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匈牙利童话  

2009-11-05 02:43:47|  分类: 有关纳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ong long ago,有一个国家叫匈牙利。匈牙利的首都叫布达佩斯。布达佩斯有家出版社叫巴拉士出版社。巴拉士出版社1999年出版了一套丛书叫《中匈文选》。《中匈文选》第二部里有一本集子叫《Na-lan Hszing-t? verseib?l》。“Na-lan Hszing-t? verseib?l”是匈牙利语,翻译成中文就是《纳兰性德词选》。

公元2009年9月16日一大清早,中国北京。豌豆姑娘从朋友的邮件里转而到了中国国家图书馆数字馆,检索“纳兰性德”发现了有两种外文译本。第一本她已经有了,是日译本纳兰词《中国悲曲饮水词》;第二本她没有,那些怪异的外文字母让她看得一头雾水,她只能从可怜的几个汉字注释里得到这些信息:“1999,纳兰性德词选,中匈文选,巴拉士出版社……”她明白“匈”是指匈牙利,然而匈牙利在她的脑子里是没有任何概念的,她想了半天脑子里也不过“奥匈帝国”“茜茜公主”和“一战”这几样,她依稀记得《茜茜公主》原版是说德语的,所以她以为她看到那些奇怪的字母是德语。后来她通过Google搜索才知道那不是德语,那是匈牙利语。

豌豆姑娘于是向布衣书局的朋友们求助,发了《这个该怎么找》的帖子之后就去上班了,一路上都在琢磨匈牙利——可以这么说,对匈牙利完全没有概念的豌豆姑娘仿佛是这一刻才意识到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国家,印象里这个国家应该在欧洲,猜测着这个国家应该离德国不远(抱歉她一直以为匈牙利是说德语所以就一定离德国不远),她能想起来的认识的人里,除了德国,还有个朋友在捷克……捷克离匈牙利远么?不知道,不过欧洲本来也不很大远也远不到哪儿去。但无论德国还是捷克都不是匈牙利,理论上还是要找在匈牙利本土的朋友才方便找这本书。

来到办公室,豌豆姑娘抱着地理老师办公桌上的地球仪就不撒手了,还咨询了一下去过欧洲旅游的同事,虽然看到的和问来的都是不远不远,从地球仪上几个国家的直线距离也的确比不上从北京到沈阳,然而那毕竟不是一个国家,德国不是匈牙利,捷克也不是匈牙利。匈牙利没有她认识的人,周边国家呢?她不死心,一直挖空心思的想人——想她在国外的朋友谁能坐着火车跨国帮她找书,虽然觉得不太现实,但她又止不住的想个不停。豌豆姑娘每个课间都抱着地球仪看,看匈牙利,看其周边国家,再看匈牙利,再看周边国家……基本上算是重新学了一遍欧洲地理。

一上午念叨了百八十遍“匈牙利”的豌豆姑娘中午下课回家,她的求助帖子有人回了,跟她估计的一样,热心又神通的八百老回帖说帮忙。豌豆姑娘百分之百信任八百老,因为日译本纳兰词就是八百老提供的重要线索,才能让她请得扬帆兄弟出马从而顺利找到那本书,她赶紧磕头,感谢恩公再次相助。八百老并不在匈牙利,八百老有朋友在匈牙利在布达佩斯,八百老说他的朋友愿意帮我们,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八百老说“帮我们”的时候豌豆姑娘感动得热泪盈眶,在她孤独的前进道路上就是有了“我们”这样的朋友帮忙才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她孤独么?她其实很幸福!

豌豆姑娘开始了等待,等待远方的好消息,等待天边的那本匈译本纳兰词。日子悠悠的过着,豌豆姑娘每天一上网就在布衣书局徘徊,又放心,又忐忑。放心的是八百老的帮助,忐忑的是找书能否顺利。然而现在只能静静的等待,便是她唯一要做的了。豌豆姑娘在数着日子过日子,于这样的等待中她也无法依靠任何人,除了翘首等待八百老的消息,就只能默默在心里念着:容若帮帮我吧!帮我找找这书吧!

