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灿然馥春  

2011-02-22 21:39:32|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回旧家,爸爸炖鱼给我吃。爸爸说昨天妈妈买的活鱼,收拾出来就放了冰箱,等我今天回家才做,然后把遥控器给我说想看什么自己播,就去厨房了。我跟过去要帮忙,他递给我一头蒜让我回屋里剥。我于是一边听着音乐频道的“民歌中国”一边剥蒜;小黑一会儿跑厨房看看爸爸,一会儿跑过来看看我,还用小爪拍我让我看它,真是无事忙;小福也从窝里钻出来跳上床冲我叫,意思问我干嘛呢,我就跟它说姐姐包蒜呢一会儿再抱你……把蒜剥好的时候妈妈回来了,拿出人家送她的衬衫和大衣给我试,衬衫的款式很好,也很显腰身,她穿不了,我穿正好,非常有质感有光华的料子摸着就觉得好高级啊!大衣有些肥,妈妈叫爸爸来看看,爸爸拿着铲子进来打量了打量我,说大衣肥点儿好,以后要是胖了呢……对一个正在用心减肥的人说这样的话多让人泄气啊,我就冲他龇牙憋嘴,他则哈哈大笑。

吃完中午饭爸爸才想起有我的快递包裹,我知道是小仙女的谢馥春到了——这已经是我在她家的第三笔订单了。虽然刚刚知道谢馥春没有多长时间,但是这个牌子和它的产品已经迅速取得了我的好感,占领了我的生活。美人头的鸭蛋粉、檀香和桂花香的香囊、有淡淡药香的洁面乳和浴液……我都好喜欢。这回到的包裹里有我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用青花瓷盒子装着的胭脂,另外还有我再次买的檀香香囊,我二话不说就把它挂在了身上——用钥匙扣系在裤子上然后自然下垂,我一走路它就跟着腿摆来摆去。爸爸说带着碍事,妈妈说夏天带更合适,我说这叫“步步生香”我现在就要一直带!小仙女又送了我贴心的小礼物——霞飞的润唇膏,我拿着开心了半天,哎呀亲爱的小仙女你怎么这么贴心啊!我早就听说过上海霞飞了可是一直还没有机会接触,现在好了,我敢肯定我以后的全部保养和美妆都会换成国货的,当然也都会在小仙女家买啦!

好吧,我必须给小仙女做个广告了,我在她家买过皇后的片仔癀珍珠膏、千纤草的丝瓜水、宫灯杏仁蜜、谢馥春的一系列美妆护肤和香囊……包装仔细邮寄迅速,就冲那么易碎的鸭蛋粉一层层的精心包裹,以致从厦门到北京一路颠簸都能完好无损,就非常值得表扬了。她家的国货品牌比较全,至少我用的她家都有,价格便宜保证真货,所以如果在美容保养方面谁也想尝试国货的话,强烈推荐——颜如玉国货美妆:http://yrymz.taobao.com/,店主“小仙仙爱美丽”,我叫她小仙女,真的呢——可爱的小仙女,哈哈!

自从谢馥春的美人头鸭蛋粉到了之后,我每天都用,小仙女送了个小粉扑……对了,因为丝瓜水是几百毫升好大瓶,她又送了个喷雾型的小瓶子,要不我怎么说她贴心呢!美人头鸭蛋粉粉质很细腻,贴合皮肤,我觉得它在粉扑上的时候略显得白了,但是擦在脸上之后却很自然,当然可能也因为我本来就白,啊哈哈!自恋一下哈。至于胭脂因为刚到我还没有用,借用一个买家的话来说,就是放在盒子里看着颜色很村,但是擦到脸上却很好看,我相信一定是这样没错的。谢馥春的洁面乳我是第二次买了,第一次买就觉得非常好用,所以二话不说给妈妈又订了一瓶,全称叫“馥春肽洁面乳”,80克才12块钱,物超所值。泡沫丰富,洗完脸也不觉得干,关键是它有一股淡淡的药香,我不是说过么,我大概是长了个喜欢闻中药味儿的鼻子,所以脸还没洗完光闻味儿就爱上它了。

