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1680  

2011-10-29 23:5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止住掉下的眼泪之后,脑袋昏昏的来更新的,很显然现在的思维非常混乱。

起因是豆瓣上的一篇文章:《两相思,两不知》

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180987442/

我把前两段COPY过来,这样好接着说我后面的话。

“在柏拉图的《会饮篇》里,诗人阿里斯托芬讲过一个圆形人的神话。最早的人类是圆形人,他们体力强壮,精力充沛,又有极高的思想,竟要向宙斯神族挑战,结果被宙斯将他们统统一切两半,从此,每一半都急切地在尘世间寻求自己的另一半,力图重新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这个关于爱欲的神话非常有名,口耳相传,逐次演化为我们今天的百姓日用,热恋的人大都以为对方就是自己失散的另一半,随口道出,也不觉得是在引经据典。然而,这个看似温暖的神话文本中,却隐有一层骇人意思,要到列奥?施特劳斯为《会饮篇》作疏解,才被看出。

“圆形人在被切开后,其实并不是两半都能分别存活下去,因为多出了两个切面,圆形人原来的皮肤并不够分,所以,为人类缝合伤口的阿波罗就只好将一个圆形人的皮肤仅仅用来包裹半个身体,虽然多出不少皮肤,却好过两败俱亡。因此,每一个在宙斯制造的伤口中活下来的人,他原本的另一半,就在他活下来的那一刻,已经死掉了。于是所谓爱情,后天的苦苦寻找,本质上都是伤痛绝望的,因为最合适的那一半已经死掉了,尘世里不可能再遇见。”

虽然是西方的故事,不过很有道理。小玉说看过这个故事都绝望了,而我却满心欢喜、心花怒放——我说这个故事很好的解释了我和纳兰的感情。乔姐在我的推荐下面说:“哈哈,你是死后投胎到了300年后,可怜他在300年前苦苦寻觅。”我回答:“所以现在我就还他,拼命的还,还上我这一世的命~~”然后宣言曰:“看了waits的日记《两相思,两不知》灵感凸现,要写个一命还一命的故事来自虐!”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可以写点儿什么,具体构思什么的还都没想,下面回复里小鱼儿说:“我读的时候想起陈奕迅的《1874》,每次听都想起你啊豌豆姐。”我于是接道:“我要写《1680》~~:) ”小鱼儿说:“脱口就出来年份了!我还在那琢磨年份呢。哈哈 必须等!”我解释:“选1680是因为这是卢氏死后三年他守丧结束然后续娶官氏的当口。我以为我在这个时候出现是最好不过的,即不耽误他为亡妇守丧,也不耽误他娶新人——你说这天底下到而今还有我这么为他着想的人那必须得是他理所应当的另一半嘛!”结果就是最后的一段话,让我还什么都没有写,就已经虐到自己了。

我现在脑子很乱,乱七八糟的,故事是一定有了的,然而头绪还没理清楚。只是有一点非常清楚:我势必要为还没有落笔的这篇《1680》掉许多许多的眼泪,哭死算。就像当年他在尘世我在天上一样,现在我在尘世他在天上,我要锁定1680年的北京城,拚却性命讲一个故事,我和他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