匈牙利,太远了。找一本书,太渺茫了。他在天有灵比她了解得更充分,他发现她等得太过专注——豌豆姑娘把签名档改成了“一个星期,我等着你”,一个星期过去了;“又一个星期,我继续等你,要平平安安的”又一个星期过去了……眼看着豌豆姑娘数着日子等了两个星期,他知道不能再让她这么等下去,在第三个星期开始的第一天,他让她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这是一个因为他的《通志堂集》而早早结缘的朋友,但是直到这一天才算真正认识的朋友。他很了解她,知道她好奇心强,对有趣的事物总是有非常高的热情,她果然就跟着这个朋友到新天地里开眼界,从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到古代冷兵器,从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到宝瓶座故事,从康熙年间福字铜钱到评弹和《蚕花姑娘》,他的目的达到了——成功的转移了豌豆姑娘的关注点,等待的日子变得格外绚烂,等待的心情也变得分外轻松。当然,聪明如豌豆姑娘怎么能毫无察觉呢,很快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让我说什么好呢?”豌豆姑娘湿了眼圈,“谢谢你,容若!”

豌豆姑娘没想到,第三个星期开始的第一天是十月一号,从这天开始,整个十月,豌豆姑娘陆续结识了一堆新朋友,她的日子越来越丰富,而这些朋友的根源全都直接或间接来自于他。“可是,容若,我要匈译本纳兰词。”豌豆姑娘的固执劲儿一上来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依然这样对他说。但是匈牙利啊,谈何容易!他该怎么办?“如果你是他,你找不到她要的东西,你会怎么做?”豌豆问琬妹妹。琬妹妹答:“我会先给她一些其他东西,然后继续帮她找。”他就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就是这么做的。用什么才能安抚他面前这个“一根筋”的小女人呢?——

《词人纳兰容若手简》,这是只在传说中的一本书,豌豆姑娘一直在找。离奇的是十月底她才刚刚跟一位先生说她在找这本书,会一直找一直找,先生给她以鼓励希望她能如愿,并回复道:“天下之事,本难断言……”果然还没等这话凉透,11月2号下午,豌豆姑娘的朋友若凡姑娘发来信息,说孔夫子旧书网上有一本《词人纳兰容若手简》要价不菲,如果豌豆姑娘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豌豆姑娘那时候睡觉了手机也因没电而自动关机,这个消息直到3号上午才看到,后来才知道这期间有人也看到了这个出售信息,但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放弃了。这是豌豆姑娘梦寐以求的书,虽然价格的确不低——标价2600,相当于她一个月的工资,然而她还是当机立断下了订单。为了保险提出跟卖家线下当面交易,卖家的大姐很爽快,约好了4号见面。一切显得那么简单而顺利,那是他安排好的。

11月4号,豌豆姑娘拿到了那本传说中的《词人纳兰容若手简》,她大喜过望,几度泪涌。网上,扇子帮的兄弟姐妹们、布衣书局的朋友们、来自其他各方的网友们纷纷祝贺她;网下,她的朋友们为庆贺她得书而相约晚上到KTV引吭高歌——开开心心唱了一晚上的豌豆姑娘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而等到唱歌回来之后,等待豌豆姑娘的,竟然是令她难以置信又欣喜若狂的消息:恩公八百老告诉她,匈译本纳兰词,找到了!并且告诉她,他第二天就要归国,碰巧在归国前一天拿到的,所以很快,豌豆姑娘就可以见到它了。

一切来得那么快,豌豆姑娘只觉得天旋地转,再难以言表了,她只是哭,拼命的哭,在她等待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时候,福竟双至,皆大欢喜!“容若,你对我好我知道……”豌豆姑娘一边哭一边在心中默默对他说,此时此刻,她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的确是对她好呢?他在天上看着她,此时此刻,也许只一个微笑便是全部了。

这是一个童话——豌豆姑娘和纳兰公子的——匈牙利童话。

(这一切的见证人是纳兰琬同学,感谢琬妹妹49天的相伴!)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