谢馥春的香囊我也特别喜欢,窃以为檀香胜于桂花香。高尚和老曹都要桂花香,而且桂花香是大红色,她俩都喜欢。我也喜欢红色,但是觉得大红色带在身上过于惹眼。檀香是紫色的,正好我喜欢这个味道,紫色又不张扬,所以上一个紫色的送给清都之后,我又订了一个给自己,臭美。琬发短信跟我说在中华书局的微博上看到了《饮水词笺校》的简体版,我收到消息立马决定下午去灿然看看,自然就挂着檀香的香囊“步步生香”的出门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灿然了,琬问灿然是什么,书店么?我说它是中华书局的读者服务部,叫“灿然书屋”。在灿然转了一圈儿,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简体版《饮水词笺校》,杯具的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它什么样子,甚至连简体版是不是还叫饮水词笺校都不能确定,以致问都不知该如何问。给琬发短信她也不回,我就一边等她回复一边百无聊赖的翻着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不时听着工作人员闲聊。店里有很逗的两位大姐,聊一个同事大过年的腰间盘突出住院的事,于关心中又不时调侃,惹得我也很想笑。另外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店员,一边操作电脑一边让两位大姐看有关这病的信息。店里除了闲翻书的我,还有两三位也是随便看看的,一个学者型的大爷咨询有关阿拉伯文化的什么什么资料,电脑一查有库存但是这边没有,店员让大爷去旁边涵芬楼看看,说商务那边中华书局的书比灿然卖的慢大概会有,如果没有就回来,她们再联系库里去调……我基本上把不大的灿然转了三圈,依然没有等到琬的短信,也不知道这不靠谱的姑娘干嘛去了。偶然一瞥,见到冯老师年节时提到的《书品》,赶忙拿起一本,果然封底有简体版《饮水词笺校》的信息,我总算不用等琬的信息了,就拿着《书品》和自己选购的几本书去了柜台。

男店员看了看,说这个书也有读者来电话问过,都没有下门市呢,所以还要再等两天,我问大概三月里就该有了吧,他点头说差不多,又说可以打电话问问,有了让我再来。我把选购的几本书结了账——灿然一直都是打八折的,长久以来新书我都是在网上买,但是如果实体店有折扣,哪怕折扣没有网上大但是差不了太多,我还是喜欢在实体店买书,来灿然历来如此,总要买点儿书的。我实在很喜欢在书店买了书然后抱在怀里走在街上的感觉,喜欢得不得了。付钱的时候男店员指着我挂在身上的香囊问是请的还是自己做的,我说是买的,檀香的,他说闻出来了,我微笑,拿着包好的书道谢出门。

出门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半,太阳红红的挂在天边,已经失去了光芒。北京城的风明显暖了起来,虽说没出正月,但到底立春了。路过人艺,看到了《茶馆》的大海报,过马路去美术馆东坐车,在车站给琬发短信:“死丫头不用你了我自己解决了,哼!”然后给冯老师发短信汇报这趟灿然的结果。来灿然之前给他短信,他回复说他也还没收到样书,然后拉杂了几句。我觉得冯老师明显被几经周折难产而出的这本书弄得有些无可奈何,还看出了他对时下纳兰词垃圾漫天更加无可奈何——于是乐呵呵的劝慰了两句,“由它们胡闹去吧!”其实我也无可奈何。

今天在灿然买的书:《清代园寝制度研究》(上下)《萨满造型艺术》,《古人称谓漫谈》《岁时——传统中国民众的时间生活》和《书品》(2011第一辑)。抱着它们走在街上,我一脸开心笑容,依旧步步生香的回新家去了。

灿然馥春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