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悠哉游哉晃荡唻  

2010-12-08 02:49:33|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两个小时前就答应小玉去睡觉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把日志更新一下,没办法,记性差啊不写就忘。

记得上个月说过的,自从毕业班结课之后,我又轻松了许多。现在每个星期除了周三周五要去上班,周日下午要去补课之外,其他时间都随便我了。上礼拜一和注注兄找大熊吃饭的时候,大熊又对我经常在上班时间到处晃荡表示很不理解,估计打小意识里都是……那歌怎么唱的来着?“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啊……”是吧?成天夜里都加班的园丁队伍里怎么能出现我这种大白天还满北京城溜达的混混呢?“你们这什么学校啊!”——大熊如是说。好吧,其实我找工作的时候就很有先见之明,我最了解自己的毛病了,我这样的就必须当个大闲人,为糊口而忙忙碌碌那根本不是我的人生模式,一时半会儿忍一下还成,时间长了铁定就蹿了,即便现在穷得要死,但只要还有口饭吃,我所追求的仍然是一个闲在。所以我非常满意我现在的工作单位,这话我在日志里说了绝不止一遍两遍了。课少挣的就少,会影响收入影响还债,没关系,我可以出去骗钱呀!“骗钱”是我和师弟师妹以及许多同仁对家教等一系列课外有偿服务的统称,拿知识换钱而已,良心上一点儿不亏欠,更何况没有一次骗钱是我主动要求的,都是别人请我去我才去的,话说如果不是因为有房子的债务压力我才懒得去呢,我的时间金不换,唯一的用处就是拿来晃荡,我高兴。

上个月莹莹来电话,请我去给一茶馆儿做一期古典诗词的讲座,有些报酬,我就答应了,赚点儿零花嘛。定在上周六,于是我做了个PPT,上午起来洗个澡吃了饭然后捯饬一番,特淑女的轻移莲步出门去也。到了莹莹那里,上一堂的插花课还没完,我就去员工休息室稍做休息小做准备,一边跟莹莹聊天一边把茶馆老板的琴的弦儿调好了,凭记忆还是很顺利的下来了《关山月》和《秋风辞》,因为短小,我也就记得这俩了,可惜右手指甲剪了,所以不太给力。我的讲座题目定为“中国古典诗词中的爱与美”,在豆瓣蹦跶的时候说起这事儿,弗儿让我把选的篇目列一个,我懒啊,干脆把PPT整个端网上了:http://www.douban.com/note/118424066/,最后两张照片是莹莹照的讲座现场,老实说我早就忘了我当时都说什么了,瞎白乎呗,我没问题的。

晚上莹莹开车送我回家,我用刚拿到手还热乎着的酬劳请她吃饭,其实整个周六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见到莹莹,我们还是几年前见过一次面,很想知道她近况如何。果然有新情况,她很快要结婚了。整个聊天过程中,我对她的“体验式人生”印象深刻,真的很佩服她的勇敢,反正打死我我也不敢先结婚后恋爱而且还跑美国那么大老远。谈及我的近况,除了晃荡还是晃荡,我说我觉得自己相当不靠谱,但这也是我最靠谱的状态,什么时候我做了特靠谱的事儿反而麻烦了,比如结婚,对我而言这是极其恐怖的事儿,甚至比死还可怕。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就这样了,我对莹莹说,虽然我很害怕一个人终老孤孤单单无依无靠,可是我更害怕跟一个人过一辈子,两害相权取其轻,我还是宁愿一个人晃荡,起码我现在还不老,起码我30年都是一个人过的,习惯成自然。冷不丁身边放一位跟我同吃同住,那还真不如直接捅死我的好,好歹不受罪。花痴是照例可以花痴的,梦中情人就让他在梦中吧!

周日下午去补课,万幸来回都没有堵车。晚上风很大,坐在特8上层车厢的尾部,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南三环,听着MP3,特别惬意。到家妈妈已经收拾好了屋子焖上了米饭,我就撸起袖子去炒菜,还煮了醪糟汤圆娘儿俩一起吃。约好周一晚上回旧家给小福和小黑洗澡,我已经半个月没回旧家了。

回旧家见到了小福和小黑,亲得不得了。给小福洗澡全家只有我才能做,因为小福除了不停大声抗议之外不会有任何过激行为,何况那么久没见我,亲还亲不够,它也狠不下手抓我,哈哈。果然脏,俩孩子都跟墩布似的,尤其小黑,本来就是黑色的,再在外头疯跑疯玩儿,简直跟掉土坑里捞上来的一样。晚上妈妈去姥姥家值班照顾姥爷,爸爸睡大屋,我带着小福小黑睡小屋,小福毛儿干的差不多了,钻到我被窝里愉快的打着小胡噜,陪我安然进入梦乡。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三点,爬起来出门去邮局,给恩公的书签儿终于寄出了,到德国才需要六块钱邮票,很便宜。然后杀到陶然亭取书,传达室的大爷说有日子没见着我了,我说是呀这边没课了全在大兴那边了。瓜瓜寄来的书,里面还有他去台湾给我带回来的礼物——台北故宫的快雪时晴书签儿,好精致!另外还有一封郁容的信,请我给她指点一下她新填的《金缕曲》,问题的确有些多,格律和遣词两方面都有,其实我主要想提醒她不能因为喜欢纳兰填词也都学他,虽说清代词坛中兴纳兰又名列前茅,然而终归做不得好榜样,基础应该还是打在前头的,嗯,这话我得想想怎么跟她说。于是又借着这个由头想起有些无知小儿总把纳兰当炮灰,拉去唐宋与诸位诗人词家一较高下,每每让我哭笑不得,既然喜欢他就别祸害他成么?这不是白白让人笑话呀!别说其他了,你问问他自己,他敢说李杜苏辛都不如他么?他真好意思啊!现在的小纳兰迷们啊,让我说你们什么好……

收了信之后看书,但是车厢里暖烘烘的特别不新鲜的气味直熏得我头昏脑胀,到了航天桥西下车,臭豆腐、烤白薯、煮老玉米等等各种味道弥漫在站台上,想呼吸一下没有掺杂异味的新鲜空气都难,不过冷空气使人清醒了许多。回到家才逐渐舒服过来,吃香蕉和小鹌鹑蛋当晚饭,我是周日决定再减减肥的,镜子里的双下巴好明显啊!

转眼又是这个时候了,再不睡起床又费劲了。OK,有空再写吧,反正晃荡的时间多得是!

上一张快雪时晴书签儿的照片吧,谢谢亲爱的瓜!:)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