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今日事  

2009-09-29 23:54:37|  分类: 有关纳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已经上床了,但是又爬下来了。如果不趁着情绪如此低落的时候记点儿什么,那以后再碰上这样的时候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还是应该珍惜一下的。我想不仅仅是因为今天下课之后在公共汽车上来回颠簸了七个小时累坏了,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无奈——我真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七个小时是我中午从西南五环的大兴分校到出了西北五环的上庄,晚上再从西北五环的上庄到东北四环外的家。如果算上早上从东北四环外的家到西南五环的大兴分校那两个多小时,我今天一天在公共汽车上的时间将近十个小时。所以回家之后腿都浮肿了就一点儿不奇怪了。

车上的七个小时我没有浪费,看完了《康乾遗俗轶事饰物考》,内容还是很不错的,但错别字多得惨不忍睹,另外的一大感想就是如果真的生在三百多年前打死我也不嫁纳兰家——规矩那么大,从结婚到过节到出殡满篇儿的磕头行礼,虽然以前我也差不多知道这些,但是今天一路看下来就是觉得特别繁琐,麻烦得让人撮火。这书里也提到纳兰了,《纪念一代词宗》,错字依旧连篇,讹谬在于进士年份,其他写得比较中肯,尤其一句“足见我公英勇豪侠非儿女情长辈也”让我感觉很舒服——看多了写他情啊爱啊忧啊怨啊的腻味死了,有人能说这么一句真提气。
 
下车之后先到了纳兰墓地原址,今天天气不好,灰蒙蒙的一团。就那么站了一站,然后去看望黄老师,十一并中秋的传统就是去看望老爷子。黄老师身体很硬朗,在他家聊了一会儿然后一起去饺子馆吃饭,他说我们这就算提前过节了。点了饺子还有二锅头和红烧肉,边吃边聊,聊着聊着我们就郁闷了,大概跟天气有关,也大概跟经历有关,总之我有种念头:无论什么,少知道或者不知道未尝不是件好事。

回头看了看自己情绪低落好象也没什么反常的言论,日志写的还挺平静的——不过我的确在刚才跟琬发飙来着,这说明我的确情绪不怎么好。今天黄老师给了我这个:1985年承德“纪念纳兰性德逝世三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请柬和会后的集体合影,以及《纪念纳兰性德逝世三百周年学术讨论会人名录》。

1985年,豌豆五岁。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避暑山庄烟雨楼上的那个焦点,会带给她怎样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