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第一章 往事(上)  

2011-11-20 03:5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是不是都是怕死的?我说不好,但我是有些怕的,不过死了也就死了,直到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就觉得这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或者说,好奇心已经取代了恐惧感,我在黄泉路上看着周遭谈不上风景的风景,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当然黄泉路上绝对不止我一个,都说“黄泉路上无老少”,确实如此:黄发垂髫——我不过才三十来岁,在其中也并不怎么显年轻。我们之间完全陌生,并且都是自己闷头走自己的,不会搭讪也没有结伴,似乎被种无形的力量控制着,默默的走向同一个方向。

黄泉路的尽头,是酆都城。

我第一次见到孟庸的时候,已经是我入城之后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阴间留不下时间的痕迹,春夏秋冬轮回之中并没有阳间那种“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觉。时间停留在了你死去的那一刻,从此再也没有变化——至少从自己身上,永远都不再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因而不知不觉中,很久很久就过去了。

是的,这里白天一例是阴沉着,头顶是千年不散的阴云,夜晚似乎有月光,然而你找不到这月光的源头,因为休想真正的看到天空。这种环境年复一年,你只有适应,适应之后便再无更多感受,当然如果属于天气影响情绪的类型,怕会为此而整天抑郁,幸好我不是。我属于凡事都不太上心的,以至后来孟婆铺子里的仆役们闲暇谈及生前罪时,我竟然忘记了自己有什么罪行,如果你要问我做多长时间的鬼才能投胎重回人间,我也只知道是要等着,轮到了自然就可以转世,至于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不得而知。

等轮到你转世的时候你是不能拒绝的,就跟在阳间也不可能拒绝死亡一样,谁也不清楚这一切到底如何安排而成的。孟婆的铺子就专门做让鬼投胎这个事儿,与其说是营生,不如说是关卡。酆都城里所有的鬼投胎都要来这里,登记,领汤,喝下,离开——去那曾经很熟悉但现在完全新得不认识的阳间。其实我什么都不说,一般的常识里孟婆汤也是鼎鼎大名的,它的最大特点无非一个“忘”字。大概在阴间时间太久,又大概在铺子里眼见太多,我对“忘”字体会非常深,这是一个伤心的字,或者说,无论阴阳,世间最伤心的字莫过于“忘”。

亦或者,阴间的忘,就如同,阳间的死,都是一种无法逾越的隔绝。

所以,当我知道了孟庸的故事之后,深深的为她难过。谁能想到,这个样貌上比我年轻比我小的姑娘,在她那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背后,隐藏了那么多的辛酸苦楚,即便是在无甚变化的阴间,也显得格外漫长凄凉。

孟庸的故事是坤甲告诉我的。坤甲是坤组的头一号,也是默认的组长领队,负责排班轮值,有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权力。一般这个位置上的仆役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工作得久,资历很高。我们都知道这个位置上的仆役很少有投胎走掉的,他们有的甚至在铺子里工作了将近千年,极个别不知为何而走掉的,也会再挑选有经验的仆役来做这个位置,而新招上来的则再顶替那个有经验的仆役空出来的位置。

坤甲和我关系很好,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是坤丁,后来做了坤甲,空出来的位置便由我来顶上,大概是长久的工作使她对坤丁这个编号很有感情,于是爱屋及乌的对我也比较照顾,我虽然不算机灵但也识抬举,对我好的自然会有所回报,于是坤甲和我就显得格外亲近起来。

坤甲说的,都是我来这里之前的事了。

孟庸和一个男仆很是情投意合,那个男仆编号乾辛——不是现在我知道的乾辛,我知道的这个乾辛外号叫猪八戒——其实长的也不像猪八戒那么蠢笨,只是铺子里多是品貌秀气的男女仆役,偶尔略微胖一些又平庸一些就显得扎眼,很遗憾乾辛就属于这类。我几次看到孟庸对他怒目而视,还以为是嫌弃他长得很抱歉,孟庸也从来不叫乾辛“乾辛”,猪八戒这个外号其实就是从孟庸叫开来的……
 
“你看他那鼻子,在两块大脸蛋子中间——就跟棉垫子上面绷了个扣儿似的,能怪我么!”这是孟庸贬损猪八戒外貌的话,这句话让我每每想起来就不禁要失声大笑一番。孟庸如此不留口德,铺子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从不见谁说什么,甚至连这个乾辛自己都未加抗议,只是默默的躲开孟庸免得被她瞪眼……看来大家都知道“乾辛”对孟庸的重要性,“猪八戒”也就只好猪八戒了。

孟庸的乾辛,才是真正的乾辛,唯一的乾辛。

当年孟庸和乾辛是一对儿。虽然平日里一个在内院煮汤,一个在大堂伺候,但是内外之间送碗取汤的时候他们可以见面。乾辛将空碗送洗之后,把干净的空碗送到内院,然后一个一个摆在廊下的长桌上。孟庸就端着一盆煮好的汤,然后用汤勺一勺一勺舀到碗里,她舀汤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就看着乾辛笑,乾辛总是怕孟庸撒了汤,伸手攥着她的手腕帮她稳住。等汤都盛好了,孟庸就得回去继续煮汤,而乾辛则把一碗一碗汤放入带格子的匣子里,小心翼翼拎到前面大堂去。每每是孟庸往回走,走得很慢很慢,不时回头看看乾辛分别将汤碗入匣,直到她回到屋里继续煮汤;而这会儿乾辛则拎着匣子向外走,走得很慢很慢,不时回头看看孟庸在窗前煮汤的身影,直到他出了后院……

轮值的时候乾辛一得休息,孟庸立马也想办法减少自己的工作,可以和乾辛依偎在一起拉着手说会儿话。内院旁边的西花园就是她和他相会的地方,如果煮汤忙不开的时候,孟姜或者孟戈会去花园找孟庸叫她回去干活儿,孟庸则依依不舍的和乾辛道别。

孟庸过得很快活,她说过,这种日子她过不够。


【豌豆按:有不明就里的同学,点击日志分类“一六八零”,就知道这是豌豆的狗血新小说,来龙去脉一清二楚】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