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没有网络的日子  

2010-07-15 10:32:08|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星期来办公室两回,到网上溜达半天儿,其他时间就过起没有网络的日子了。事实证明日子一如既往的很好很充实,乐趣半点儿不少,少的只不过是即时的网络交流而已,另外还少了我每天都要处理的网上事务,于是我不再那么烦躁,这对我来说应该算件好事情。
 
看电视。世界杯结束了,非常留恋。尽管德国只拿了第三,无冕之王依旧无冕,西班牙夺冠多少出乎我的意料,但是一切欢乐依旧,我甚至现在就开始盼望2014的巴西了。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身边还是不是这些朋友,不知道到时候保罗还会不会神奇预测……
 
没有球,却正好重播《大明宫词》,里面的人物都那么美好,引人梦回大唐。谁能想到拍出如此佳作的导演竟然把《红楼梦》拍成了“红雷梦”?新红楼我到现在也没有先睹为快,还是停留在片花阶段,而给我的直观印象有两点:1、景很美人很丑;2、林妹妹没文化。旅游卫视正重播87版红楼,那才叫红楼梦!以前光说它很经典,现在有了新红楼做对比,才知道它是如此的弥足珍贵。《京华烟云》,依旧是重播,看得倒比以前全了很多。赵薇能把姚木兰演成这样已经不容易了,演员阵容也不可谓不强大,扮相也都算赏心悦目……虽然这片子改编得并不能令人满意,但里面布景尤其是室内布景倒给了我很多启发,观看之余也算有所收获。另外就是勾搭起我看书的欲望了,于是找出真正的《京华烟云》小说,每天看几页。
 
昨天瞥了一眼天津卫视的新倚天屠龙,就是邓超演张无忌的这版,因为刚开头所以张无忌还是个小P孩儿,没什么看头,可我一下就被他爹给定那儿了,看得我哈喇子流了一地。这片子我刚看了不到半集就认定化妆师该拖出去毙了,论技术和审美诛九族都不为过,但即便如此拙劣的妆容依旧掩盖不了张翠山叔叔的风采,而且我只觉得眼熟,非常眼熟,我就说好象花……不会是张智尧吧?于是为了这个我一直不肯让妈妈换台,等到片尾出字幕一看,哈哈,果然就是花……他!没想到他的花七童那样粉嫩而张五侠却这般老成,直接将叔控的俺拿下了,花痴ing!
 
看展览。和注注兄去武英殿,这回我终于没有再迟到,非常非常准时。第八期书画展我已经比前几期看得活跃多了,无论墨疙瘩的字儿还是倒栽葱的鱼儿,总能笑出声,不过该认真的时候还很认真就是了。依旧欣赏端正的楷书,而对草书欣赏无力……偏殿的禁毁书展很值得一看,大明朝太有爱国心和民族气节的文人骚客的集子想不被大清朝毁了也难,呵呵,还听注注兄给我讲《大义觉迷录》的故事……然后再把上回文华殿没看完的陶瓷展看完——有注注兄这样的好老师指导相信我在瓷器方面应该能有所长进,它们真的好漂亮呵,并且我本就是个很好学的棒槌嘛!于是又想到了棒槌瓶……嘿嘿!
 
对了对了,还在宫中另一个展览里看到竹炉了,就是和布朗兄给我的那个图片一样的另一个——乾隆在惠山看到明代僧人性海自制茶炉之后仿制了俩。我一看到它就大欢喜起来,立马拿相机拍了下来,就这个事情我还曾经请大熊帮忙问问看呢,想来故宫多少万件文物该从何找起啊,现在竟这么容易就见着了,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
 
动手写。我终于完成了将登记造册的纳兰书籍系统整理出来的工作,这件事我断断续续做了好几个月,实在没耐心。单子一共分为五部分:1949年之前、1949—1989大陆地区、1990—2010.6大陆地区、港台地区、海外地区。现在我终于可以用数字说话了——五个阶段加起来是127种,这里不包括诸如收录有《通志堂词》的《清名家词》这样的大部头的成套书籍。如果把小说和垃圾书刨去,大概还剩下100种,其中一半有复本,算是值得肯定的一个成绩了。然而目前我已知和见过的我手中没有的本子,大概十来种,民国和港台出版的未知的本子还不知有多少,任重道远,仍须努力。
 
单子整理出来了,我也就可以提笔给赵老师写信了,这叫用实力说话。我早就说过的,我豌豆黄儿在江湖上好歹也是个有身份证的人物,凭本事闯荡、凭本事立身,不能因为我人小就让人小看了呀,咱可不能跌份!
 
给赵老师的信还没写,给小河的信却总算写完了寄出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她就应该能收到——三个月前就管她要了地址的,却直到昨天才寄,我拖拉的能力真要命。不过,我保证她收到了一定会很喜欢很开心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写信了,写信的感觉真温馨。
 
买配饰。和妈妈一起去逛百货买家居小件儿,我买的第一件东西是个树脂做的工艺品——一个日本美人儿,做的可真好看,穿着我最喜欢的红色的和服,而且还很便宜,才15块钱。然后和妈妈一起买了沙发垫、地毯、角架……最后在我强烈要求下还买了俩蒲团,我说我要盘腿儿坐在蒲团上,像个高僧那样玩儿茶道,那该多有意思啊!何况高尚已经给我买了一套特别漂亮的茶具,万事具备只欠蒲团我就能当高僧了……我噼里啪啦的天马行空说个没完,妈妈就只当我是在抽风呢,不过到底掏了钱,娘儿俩满载而归。
 
还去取了挂在隔扇里的纱帘,红色的纱帘。这可以算是除了中式家具外我最最看重的一样佩饰——我等着某人来为我“将罗纱轻轻挽”呢!因为按照我的设计是正挂在罗汉床周围的,所以也形成了地道的“红绡帐”,可惜卧不成鸳鸯,那么你在天有灵总该来表示个意思吧?生死的界限突破起来实在不易,而我们已经几乎算是突破了,是吧?所以呢,就是死心塌地和不离不弃,对吧?
 
趁着最近天儿凉快,还要继续去逛配饰……
 
(竹炉,角度有点儿正,看不到旁边的小口,侧看跟布朗兄给的图一模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