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叫我如何不快活  

2009-11-07 05:36:17|  分类: 有关纳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豌豆真快活,快活得如同在天上飞!我要怎样把这无比快活的一天完整记录下来呢?终于觉得自己的笔力还是太弱了,无法驾御这等欣喜与激动——那就先乐吧,使劲的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

乐完了好好说话。今天下午去了冯老师家,主要目的就是把以《手简》为首的近几年找到的书带给他过目,书可真多,多得我都拿不了,只得精挑细选了十来种,大概能代表这两年的收获吧。吃过午饭唱着歌儿就奔了他家,下午便是和冯老师一边喝着北斗一号一边聊我带去的书。

重头戏当然就是《手简》了。冯老师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简直不是“人找书”,是“书找人”了。真的,我这两天越想越觉得这书就是给我安排的,一切为我量身定制。从2号下午到3号早晨,这么长时间,但凡有一个人下手,这书也成了他人的囊中物,然而都没有,他们不下手的原因各方面都有,然而谁又能说不是天意让它等我呢?我以为这书定价2600都是特意为我订的,如果很便宜,就一定有人买了,如果非常贵,我也怕能力不及了,就这个数字,恰好是别人心生犹豫而我力所能及的价位,太可手了。2600买本书对于平常人家的确不是小数,然而深知这书价值的我却以为不贵,就算一个月工资又如何?知道它多难得么?我甚至以为这书题签丢失都是为我丢的,因为极少有人见过这本书,而坊间也曾有人做过与之类似的线装手简汇编,所以这本书真假难测。网上有这书的书影,但是由于色差的关系使得卖家上的图片和书影的颜色相去甚远,只有有了题签才能加以辨别,其他方面实在不好判断,既然题签丢失不易辨别真伪,那么谁也不愿意花2600来买本“仿品”,所以题签的丢失,大概也是造成别人犹豫的一个因素,而我却可以拿着卖家上的图片直接找见过这书的子亱閒讀先生,请他帮忙确认这书的可靠度,从而得到数以百计的祝贺里的第一个“恭喜”,其后便是一帆风顺的抱书而归了。

冯老师听我叙述买书过程赞叹不已,他说万万想不到这书会流到市面上,我说我也是万万没想到的,但就那么发生了,好象做梦一般。他还建议说题签儿丢了干脆就放弃原版,自己重新做一个只属于自己的,题字也不必按照以前的内容弄,写成“饮水词人纳兰成容若手简 李君卿珍藏”,这样这书就真成了天下独一份了。我就开心的笑:这个提议不错啊!另外要为这书做一个函套来保护它——这个倒容易,去趟琉璃厂就成了。聊起这书,冯老师告诉我说手简原件本是赵药农先生收藏的,后来到了夏衍先生手里,为卷轴形制,放在一个盒子里,最后有启功先生的跋。冯老师曾拿着它到院子里找光线好的地方非常仔细的拍照过,可惜照片后来找不到了。冯老师说他有一回拜访夏衍先生,那时候已经印成了《词人纳兰容若手简》,先生问他有没有这书,没有的话拿一本走。冯老师真是实诚,回答说不用了我这儿已经有一本了够用就得,就没要。而后世事变迁,冯老师手里的那本早已不知所踪——现在回想起当年往事,冯老师笑说当时真该要一本的,我说是啊以后一定要记得:就算您自己不想要也要想着给豌豆要一本!冯老师大笑。

