我却没有以往的欣喜,似乎一切与己无关。我到底惦着江南了。
 
这两天听的歌,从布朗兄传给我的《蚕花姑娘》开始,搜歌词的时候又搜到领唱叶彩华的《采茶舞曲》,再加之下载了一直很心仪的二胡版《太湖美》,吴越之音便弥漫在晚秋初冬风雪交加之际的北国了。“鱼米乡,水成网,两岸青青万株桑……”我对南方是没有概念的,除了小时侯因为爸爸出差深圳而和妈妈过去探亲,从北京到广州一路南下,从火车的车窗欣赏了只言片语般的南方景色,我对南方所有的印象就全然来自图片和描述了。而我的地理又尤其差,仿佛是刚刚才发现的,我心里知名的几个南方城市(南京、扬州、无锡、苏州、湖州、杭州、绍兴、宁波、上海)离得都很近,又因为水域相连,几乎就是一个整体。有了一定的认知之后,“江南”这个概念在我的脑子里便不单单只是一个名词了。
 
记得我以前说过,我对任何地方的好恶,除了大好河山名胜古迹,更会受当地人的影响。在我心里之所以山西排第一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接触过的山西人无一不好,淳朴善良而热情好客。对于没怎么出过远门的我来说,山西的那些日子里凡我接触的当地人,虽陌生而亲切,他们给了我许许多多的帮助和温暖,让我一个“外地人”除了语言的确存在障碍之外,没有一点感觉自己是离开了家,甚至很有些乐不思蜀——人说山西好风光,我说山西似家乡。上海之所以能从一贯的潜意识中翻身,也是因为我上海的朋友们,好吧,虽然身边的人不停的把我往一贯的潜意识上拉,让我回到全国人民对上海的基本认知上来,但是我依旧从我上海的朋友们身上,感觉到这个城市的可爱与可敬。而同在江南的朋友,瓜瓜在无锡,签儿在杭州,小楼在宁波……他们虽然不能代表一个城市,我却从他们那里了解到那个城市的方方面面,让我心向往之。人人尽说江南好,豌豆也想江南老。
 
今天,北京下了2009年的第一场雪,爸爸开开了电暖气。下午睡眼惺忪,当当送书来了。我定的《满语365句》送到了——我就抱着书乐,不是因为书到了乐,而是看到这书就想起了重阳节八闽食府大熊兄“两个人的满语”的典故,于是哈哈哈哈个没完。晚上一家三口围在桌前吃火锅,边吃边看新闻,小福在沙发上玩儿着它的小葫芦……我到底惦着江南,却也只能是惦着了,一大口羊肉下肚,幸福感油然而生——再怎么想着别处,北京总归也有北京的好啊!想起了那首《故乡是北京》,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李谷一唱这歌,因为她名气大?虽然我很喜欢她也很喜欢这首歌但是我保留我的意见:一个湖南人是唱不出“我还是最爱我的北京”的感觉的,何况她的发音,肯定已经规范过了可还是有破绽,“四和院”不加儿化听着那别扭劲儿啊!不知道其他人听这歌有没有我这种反应,反正我一听就觉得够不上“京腔京韵”……小福到底把葫芦穗儿给扯下来了,然后得意洋洋的把小葫芦一脚踹到地上。
 
说到满语,身边好多人都把我当满族,小倩姐姐就说过,好不容易才能在脑子里明确:豌豆不是满族。到现在我们学校至少还有一半老师以为我是老北京是满族人。然而我都不是。
 
我对“老北京”的界定是至少三代以上。爷爷很小的时候跟着太爷爷进的北京,姥爷是北京城和平解放之后跟着军队进的城,就算进了城爷爷安家在南横街,姥爷安家在白纸坊,孩子都生在北京城里,那也算不得三代,所以我从来不自称“老北京”——我没这资格,我也就是个“北京的”,而已。至于满族也就更连边儿都不沾了,父母两路上推八辈子也还是一水儿汉人。尽管北方的汉族多少可能有民族融合在里面,户口本上的“汉族”也未必就那么可靠,然而我本也不想非从自己的血统里跟满族套近乎,汉族挺好的:华夏儿女,我很自豪。之所以总被人误会成满族,是因为我的言行和立场,“比许多满族人还像满族人”。我当真对这个民族保有一种诚挚的感情,而所有的热爱都来自纳兰,我就是那种可以做到爱屋及乌到一切的人,因为爱他,所以只要跟他有关的我都可以义无返顾的尽可能的去了解,去爱,像爱自己一样的去爱。爱一个人就要和他保持高度一致,这叫夫唱妇随,尽管我这个“妇”是自己贴上去的,那也得按规矩来才成——自己贴就更得贴够格儿了!
 
纳兰,我爱的很纯粹,所以很辛苦,现在越来越辛苦了。小河说的好,因为爱的太纯粹,所以势必要比别人辛苦,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忍耐更多。我无法让这个浮躁的社会不对他下手,我自以为自己已经够浅薄的了,然而眼看着那些浅薄透顶的瘴气弥漫四周,我也只能报以无奈。我更无法让那些自称喜欢他的人看到真正的他——对,那些人和我根本不是一路,他们喜欢的只是存在于他们脑海中顶个“纳兰性德”名字的虚构人物,他们是不肯开眼好好看看历史看看他的,只会盲人摸象,并且纯然按照自己的意愿,甚至不惜曲解他和乐道那些本就讹传本就荒谬的东西。
 
幸而我爱他从来不怕辛苦,我的性格也算坚韧,总是一往无前。即便荆棘满目垃圾遍野,我也会固守着自己的道路坚持走下去——也幸而我身边总是有鼓励我支持我的声音,来自我的朋友们。朋友,多么可贵的一个称呼!没有这些朋友就没有今天的豌豆。大概脑子里还有以前看《陆小凤》留下的余热吧,总觉得虽然生活不是武侠但是江湖无处不在,有恩怨,有是非,有道义,有朋友。
 
《相思曲》是很有江湖味道的一首歌。从签儿生日到今天,已经做了好一段时间的空间背景音乐了,确实越听越有感觉。我自己也没想到,还是琬提醒的我,说我的相册“闲读闲拍”无论是照片内容还是轮换速度都跟这歌特别般配,我于是也留意了一下,别说还真是,大概是因为用《长相思》这一页做主题的缘故吧,至于轮换速度只能说是赶巧了。除了这首最近还听了风中采莲的《钗头凤》和网友原创的《美人关》,都很不错。另外下了一个经典老歌《珍珠传奇》,这个估计高尚跟我最心有戚戚了,我们俩都对这歌印象特深,至今连想都不用想张口就能唱。
 
现在玻璃上被呵气弄得一片模糊,隐约看到便道边的残雪,映着头顶那一轮明月。这场雪加快了秋天逝去的脚步,漫漫冬季来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