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清宫遗事”讲座笔记  

2010-01-24 19:22:05|  分类: 好学上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宫遗事”这个讲座是前天的,在故宫博物院研究所的小院,也就是我大爱的城隍庙的后殿里。主讲人是杨珍老师,我早先看过她的《康熙皇帝一家》和《清朝皇位继承制度》,她是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研究员,非常著名的清史研究学者。

讲座讲的非常好,温文尔雅的杨老师。本来没想记笔记的,看别人都记,连斜对面故宫的某院长都拿了本子,我赶紧翻了张纸出来,正面印着东西就用背面装样子吧,没想到竟然记满了整整一背面,俺真是孺子可教啊!最后互动提问题,我本来没想说话,一哥们儿非提纳兰性德避讳这事儿,我正闹不明白呢就接着他的话问了,结果是杨老师所见满文档案里并没有具体说明,清初时候有关避讳的规制还不完善,结果就是没什么结果。可是,都赖那哥们儿!又让我丢人了——旁边的王哥用“生猛”来形容我,可见当时是个什么情形。讲座完了还没出院子呢我就后悔了:你说我一蹭讲座的那么兴奋算干吗!我以后再不在那种氛围下出声了!唉,丢人不只两三次,这次丢人丢进宫!

好吧,反正都过去了,知识最重要,整理笔记如下:
首先提及《清宫述闻》章乃炜 王蔼人编著,然后,八处地方九件事。

一、午门楼上顺治帝自导“游戏”
顺治十年正月初二(《实录》载),顺治皇帝与众大学士登午门城楼,命侍卫从西华门速跑到午门,先到的十人为“一等”,赏绸缎七匹,随后到的分别为“二等”“三等”。观侍卫赛跑的同时,与大臣商议国事。能够看出顺治皇帝少年天子当时的心情,以及从中看出清前期满族君主的特色。(当时形势:国家尚未统一,财政困难,百废待兴,规制不全,满汉矛盾……)正月初三,下谕让满汉大臣一起奏事(之前只有满臣)。

二、永康左门外,大学士跪谕康亲王杰书坐受之事
面对大学士不应向诸王跪语的参奏,康熙打圆场,说自己招大臣议事,“如时久,每赐垫坐”。此后下谕大臣对王公说公事时不必再跪。

三、武英门前康熙皇帝亲审权臣鳌拜
康熙八年正月,康熙从保和殿移居住武英殿,五月十一日,抓鳌拜,绑缚九条锁显示了其为重罪,历数鳌拜罪状,鳌拜叩头为自己求情,后被囚禁,最终死于禁所(在满文档案里有记载)。
十一月二十四日,康熙皇帝从武英殿移居乾清宫。

四、翊坤宫和宜妃
康熙朝以宫名代指居住其内的人。
四妃中,宜妃居住翊坤宫,德妃居住永和宫,其他两位惠妃和荣妃则待考。宜妃在翊坤宫居住长大46年,几乎是半个世纪。康熙皇帝死后,宜妃曾被新帝雍正皇帝斥责,这在清宫历史上是比较少见的。

五、皇八子值宿南薰殿
南薰殿为故宫纳凉之地。康熙皇帝外出,任命皇子值守京城,城外值守处为畅春园。南薰殿位置便于值守,近西华门方便进出,远离内廷。
乾隆十四年,将帝后像放置于南薰殿,此一处用途有所改变。

六、废太子与咸安宫
允礽,“礽”字在满文档案记载中读“cheng二声”,与“成”同音。两度废太子之事对康熙打击很大。康熙对待被废被禁的允礽明显体现“父子之情”,相对于雍正囚禁兄弟时候的“手足之情”是不可比的。
咸安宫后改为寿安宫,康熙朝太子允礽被废后禁于此处。咸安宫门不开,开有专门通道。允礽全家都住在咸安宫内,其在被废期间生育了13个子女,平均每年1.2个。(俺这个时候偷笑得都不成了,反正被禁了他也没事儿干不是?)后郑家庄所建王府,其子弘皙迁居于此。《清史稿》中有关弘皙的记载有误。

七、景运门隆科多对允礼不敬
这是《永宪录》里的一段记载:“一日。果郡王与马尔萨同进景运门。舅舅隆科多见而起立。果郡王前行不觉。伊连声告曰。舅舅起立矣。直待果郡王欠身微趋而过方止。圣祖时。隆科多与皇子相见。俱跪一足问安。诸王於圣祖为父子。而於朕则为兄弟。隆科多不照前恭敬。而反傲慢若此。其何所禀承而然耶。”(《永宪录》(卷三))
从三个人在彼时的表现来分析这段故事,很值得玩味。马尔萨是隆科多保举的,果郡王允礼是雍正的兄弟,夹在权臣与王公之间遇事的分寸该如何拿捏显示出当时的宫廷内部形势。后隆科多获罪,雍正对允礼再这件事中的表现很是赞赏。

