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梦回大清朝  

2010-08-05 16:55:53|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搬家在即,一方面收拾旧家里的破烂儿,一方面打扫新家,偶尔再跑学校上网,这就是我全部的生活。如果不是上网,我真的已经和外界断了联系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手机坏了,号码全没了,而我能背下来的号码,除了我家的和单位的,朋友里只有高尚的,老曹的我只能记住尾号是404,其他人就都没戏了,别说给人家发短信,连收到的短信谁是谁都闹不清楚……这日子过的啊!(提请看过本篇日志的朋友给豌豆发短信的时候在开头或者结尾说一下自己是谁吧~~)

我拍了新家的照片给大家看,尤其是晚上的,圈内圈外的朋友,都不免拿聊斋说事儿,或是“羡慕嫉妒恨”或是“太他妈吓人了”,或是赞叹我一片痴心……各种态度我早已预料到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这一切有什么可慎人的,只是我的嫡系们经常这样说而已,我只觉得在屋里呆时间长了的确恍如隔世——记得小黄师傅他们刚把隔扇装好的那个下午,我对着它们坐了两三个钟头,再一出门颇有些恍惚,一时间竟真的分不清到底是在什么时空当中了。

如果不是布朗兄拦下,可能我现在正一门心思研究给纳兰做牌位的事呢。如果是别人,那基本上说什么都跟白说一样,但是布朗兄的话,我就会听,虽然我本以为即使天底下所有人都反对他也不会反对,但他却是头一个站出来阻拦的,他一发话我就没办法了,乖乖听话。这消息高尚听了应该非常高兴,她曾经这样问她的一位男同事:“要是一女孩儿特喜欢一死人,你能接受她吗?”“能,只要她喜欢的那人真死了。”“那她要在屋里供个死人牌位你也能接受吗?”“能。”听到对方这样一番回答,高尚于是在心底长吁一口气:“哦太好了,李君卿还是嫁得出去的!”她跟我们说的时候我和老曹都哈哈大笑,其实何必担心呢,我从来也不是没人要的——

于是又想到上次相亲。某先生对我那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啊,可我非常明白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于是他再发短信我都没回。因为某先生是知道高尚的,所以再见到高尚之后还跟她提到我,高尚打圆场说其实李君卿也是非常欣赏您的,然后见某先生满脸狐疑意思是既然很欣赏为什么不回短信呢?高尚微笑着解释说:“不过吧,她更喜欢纳兰。”结果某先生一听就完全晕菜了……啊哈哈哈哈!以后再有类似事件请以之为鉴。

前天老康和小于师傅来帮我挂画儿。本来我想为罗汉床后安排四扇屏的,但是因为那红帐子使得空间显得很满当,我就放弃了原计划,买了两幅玉雕画儿。一张“富贵成双”一张“和美成双”。这是老曹和我一起逛配饰的时候遇到的,我俩几乎是一眼就看中了那张“和美成双”,因为里面有一对儿特可爱的小鸳鸯,整个荷塘的构图也很漂亮。“富贵成双”是后来再跟妈妈又去了一趟才挑上的,因为这张之前都没挂出来,牡丹花丛中的山石上正好立了一对儿与那鸳鸯颜色一样的小鸟儿。这两幅画儿我最后决定挂客厅,挂在那硕大的沙发后面,跟对面的一对多宝格交相辉映,一起将整个屋子的基调牢牢控制在中式范畴内。老康聊天时笑着说高尚、老曹和我三个如此投缘的好朋友前后脚装修,装出三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挺有意思。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干扰和妥协,尽管到现在这“传说中的大杀花”依旧看着不顺眼,尽管搬了家还不知有多少事儿……然而我到底是达成了心愿,我为此深深感谢老天爷。

记得2002年秋冬,当我取回来旗装第一次穿戴整齐站在镜子前面时,我半天缓不过神儿,纳兰家大少奶奶仿佛就是我。八年后的今天,当我穿着旗装坐在隔扇里一抹红帘后的罗汉床上时,我不再有丝毫的诧异——纳兰家大少奶奶本来就是我。我认命,我知道造化弄人,遗落在三百余年之后的我,再没可能与他朝夕相处比翼双飞;我执念,我会尽我所能将这三百余年的厚障蔽看淡看穿……我要梦回大清朝,我要和你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