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什么都值得一写又都不值得写  

2010-09-04 03:02:05|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大概就是从暑假最后几天到此时此刻我的全部生活感受了,其实以前也差不多,就看我是乐意写还是懒得写。

先说钱吧——经常听说某类人“穷得只剩钱了”,那,我就是富得只缺钱了。我买书的计划性太差!结果各家书店陆陆续续的都得抓紧结账,于是,欠钱,各种欠!真抓瞎啊,之前管妈妈借了五百,不够,又管妈妈借,当妈妈又给我二百块钱并且说只有这么多再要就得等月中的时候,我开始盘算到底是厚着脸皮去外边再借点儿,还是厚着脸皮跟店家再通融几天……甭管怎么样,都得厚着脸皮,这实在让我为难,别看平时张牙舞爪,其实俺还真是脸皮怪薄的。都这样了我都不好意思跟华胥说他的那两本书钱我垫不上,眼看他就出差走了,也不过一百来块的书钱而已,这话叫我怎么说?可我真没有啊!别说一百了,我这个礼拜兜里连十块都凑不出来,大兴上课吃两回煎饼就见底了,周四午饭还是吕老师卖空瓶子卖出五块钱给我我才喝了碗粥,要不就断顿了!说出去人都不信,反正要不是我自己的确这样我是一定不信的。就在我考虑钱到用时方恨少卖血之路如何找的时候,感谢苍天玉皇耶稣上帝真主阿拉观音菩萨——我们发过节费了!现金啊!不打卡里,实打实的一把红票子!他奶奶的,姐这算活过来了!当时就把个热泪盈满了眶了……

今年过节费发得格外早是因为六十周年校庆,附中布置一新,教师节也隆重。这不,搁过去除了开个全校大会发钱那都是跟着中秋十一一起,一直拖到月底,没多少吧还全TM打卡里。工资卡07年就不在我手里了,全家的卡敛到一处钱都拿去还房债了,我连毛儿都见不到。除了妈妈每月给的三百生活费,再要钱那都算“借”,得还,确切的说也不是管她借,是管全家还债的总款项借,妈妈经手而已,家里每一个成员除生活费需要额外用钱都如此,为的是尽可能的保证早日还上房子钱,我、爸爸和妈妈都很自觉。但是我们当初立规矩的时候也有约定,凡不在工资卡里的现金都归个人支配(要不借了家里的钱可怎么还啊),所以无论是外头家教骗钱还是加班补助什么的,我看到现钱两眼都冒金光。借着校庆的东风,如此提早的发了过节费而且还是现金,真是救我于水火啊!好悬好悬,危险危险。

于是,还债,各种还!还完一看,诶?还有富裕!二话不说直奔超市买肉去——有肉吃,有大块的肉吃,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啊!不是穷人哪里知道肉的可贵!我要妈妈给我炖一大锅,我要抱着锅吃!吃到吐为止!

刚刚开学,明显还不适应,一来是照例要倒时差,我发现一有电脑我作息就完蛋;二来是熟悉路线,新家到学校比旧家近,但是爱堵车,去大兴也不方便,因为拿捏不准我老迟到,天天迟到,好在头儿没跟我计较什么,下个星期一定要早出门。这个学期我的课排的不甚理想。主要是大兴那边多了一个班,尽管同头,但是一周多了四节课,我不想接也没办法还是接了,这样一来,周三周五都是全天在大兴。唯一的好处就是下午放学有班车,我可以省些路费,一个礼拜能省两块八,一个学期下来也好几十呢,还成还成!