八、乾清门前恩威并施
(一)康熙皇帝传旨允祉,当着众阿哥打皇子之师徐元梦三十板子。
徐元梦字善长,姓舒穆禄,满洲正白旗人。为康熙十二年进士,康熙三十二年,供职上书房,教诸皇子读书。康熙四十六年正月,康熙第六次南巡时,传谕三阿哥胤祉,说带在身边的小阿哥学习不好,归罪于老师徐元梦不用心教导。让将徐元梦革职,并当着众多阿哥的面,由乾清门侍卫打三十板子。以示惩戒。
(然而康熙皇帝还是就事论事,不因事废人的。徐元梦之前获罪入辛者库,但是三十二年的时候还能供职上书房;虽然因为教书没教好革职挨板子,但是到了康熙四十一年,充顺天乡试考官。康熙五十三年,授浙江巡抚,临行前赐御制诗文集及鞍马,康熙六十年,“上赐以诗,曰:徐元梦乃同学旧翰林,康熙十六年以前进士只此一人。”)

(二)雍正皇帝因年羹尧青海大捷赏赐其父。
雍正二年三月十一,当时雍正正在谒陵,得到青海捷报,于是传谕将年羹尧之父召至乾清门,一赏赐其子,二赐其亲看谕旨,三赐看捷报,四赐绸缎九十匹。年羹尧之父前进几步叩头谢恩。

小结:
1、清代紫禁城的历史是动态的,仅从宫史而言,宫殿用途和名称在清代都有变化,需加留意。
2、观察事物抓核心、抓特色、抓特点,研究的重中之重是“人”。皇权为主宰,施者与受者都是“人”,是鲜活、生动、变化的,“人”才是永远的主角。这里的“人”大致分两种,一为长期居住在紫禁城内的、时有流动的;二为非长期居住在内,如大臣等。
3、清代紫禁城的特点和特色(与明代不同)。(1)满族习俗的遗存和影响(2)以满汉融合为主的多元文化,例如后妃、匾额(慈宁门门额为满、蒙、汉三种文字)。
4、使用满文档案的重要性,清初(乾隆之前)尤其是康熙朝,多用满文奏事尤其要事都用满文,在康雍时期皇族内都使用满语满文。对满文档案的利用决定了清前期研究的深度,当然也要紧密结合汉文典籍。
最后三点:一是发现事物本象;二是找出事物规律;三是考察历史、追求真理。研究中满汉档案相结合,“两条腿”走路。

(完)

后来互动的时候杨老师回答问题,对四位皇帝有关“情”的总结很有爱:顺治是痴情,康熙是重情,雍正是薄情,乾隆是矫情。哈哈,“矫情”用得可真到位。那厮也的确不得人心,到现在为止我就没碰到一个喜欢他的,连看他顺眼的都没有,无论是学者还是群众。其他三位都有粉丝,尤其他爷爷、老爸甚至几位叔叔的粉丝那一群一群的都让人看着眼晕。

另外就是避讳的事儿。一哥们儿说允礽的礽字读“cheng二声”从纳兰性德原名成德后避讳改性德就能得到印证。于是我就接着问到底清初档案里有没有有关避讳的明确规定,尤其是满文档案里,因为虽然避讳,但是纳兰性德给朋友们的书信里落款还都是“成德”,显然并没有因为礽字读“cheng二声”就有所避。然后那哥们儿就说后来允礽被废了就不用再避讳了,我说允礽被废的时候纳兰都死了呀(还避个屁啊——这句是心里说的当时忍住了没说,我果然是个粗俗的人啊),我说我的意思是纳兰显然没有在自己写信的时候避讳(允礽从康煕十四年(1675年)初立太子,至康煕四十七年(1708年)一废,纳兰应该是受影响的可是实在没看出来),因此才想请教杨珍老师清初避讳的事,她说当时制度不完善,没有明文规定,于是这个问题不了了之。虽然当时比较“生猛”但是幸好还记得最后谢谢杨老师。对了,我想再佩服一下冯统一老师,他告诉过我礽字读“cheng二声”的事,跟杨老师说的完全一致。

其实既然不能从制度上来分析纳兰性德避讳的事,我倒很想反着推一下,从他避讳的事情上反推清初有关避讳的特点,毕竟后来有那么个“性德”不是,呵呵,真是有够乱的。等我忙过这两天再系统梳理一下吧,最近太忙了。现在就是这个笔记,我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消化,姑且整理出来先,否则时间一长自己都该记不清了。我好久不看清史尤其是宫史方面的书了,这个讲座下来,让我发现了好多要补习的地方——唉,不读书啊不读书,真可恶啊真可恶~~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