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今天豌豆三十岁  

2010-02-03 16:27:35|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饭回来,把我该做的都做完了之后,我终于有点儿时间写日志了。

手机上、MSN上、QQ上、百度上,豆瓣上,收到一大堆祝福,虽然历年来都如此,不过今年尤甚——好象知道是整岁的大寿吧,所以比往年都热闹,一个百度,就好几十个“蛋糕”,让我回“飞吻”回到手软……哇靠人缘儿混的不错嘛!

之前是真忙,忙的我呀,我跟高尚说自从毕业之后我就从来没忙过,所以现在感觉特不适应。结果高尚来了句:你上学的时候也没见你忙过啊……遇到太过了解我的人就这点儿不好,净说大实话,好吧,我承认我老犯懒就一大闲人,活三十年了就没忙过。- -|||||

从19号开始忙来忙去,有一半儿是我自找的。19号容若生日,我在扇子帮鼓动大家写生日纪念文,主题是《而今重唱饮水词》,生日当天发到纳兰性德吧。结果到19号晚上11点我才写出来,写完一看,不对,压根儿没入正题呢!可时间不等人啊,眼看就要过点儿了,那可怎么办啊……于是赶紧给自己找辙,就说想写的东西太多了要唱成一个“组曲”,顺理成章的把自己根本没入题的这段儿变成了连载的开头,然后又说要写到他阴历生日(对应阳历今年是1月26),一共七天,就分七章吧!——于是我就给自己下了套儿了,每天都得写啊!话都说出去了不写不就食言了么!所以每天就跟带着任务似的一定要动笔,虽然这对我而言不算什么难事儿,可的确比较抻人,也就是为他了,要不打死我我也不肯这么干。当然话也要说回来,尽管我苦着个脸很不情愿,可也分明看到了某人的窃笑——得,只要他高兴就成,反正本来也是为了让他高兴的。

我就这么把自己给搭里头了。刚想着26号就能写完,我这个小陀螺转个七天就能歇了,结果一个电话又把我给抽起来了——让我去给某寒假补习班上课,有外快。不是还有房子钱没还上呢么,不是开春就要装修么,于是我光荣的加入到了与同行们一起“骗钱”的队伍中。这一加入不要紧,每天都得去上课,周末也不休息,比写文还抻人!我就像兰州拉面一样又被抻长了好大一截儿。同样没有任何难度,而且每天只讲两节课,还有一笔不菲的银子拿,然而我总归不太乐意,觉得没有什么是比混日子更可开心的,我习惯混了,何况现在还是假期。

说真的也就是因为亏空太大,比如大熊兄去年冬季书市上那一百我到现在还没还上呢,否则这活儿我接不接两说着了。我周围人的反应与我截然相反,高尚和老曹都非常赞许,爸爸和妈妈也非常高兴,他们都乐于见到我出去挣钱,尤其爸爸。爸爸总觉得我空有一身本事又是大好的年华却拿着死工资赖在家里吃白食实在是资源的一大浪费,每次听说我又推了一家出版社就冲我一脸的“怒其不争”几天都对我没好气儿,弄的我后来再推出版社打死也不敢让他知道了。上回看到我穿得不着四六头不梳脸不洗一大天就做了俩小纸人书签儿还跟他特得意的显摆的时候,他都快哭了。我一点儿都没同情他,只记得自己当时摇着乱七八糟的脑袋叹息道:“唉,不是知音啊!”

这回因为实在缺钱了不得已才接的活儿,熬了一个礼拜,顺利把钱骗到手。大熊兄那一百实在很小CASE啊,妈妈替我出的《手简》那2600和以前支援我买书的几笔二三百的书款全都还上了,并且二月的那三百生活费也不用她给了,竟然还有富裕请大熊兄吃饭……看架势真是个有钱人啊!且待我“挥霍”一下的,MD,老娘可算熬出来了!

对了,骗钱期间还接受《北京日报》有关文化群组的一个采访,说白了就是有关纳兰圈子和纳兰性德吧,我哪儿有时间啊,就请记者把问题发我邮箱,我一一作答便是。结果可能是答的比较认真,或者是说爽了,十个问题每个回答起来都得二三百字,整的跟论文似的,鉴于最近一出头就容易丢人,所以慎着先,等报纸出来看看群众反应再说吧。

一出去骗钱再有采访和乱七八糟的事,给容若生日写的文章就耽误了,于是我从他的阴历生日又延长到我的阴历生日(对应阳历今年是1月31),还是没完,又继续拖,一直拖到今天,总算写完了。从1月19到2月3啊——真够长的!也就是他了,二一个也没这待遇啊!(文章见:http://tieba.baidu.com/f?kz=698480619

终于该说我生日了,2月3,我三十岁生日。

生日的前两天是相当受打击的,其实都是很普通的打击,以前没少遇到,但是连续的,而且一个1号一个2号,3号就我生日,实在太惨了。港版纳兰词的书讯有误,人托人大老远的去问,结果是没有了,小倩姐姐跟我说遗憾,我能怎么样呢,微笑着回答没关系,然后谢谢姐姐,可心里能舒服么。然后就是拍卖,恩,以那本书的品相的确不值那么多,而且我一直记得胡同说的那句“书是买不完的”,也记得猫猫说的那句“还能再找到的”,我适时收手并不为过。但对于我没有的本子我就是心有不甘,理智战胜情感而已,情感败了就不是我了么,还是我,所以我还是很难受。接踵而至,全都是纳兰的书,竟都跟我没有缘分,让我十分郁闷。

我这儿正为两天的打击郁闷呢,布朗兄的生日礼物跟着就到了——文章一篇,我打开来看,看着看着就开始哭,然后哇哇大哭,我那个委屈啊!我那个揪心啊!我那个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啊!他正好MSN在线,我拉着他猛哭,他吓了一跳赶紧安慰,转移话题扯闲篇儿,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柿饼——食物对我而言从来作用神奇,一说吃的我就不哭了,继而慢慢好转了。一直聊到快零点了,他嘱咐我要开开心心过生日才下线。

匈牙利童话我说什么来着?我说布朗兄是某人给我的朋友,结果证明,就是这么回事儿。布朗兄说的“经历了鬼使神差的过程”,正好跟我这边儿猜测的对上了,以至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某人,布朗兄说如果要谢就去谢谢他吧。我得到了最最珍贵的礼物,这是布朗兄给我的礼物,也是某人借布朗兄之手给我的礼物。谢谢布朗兄!谢谢容若!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