大兴学校门口摊煎饼的女人跟我很熟了,她的煎饼量很足还不贵,比在食堂吃便宜一半,关键是人很和善很朴实,我就喜欢和善朴实的劳动妇女——记得那年去陵川,在长途汽车站旁边的面馆里见到个端盘子的小姑娘把我喜欢得跟什么似的,口口声声用她这样的做儿媳妇的标准,还写进了晋东南的游记里,至今念念不忘——摊煎饼的女人也是这样的类型。对了对了,还有新家这边卖水卖零食的小两口,尤其那小媳妇,和善朴实又有礼貌,还特阳光,每天笑眯眯的一副知足常乐的样子,我要是男的我一定娶她这样的姑娘当老婆!她男人老实巴交的,话不多,很憨厚。我每天经过他们的铺子前都跟他们打招呼,卖水的小媳妇大声向我问好时的样子好可爱!他们家马路对面烤串儿的姑娘也不错,能干!手艺也棒,烤出的羊肉串儿香死个人,连馒头片儿都让慧慧赞不绝口吃一片想两片的,我和妈妈算常客了,总是吃不够吃不烦。还有旁边驴肉火烧的一家子,跟高尚同姓,两老口和小两口还有个满地出溜的小小子,除了跟他们聊天,妈妈经常一边吃驴肉馅儿饺子一边逗那孩子玩儿,还老说你什么时候也生一个我给你看着BLABLABLA的……==|||||||豌豆表示压力很大。对了对了,我们学校新雇的小保安听说叫小张,小鼓脸黑黑的,假期我不是经常去学校上网么,也跟他混了个脸熟,每回都是大老远看到我就打招呼,瞧着人很正。新家物业的保安也叫小张,从装修到现在他和他们队长都没少给我们帮忙,总听妈妈念叨,有时买了瓜也是我们吃一半给他们送去一半。小张爱读书看报,经常在院子门口值班的时候借着路灯看书,妈妈担心他把眼睛毁了,我们商量着把我以前买的阅之星读书灯给他……以上所有所有人,我非常喜欢他们!

日志写到这儿我觉得还是值得写的——我觉得很高兴!

我和妈妈每次去金五星都满载而归,怎么会有如此多东西需要买呢?置办个新家真不容易。金五星好大,还是大学时候去过几回,十来年都再没去。不过我竟然凭着当年的记忆重新找到了卖书签彩纸的那家摊位,了不起!卖纸的大姐也似乎还是原来那位,但是显然她已经不记得我了,不过因为这几次去都在她家买纸,所以印象又开始重新建立起来。新家附近最大的超市是北洼路的华普超市,这可是我大学四年的“根据地”啊!强烈怀念买一送一的菠萝包!不过可能是当年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所以什么地方卖什么还是重新熟悉了一下。大学在首师大念书还真是念对了,对我现在熟悉新家附近提供了相当大的帮助,至少我并不觉得陌生,尽管当年的北校区和而今的北校区真是不可同日语了。

前天吧,《爱人》杂志社采访我,采访内容是我和纳兰的旷世绝恋——大概意思就是这样,记者一上来叫“容太”,我哑然失笑,是“容若的太太”的简称么?也太那什么了点儿吧。然而后来他纠结在现实的爱情问题上不撒嘴让我颇为无奈,我以不想让公开发表的东西给已经分道扬镳的人不好的影响为由,拒绝再就这个话题谈下去,即便什么化名啊隐去背景啊之类的条件说了一大堆,我就俩字:“不行”闭口不谈。其实吧,自己过去的那点儿恋情(就那也能算恋情?别给我丢人了!)用八个字便可以概括了——“荒唐可笑,莫名其妙”,也没比别人的恋情特别到哪儿而去,干嘛还非让我讲细节?那谁记得住啊,即便记得住我凭什么告诉你啊?你不是来采访我和纳兰的么?果然记者都是不爱正题爱八卦呀,哈哈!

采访之后我又想了想,我觉得自己的确长大了。按理我整个是被抛弃的“弃妇”才对,当年那眼泪也是哗哗的呢,可不但没有丝毫怨气,甚至还有几分怜悯,我表现得好像一提前情就可能伤着对方似的,伤你个头啊伤!我跟记者说,忘掉感伤,记住美好就足够了,顺其自然,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我说的多好啊!是吧?反正你要我说纳兰,让我说三天三夜我都奉陪,说别的?对不起,本姑娘不伺候,您找别人八卦情事去吧,俺没兴趣。

恩,我对自己很满意,我又该自恋升级了。

不知不觉,又三点了,这时差倒的真失败……就先到这里吧,以后再写以后的。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