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有关书的话·疯话或实话(上)  

2009-05-16 17:46:38|  分类: 疯话连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54年文学古籍刊行社的《纳兰词》我记得03年我就有了,后来还有了复本,这书而今也非常容易见,对它应该早没了感觉,然而当前两天看到近十品的这本书时我依然瞪大眼睛垂涎不已——软肋啊软肋!我就受不了这种品相极好的私藏旧书,更何况它还是纳兰词。最近我的眼光被自己惯得越发的刁了,一个是一版一印,一个是九品私藏,所以亚细亚书局那本罗芳洲的小本子一看是馆藏我就没出手——当然这书本来我也有,有了本来也该让。另外,79年沪古的平装《楝亭集》我也收了一套,07年出的《楝亭集笺注》我在逛书店的时候翻了翻,重点就是看了看“家家争唱饮水词”那块儿。
 
中国画报出版社也出了本《纳兰词》,我前两天拿到了,只看前言部分就可以充分了解这书的水准了,然后便放下再不必看,呵呵,很遗憾。这书不过就卖个装祯而已,除了装祯其他完全不值得我上眼。把这本书丢在一边,继续看绿版的《饮水词笺校》,谢天谢地还有它可看,谢天谢地因为有了它我不至于被而今乱七八糟的纳兰词又给折腾愤了。记得冯老师说过,他们当初之所以要做这本就是因为看不下去市面上那些讹谬满纸的纳兰词笺注本,说白了就是他们被折腾愤了——也好也好,愤了他们,保了纳兰,救了大家!
 
昨天听琬说万卷出版公司的《人间词话》里介绍纳兰的文字几乎与我的《饮水词人纳兰性德》完全一样,因为百度百科“纳兰性德”词条我动手完善的时候就是用这篇文章,而后所有版本都是别人在这篇的底子上改进,所以这个版本的《人间词话》也可能抄的是百度百科——你们行不行啊出书抄百度百科?也好意思出《人间词话》!我知道之后跟霏霖说他们抄我的这篇也好,省得抄别的乱七八糟的错误连篇的更要命,这话听起来真让人好气又好笑。现在的出版业啊……摇头~~
 
我的纳兰书籍一层书柜已经彻底放不下了,无论里外两排还是上面摞到顶,见缝插不下针了。三个宝贝盒子也增加到了四个,并且满满当当,再增加的话盒子怕也没地方放了。其他书的增长也是不可控制的,家里三个书柜我占了两个,现在第三个的两层也成了我的,爸爸强烈谴责我这一侵犯他主权的行为,并且对我现在买纳兰的书一买就买两本“一本看一本藏”的做法表示不理解。我买书很过分么?一个月花百十来块钱买书算过分么(上千也就两三回)?而且除了纳兰我买过一本垃圾书么?(纳兰的书不能不买,无论多垃圾也得买谁让它是有关纳兰的呢,所以现在发现我屈指可数的垃圾书全是有关他的书- -|||||)我知道像我这种几年也逛不了一回街买不了两件衣裳只要有钱就买书的女人在常人眼里无异于另一种生物,要不是英语太烂又不爱背政治说不定我还真成了女博士了,简直了,女博士都活得好好的我又怕什么呢!
 
我书多么?别丢人了!满屋子是书的比比皆是,更不要提那些几代藏书的世家了,我这两柜子加两层书比起来不过杯水之于江海罢了,而且除了纳兰的东西还有点儿说头外一律不过蜻蜓点水。(纳兰书籍里的垃圾书是近些年社会浮躁的产物,不垃圾的那些也是很有价值的,凭我掌握的我想自己应该有资格翘一下尾巴*^^*)我从来只能搬着小板凳坐旁边学习,听人家聊书谈事,我知道自己的斤两。而身边无知者无畏、把狗屎当黄金的却大有人在,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知道金子什么样儿,由此联想到还有人把我当才女,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才女什么样儿才会如此,而我不过就是比狗屎的欺骗性大一点儿。正如13楼的先生说过的,是草是菜要分清,我管不了别人,只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分清狗屎与黄金、豌豆与才女;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二)
 
