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6号和7号  

2012-11-07 22:45:45|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月6号和7号,海淀文联在上庄举办纳兰性德研讨会。

我很早就接到黄老师的电话说希望我能去,我说这两天是周二周三,每天我都是六节课去不了,12节课想调课的确太难了,尤其我们学校文化课老师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萝卜都负责好几个班甚至好几个年级。然后十月中我接到海淀文联的电话,一上来问我是不是豌豆黄儿,说他们组织纳兰性德研讨会想给我寄邀请函但不知道往哪儿寄,我说知道了我把通信地址给您吧不过那天我有课可能去不了,对方很客气的接话道哎呀您来不了啊,那我们就不给您寄了……我心想还能这样儿啊但口气还是很礼貌的回答那好吧您不用寄了。前两天看到慈禧家谱的文章我和根正老师通电话,根正老师又提到了这个纳兰性德研讨会,我说我有课去不了,他说太遗憾了本来很希望能在研讨会上见到你呢,我说不要紧来日方长以后一定有机会再见的……除了拜托黄老师帮我带一下研讨会论文集回来学习之外,我只主动提过一次这个事儿,就是给冯老师发短信,问他知道不知道,他回话说没有通知他。赵老师呢?我问。那就更不知道了,他说。我刚知道主办单位是海淀文联的时候以为是海淀区范围的研讨会,但是黄老师跟我说香港甚至国外都有人来参加,该算是“国际”研讨会了,我了解冯老师的脾气估计即便请他他也不去,但是他去不去是一回事儿,你请不请又是另一回事儿了,如同豌豆能不能参加是一回事儿,邀请函你寄不寄又是另一回事儿。跟冯老师通气之后我觉得我去不了这个研讨会算不上错失——纳兰性德研讨会没有冯老师和赵老师,那么有没有豌豆真没什么要紧了,呵呵。

十月底毕业班进行了结业考试,6号只剩下四节课7号干脆就休息了。没让我去研讨会大概是天意。6号上课之余,我去找了趟书童,她送我《通古斯族系的兴起》这本书,多谢!中午跟黄老师通了电话,了解了一下研讨会的情况:都谁去了,都干嘛了。而7号,和冯老师约好去他家,一来jason给我发了他整理的粉云庵词我请冯老师一起看看给jason的论文一些意见;二来就前两天张一民老师发给我的《德贺讷世管佐领接袭家谱》跟冯老师聊聊。于是,颇具喜感的场景出现了:当一帮专家在上庄开纳兰性德研讨会的时候,豌豆黄儿跑冯统一家喝了一下午佛顶白茶。

进门就见到了吴彬老师,她夸我越来越漂亮了,原来她也对粉云庵感兴趣,我说我对粉云庵的意见是“其俗近曲”,吴老师翻看之后表示同意,我还说除了长调的某些句子有些纳兰词的影子之外,夸他词风像纳兰的全是拍马屁——因为三六桥喜欢纳兰嘛,冯老师就笑,说他得仔细看看再发表意见。至于《德贺讷世管佐领接袭家谱》,冯老师提醒我若仅凭这一份家谱来证明慈禧家与纳兰家毫无瓜葛,那么就是“孤证”很容易被推倒,得找到更有利确实的佐证才能完全立住,我想大概就好比两根儿筷子才能夹起东西,一根儿挑起来的东西太容易掉地上了。冯老师说一史馆应该能找到相关史料,不过得有钻研精神才能做成事——明白,豌豆受教啦!

跟冯老师一起喝茶聊天就是很好玩儿,我手腕上带着我妈给我的翡翠镯子,我们的话题就从这里展开了。冯老师用放大镜看过之后说是老坑糯米种,虽然不比玻璃种和冰种但也不错了,除了透明度没别的毛病,有他坐阵把关我总算不觉得那个啥啥鉴定证书是骗人的了;又聊到黄一农老师通过刘北成老师联系到我爸然后联系到我的“趣事”,当听到刘老师和爸爸是中学同学时吴老师在里屋接话说你爸是四中的啊?然后才知道吴老师认识刘北成老师伉俪,并且刘老师的太太和尚刚老师留学俄罗斯时候是同学,尚刚老师不但是冯老师吴老师多年的好友,更是俺表哥大学时代的恩师,表哥口中尊崇其为“尚师”,世界好小我很震惊;还聊到我计划好的月底上海之行,我说纯粹是为了看美国收藏中国五代宋元书画的特展,尤其著名的徽宗摹本的捣练图,大概这辈子就只能见这么一面,冯老师点点头说全国人民都应该去看看的,话题聊到书画就很容易聊个没完,聊老恽、聊永瑆,后来又扯回到三六桥身上,冯老师回忆起他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在杭州见过一幅三六桥的真迹……

从冯老师家出来天已全黑,华灯初上,冯老师把我送到小区大门口,挥手作别。回新家一路坐车很顺利,正好妈妈也在回新家的路上,就和妈妈约着一起在外面吃饭。因为和冯老师喝茶闲聊一下午所以心情特别好,也不怕上火去金山城吃了毛血旺。这顿饭吃的太像一顿饭了,除了毛血旺还吃了腊肉炒荷兰豆以及醪糟汤圆,米饭也吃了小半碗,如果能够顿顿都这样那么一点儿都不必担心身体会出状况了。只不过,一吃毛血旺脸上大概又要红梅花儿开了~~

特逗,下午去冯老师家的路上街边儿有个相面的,是我长了一张很好说话的脸么,又被拉住说:“姑娘看个相吧,你相很好的!”我一脸黑竖道的反问:“您也想说我是娘娘命吧?您打算把我发给下面哪位皇上啊?”相面的愣了。哈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