04年我24岁的时候认识的冯老师,第一次见面就把自己当时收集到的一些纳兰书籍带给他过目,冯老师当时就说我小小年纪能找到这么多本子不容易;五年之后的今天,当我把我最近五年的“精选”带给他看的时候,他连连说了几个不简单——你还真是收了不少的好东西啊!他一边翻着书一边点头。
我此次带过去的书籍目录如下:
《词人纳兰容若手简》 上海图书馆1961年;
《饮水词笺》李勖 正中书局民国二十六年、民国三十二年精装/简装,共计三册;
《渌水亭杂识》上海文明书局“清代笔记丛刊”;
《纳兰饮水词侧帽词全稿》有正书局民国四年(年份存疑);
《饮水诗词集》(万松山房本)民国十四年;
《纳兰性德诗》李竞芳 上海光华书局民国二十三年;
《纳兰性德词》(词学小丛书)亚细亚书局民国二十三年;
《纳兰性德词》(词学小丛书)文力出版社民国三十五年一版一印/民国三十六年一版二印,共计两册;
《西风独自凉》连环画 席剑明 江苏美术出版社1990年;
《中国悲曲饮水词》(日译本)花崎采琰 西田书店1985年。
以上总共十三册。承蒙冯老师掌眼,我才知道我带去的这些书里,有楼适夷先生的藏品,有胡蘋秋先生的藏品,知道了各种本子或来历或特点,而最后的连环画和日译本情况则由我给冯老师介绍。冯老师当然也要发挥一下他的“特长”,把胡蘋秋先生与张伯驹、夏承焘二位先生唱和的八卦故事向我娓娓道来:因为胡蘋秋先生与张伯驹先生通信唱和时每每署名“芸娘”,字里行间总流露着自己身世的悲苦而又文采斐然含情脉脉,引得风流倜傥的张伯驹先生将如此红颜深记心间,竟至约为婚姻,夫人潘素而后按他们通信的地址寻去,却眼见到温婉的芸娘竟然是“一大老头子”(潘素先生原话),佳话顿成笑话。无独有偶,夏承焘先生也同张伯驹先生一样上了“芸娘”这么一回当……两位先生自然尴尬,两位夫人谈起这档事情更是哭笑不得,而我们这些后人则有幸跟着八卦一回,聆听这段风雅而有趣的民国往事。

晚上辞别冯老师,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恩公八百老的电话。八百老跟我简单说了两句就把电话给了在他身旁的注注兄,注注兄在电话里对我找到《词人纳兰容若手简》再次表示祝贺——我那叫一个高兴啊!“书缘真好!”听着注注兄的声音感觉特亲切特受鼓舞!我就对着电话哈哈的乐,只觉得自己开怀的笑声回响在弥漫着雾气的夜空里,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和我一起在笑了。注注兄问我能不能让他观赏一下这个珍贵的匈译本纳兰词,我说当然可以啦,后来他看过之后网上回帖告诉我:不但品相一流,装帧还古色古香,还说八百老细心,连同匈牙利科学院的实寄邮封都带来了,也可以一并收藏。天哪!八百老,俺的大恩公啊!恩公万岁万岁万万岁!

“书缘真好”——这书缘好得惊天地泣鬼神!在我演绎了匈牙利童话之后,谁能想得到呢——在缘网群里和大家聊天,和艾兄聊到今天在冯老师家的收获,于是又说到纳兰的书了,艾兄说他有关纳兰的只有粤雅堂巾箱本《饮水诗词集》,粤雅堂这个本子是不难找的,然而我却和它没缘分,至今寻觅不到。山阴兄敲边鼓说豌豆不如买艾兄的这个,豌豆说君子不夺人所爱不过如果艾兄要卖的话我排头一个!艾兄就笑说粤雅堂的本子是大路货,“豆MM要是什么时候有机会来湖州玩,我找出来送给你好了。”啊啊啊!!!听他这么一说豌豆怎么能不激动呢?“一言为定啊,不许反悔啊!”开心得一个劲儿拥抱他。山阴兄继续敲边鼓说路费也不便宜,豌豆说等我还上房子钱,马上南下!瓜瓜咂摸着嘴说那真是猴年马月了,艾兄于是赶紧拦着说不必为了书刻意跑去。“怎么能不刻意呢,哪儿都不去也要去湖州!我去拿书~~”豌豆大声宣布道。山阴兄的边鼓敲得震天响:那豌豆你要抓紧来,时间长了……于是豌豆就泪了:“是啊,到时候不认帐了可怎么办怎么办~~”于是艾兄就汗了:“算我怕了你了,下次回老家的时候我抽时间找出来寄给你吧!专门让你跑一趟我心里都不安啊!”于是豌豆就疯了:“艾兄你好伟大好伟大好伟大啊!伟大的艾兄我爱你!!!”于是瓜瓜就晕了:“昏,果然开始万岁了。”又道,“命好,真是啥都挡不住书来,你摔个跟头都能捡到元宝。”山阴兄把边鼓往旁边一放,对豌豆说:“你还不谢我?”豌豆趴在边鼓上:“我那高山仰止的山阴兄啊!豌豆给您鞠躬啦!”瓜瓜问豌豆是不是兴奋得夜不能寐,豌豆攥起小拳头举过头顶振臂高喊:“是啊是啊!激动啊!觉得人生都是熊熊斗志!”背后一团火苗子乱窜……

就这样,粤雅堂本《饮水诗词集》!哈哈哈哈!谢谢艾兄,谢谢朋友们!谢谢容若,谢谢老天爷!哈哈哈哈!

叫我如何不快活!:D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