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草露陌花关闭事件  

2011-12-21 19:59:47|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十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而今看来,不算什么大事儿,后来网上遇到的比这严重得多的事儿有的是。然而这件事给我的打击之剧,当时是让我嚎啕大哭一场的——印象里,因为网络上的纷争而让我掉眼泪,这是唯一的一次。当然也由于自己当年不过是个还在大学校园念书和同学相亲相爱的傻丫头,没有任何社会斗争经验,受了不白之冤,又被人三言两语挤兑了一下,就绷不住了。十年来的成长除了长了知识和眼界,就是战斗力,你现在再欺负我一个试试看,我要跟你丫一般见识我李字倒过来写!(话说,撩这种狠话姓王的多占便宜啊~~)

真是不算什么事儿的事儿,只不过当时我真当了事儿了。

2001年6月8号,雪姐姐在网同纪念上建立了草露陌花堂,当时还叫纳兰性德纪念馆,她让大家给起名字,我就取苏东坡“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诗句,为其取名“草露陌花堂”,这个名字很快就得到通过,正式命名。同时,我向雪姐姐要求让我管理草露陌花堂——这个纳兰性德的网上纪念馆,就是一灵堂的性质,作为纳兰家的未亡人,我很乐意守在那里陪伴他,尽管是虚拟空间里的陪伴。没过几天我就接手了草露陌花堂,管理者成了我,自然由我自行设置和管理页面上的一切。

当时渌水亭建立也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草露陌花堂算其中的一个分支,过了一些日子,大概7月底8月初的时候,有人提出亭子里的各个版块不能一人独大,要竞争上岗,轮流坐庄,草露陌花自然也不能老是豌豆来管理。当时我多猛啊,这种提议一出立马就急眼了,一副谁敢跟我抢灵堂我跟谁拼命的架势。而且提出轮流坐庄的人,就叫他XXX吧,恰好是我平时很看不上的一个人,以前就没少针对他说空话遇事无责任感而吐槽,这么一来,针尖麦芒正对上了。

事情出在8月16号,这天的日记,本子上的纸整个起伏不平——都是眼泪泡过的。“早上小飞侠打来电话,说草露陌花进不去了,我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但也怕平时自己得罪了人,引来报复,所以在网上请懂计算机的人帮忙。”然后我就出门去上庄的纳兰馆了。而等我下午回到家,上网一看,就呆了,“他们说,草露陌花是我关的;XXX说我欺骗了所有人;雪姐姐说不能允许出现为了纳兰而损害渌水亭的事情;虹妹妹说如果连豌豆都不能相信那还能相信谁……”后来我得知,雪姐姐给网同纪念发信询问为什么草露陌花堂进不去,答复是因为管理者关闭了空间,管理者不是别人,是我豌豆黄儿。

可是我没有关。可是我百口莫辩。

一般正常人的推理:别人提出轮流坐庄竞争上岗,豌豆不愿意下岗,所以关闭了草露陌花,意思是不让我当谁都别当。很合理的推理——我之前对轮流坐庄的强烈反对正好为这一推理提供了依据,而我平时的嘴尖牙利颇为蛮横的脾气也正好可以佐证这一行为的可能性。我委屈,而真正让我崩溃的,是XXX的一句话,他说豌豆这种人,不配呆在纳兰身边。

搁现在,付之一笑,或者直接一句“你个傻逼”了事,当时可不,当时刺激受大了:我多爱纳兰啊,我不配呆在他身边?于是大哭起来,把妈妈吓了一跳。我就一手抱着骆驼复印给我的《通志堂集》一手抱着妈妈哭得昏天黑地——委屈啊,彻头彻尾的不白之冤。倘若现在的我站在当时的我身边,真是觉得这丫头弱爆了,怎么能这么弱呢,一句话你就受不了了?他算个神马东西,他说你不配你就不配啊?你白痴吧你豌豆!

唉,年轻人缺历练呀!

因为发生是暑假,所以哭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下午才起床,壮着胆子上网去看,有些朋友是坚信关闭草露陌花的绝不可能是豌豆,这些朋友里至今还有联系的,是骆驼——他说他刚认识我的时候很怕我,因为我秉性太厉害了,其实现在他也未必就不怕我,但是他对我的爱护是一目了然的。那天我一整天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看,电话凡是找我的全都让妈妈帮着挡了,我知道一定会有朋友来安慰的,可我不想听。邮箱里有信件,同样是来安慰的,也没有回,到了晚上,最后刷新页面,看到护花铃写了一句:很想豌豆!!!很想!!!——瞬间又开始哭了起来。那天一夜没有睡,校验纳兰家族里明珠和觉罗氏墓志铭,第二天一大清早又奔了上庄,协助《民间文化》杂志社的小编辑梅溪拍照片,为杂志上介绍纳兰的文章配图,她不熟悉上庄,于是我便做向导……这天晚上,也就是关闭事件发生的第三天,烟消云散,一切都过去了。

我没有关草露陌花,从来没有关过——我无法证明,可我不亏心。

而今想起来这事儿,翻看日记,觉得又好笑又温暖,好笑在自己的反应,温暖在许多无条件信任我的朋友。之所以想起这个事儿,是因为十年之后,我又吃了个哑巴亏,尽管没有吃在纳兰这里,但确确实实吃得满口满腮好生恶心。大概老天爷也可怜我吧,不再让我百口莫辩,而是给了咱一个亲眼亲历的证明人,布朗兄。没错,至少布朗兄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可以证明,我并不亏心。而即便同样无法证明,我也不会像十年前那么觉得委屈了,凡事都有两方面:这个亏让我知道可以相信什么不能相信什么,同时吸取教训和失误,让我又长了看人的眼力,很好。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