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摧残  

2012-03-12 23:41:37|  分类: 疯话连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我现在的心情,大概用上千字的篇幅不重样的带着各种脏字的破口大骂也未必能化解得了我今晚所遭受的身心摧残!!!而罪魁祸首只是一场“音乐会”——如果那也能算音乐的话,我真是开眼了!让我把中午饭的沙县小馄饨全吐出来再吃回去再吐出来再吃回去反复十来遍,其恶心程度都比不上这场音乐会给我带来的“享受”……

让我舒缓一口气先。呼~~!

没有旋律,没有节奏,只有音,而且是各种乐器所能呈现出的最难听的音,绝不连贯,或长或短,或猛或乱,一整晚。小提琴、大提琴、圆号、长笛……古筝、琵琶、二胡……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真不愧是专业乐团,我必须怀着无限的敬意来说:你们辛苦了!你们太不容易了!真的,这样的曲目,且不说排练,单说这一场音乐会,能够把所有中西方乐器最难听的音色,以最扭曲的方式展现在乐池里,整整三个小时啊,实乃非专业团体不能够做到啊!尤其小提琴,小提琴啊,美妙的乐器!我等观众上去变着法的拉大概都拉不出那么难听的音,你们竟然拉了一整晚!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你们太牛逼了!我听了这一场,已经全然血脉倒流、脑仁肿大、心跳紊乱、精神抓狂,你们是要有多么专业多么敬业的精神才能连排练带演出还能不躺倒歇菜?真的,我敬佩你们,没有一点儿讽刺的意思,你们太让人赞叹了!我由衷敬佩你们!(指挥是个洋鬼子,就不佩服了,咱们构造不一样,看您指挥得那么激情澎湃的就知道您那儿的月亮肯定不是跟中国的一样圆~~)

能让国家级专业乐团摧残我一晚上的(当然其实绝对不止我一个,但我不喜欢代表别人),是一位长期在海外的中国作曲家,这回回来第一次举办这样的音乐会。他是匈牙利现代作曲家乔治·利盖蒂的关门弟子,今晚音乐会展现的就是他的作品。我不想正面抨击他的作品,因为下半场听了利盖蒂大师的成名曲《大气》之后,我明白他的作品之所以能成这么个鬼样子,实在是师承的问题——当然也不能全赖大师,人家的《大气》好歹短啊,您老太太裹脚布似的还那么齁难听哪个能忍得了啊!而且人家只祸害西洋乐器,您连本土都给勺上了,正所谓“上梁那啥下梁啥”“青出于啥胜于啥”。当然不想正面抨击最主要的原因,我很怕自己在正面抨击的时候出于受到摧残之后无比的愤怒,会忍不住人身攻击。其实今晚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已经口不择言的骂了整整十五分钟,期间还包括痛殴了邀请我去听这场音乐会的大熊同学。像我这种本来就伶牙俐齿又穷凶极恶的女人一旦出于本能开骂的时候,杀伤力是不容小觑的,我知道这样不对,所以现在我要尽量克制,再克制。

只朝大方向开一炮:“唯音主义”,唯成这样,太他妈屎逼了!

比我有涵养的,是心玫。心玫从来说话不带脏字儿,温文尔雅,只微笑说:“这曲子要是用在渣滓洞那会儿,还用得着严刑拷打?给他们听十分钟,问什么都招了。”然后冲我又道:“学生考试不及格?来,听一段!找家长谈话?不用,跟孩子一起听!”然后一脸无辜找补道:“你学生知道了不会来找我算账吧?”

比我有涵养的,还有大熊。他挨了我的拳头都没还手,我朝他怒吼要“活熊取胆”他都没有变颜变色,还笑嘻嘻的建议我“海纳百川”——虽然音乐会刚一结束我和心玫头一个从这边儿侧门跑出来,迎面就看到他和同事从另外一侧的门飞奔了出来,但是他还是非常镇定的给我们群发短信,感喟浅尝辄止,然后向暴怒的我继续嬉皮笑脸。

比我有涵养的,应该还有作曲家本人。中场休息十五分钟的广播刚收声,我就忍不住吐槽一句:“丫在国际上混不下去了吧?跑回国内来摧残我们!这都什么破玩意儿!太特么难听了!”这句话惹得旁边两位女士失声而笑,而最后作曲家登台致辞,他就坐在离我所在位置不超过三排的中间,心玫说学音乐的耳朵都好使,我那吐槽的话他是一定听到了,何况中场休息我还暴捶大熊以发泄自己被摧残的恶劣情绪,估计老人家也都看到了……而且老人家旁边坐着的都是他的师友和圈内人士,甚至失声而笑的两位女士,八成都在其圈子里,我的话会让他很没面子。可以想见如果的确如此的话,那还真是会不爽吧!(您的作品都让我不爽一晚上了,也该扯扯平才对嘛~~)可是人家到底有涵养,最后致辞的时候说“各位也许喜欢,也许不喜欢”BLABLABLA的,风度很好。我以小人之心度他一下:既然上了台面,又当着那么多人,再怎么咬牙切齿脸上也得装装样子的哈。

看到这儿,可能有朋友会说,听不下去可以睡觉嘛,至于么!真不是我不想睡,而是那些音刺激得我根本合不上眼(心玫作证,一晚上我的脸都是通红的,完全生理不适了),尤其小提琴,我又一次提到这个美妙的乐器!那些个音啊,地狱里的恶鬼挣扎也不过如此了吧,啊亲爱的万能的上帝啊!真心给跪了,收了我去吧!

以上,是我在听完《<龙声华韵>陈晓勇作品音乐会》之后的全部感受,没有任何夸张,完全实事求是。我本无意伤害谁,只是我被深深摧残到了所以日记吐个槽,发泄一下。如果有冒犯之处,无论是陈先生及其作曲风格的粉丝,还是其师友亲朋同党同伙,亦或陈先生本人,见谅则个。:)

  评论这张
 
阅读(69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