再有两个月就能拿到新家钥匙了,新家书柜需要定做,宽三米六,高两米八,就这么大点儿地方所以进深必须能放两排书才可以,能否够用两说着。我特别喜欢宋庆龄故居宋庆龄书房里的那个大书柜,整整一面墙——拥有一面墙的书柜是我这辈子的梦想。我的家当也差不多就是书了。因为书柜通天,所以还要一起定做一个小梯子,站在自家书柜前的小梯子上而并非搬凳子去拿书是我这辈子的又一个梦想。
 
我的书从现在的摆放上看,大致可以分这么几块:纳兰、陵墓、北京乡土、中国历史、建筑园林、名胜古迹、语言文字、艺术(音乐舞蹈、书法绘画、戏曲曲艺)、文学、哲学、美学、民俗、满族、其他(科普、养殖、烹饪等等)。古代多现代少,中国多外国少。漫画是不在书柜里的,我不把它当书看,只当玩意儿,跟毛绒玩具归一类,本来我的漫画也就只有三四套零那么几本,一个纸箱子全搞定了。武侠和言情也不当书看,除了《七剑下天山》因为跟纳兰有关所以进了书柜外,家里唯一的一套武侠《陆小凤》在厕所放着被当成了厕上读物;言情只有两本,那是很早以前忘了谁给的外国言情小说,被塞在电视柜的抽屉里。讲课的课本和习题一类的书也是放箱子里的,且大部分放在学校办公室,我从来没把自己的语文书当过“书”,只是工作而已。
 
网络小说只在网上看,纸质品一律视做垃圾,畅销书凡是起源网络的也只限网上看,但凡出书也一律视同垃圾——网上混了十多年了,没别的本事,就这么点儿判断力。每次逛书店看到垃圾书铺天盖地我就头疼,仅从文学类书籍管窥一下,在此要大力表扬涵芬楼,它是我所见到的垃圾书领地最小的一家书店,商务到底是商务啊!还要大力谴责王府井书店,您以为外地人都不看书么!整个一“黄金地段的垃圾处理中心”,这辈子非不得已我是绝不会再去那里了(同时包括把书弄得脏乱差,如噩梦一般的西单图书大厦)。垃圾跟纳兰有关我无可奈何,否则休想进我书柜——你们也配?!
 
不提垃圾了,把它们称做垃圾本身就侮辱了“垃圾”这个词儿,“垃圾”听到了一定会羞愤的,会抗议:“我们哪里有那么差!”不提了不提了。
 
五月买的几本新书,上海书店小三十二开精装系列的《梵澄先生》和《书商的旧梦》。沈昌文《书商的旧梦》买它纯粹因为这书太漂亮了——那么多书摆一起我一眼就相中它了,我对红色的喜爱和对其与鹅黄搭配的喜爱注定了我会买它,而内容倒显得有些无足轻重,当然内容也不错。在我看来,这本书的赏心悦目程度是现在上海书店所有面世的小三十二开精装里最高的。今天看完了《梵澄先生》,经常看着看着就被逗笑了,也深深佩服老爷子的学问和见识,梵澄先生真好!
 
还买了几本中式家具及门窗隔扇的书,为新家装修做准备。在琉璃厂看中了一本教画写意牡丹的册子,这类书非常之多,我看了七八个本子最后挑中它,因为它教的细致,像我这种对丹青一点儿基础都没有的主儿,得一笔一笔的来才成——再一看出版社竟然又是上海书店,上海啊上海!如此细致关怀实在太打动我了。(左看右看,北京你在哪儿呢?知不知道自己又处下风了!~~咬牙切齿状~~)
 
兰姐姐给PP的四柱预测的书寄给我让我代为转交,于是想起爸爸也有不少这方面的书,什么梅花易数、六十四爻……和他的一大堆中医中药典籍放一起,爸爸爱好这些。曾经有一个时期我觉得爸爸如果没有正当职业的话,肯定属于大街上摆摊儿那种:要么是个摆摊儿算卦的,要么是个摆摊儿卖药的,反正不是骗人钱就是要人命。当然现在不这么想了,再说八卦与中医本来也值得研究,就让他玩儿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