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九思歌  

2012-03-22 13:45:10|  分类: 诗词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晓风爬入碧纱窗,送来脉脉晓月光。且因清辉照我影,对月对影倍凄凉。
凄凉长夜如何度?一思清明扫君墓。黄纸成灰随风起,清泪和雨湿缟素。
缟素裹身哀思延,二思祭日到君前。浊酒一杯茶一盏,荒郊落日霞满天。
满天归鸦料难数,三思七夕彩蝶舞。蝶恋花枝花恋蝶,我对孤坟一抔土。
土掩日月掩我情,四思对君坐到明。闲聊阴阳两边事,每每看把生死轻。
生死轻重淡如水,五思中元河灯美。莲花滴血映光红,不信黄泉是壁垒。
壁垒难挡十月风,六思天寒心忡忡。十月风来叶落去,为君送衣太匆匆。
匆匆一年年将尽,七思隆冬雪正紧。雪中迎来君寿辰,雪压空冢亦悲悯。
悲悯并非出我心,八思备寿待君临。酒宴满桌客满座,偏是如雨泪满襟。
襟上泪痕易逝去,九思今夜月高许。敢问苍天有情无?为何月影两不语!
我恋容若近痴狂,红颜未老心已亡。此心全当随尔去,共葬草露陌花堂。

大学那会儿写的,距今十来年了。直到现在我也不能客观的来说这首诗水准如何,这首和最早的那首《浣溪沙·悼怀纳兰容若》一样,都是当年“痴狂”的见证,尤其这首,里面写的所有情景都是真实存在的,去给他上坟、给他放河灯、夜夜独坐草露陌花堂跟他说话、十月一送寒衣、举办他的生辰聚会……每一件都是,这些直到今天,依然无甚改变。不过我真是老了,一回忆点儿什么,以前都是三五年前,现在全都十年以上。听说远期记忆加强是人上年纪的一大特征,果然如此么?

北京的这个春天,来得格外迟。上周应邀去了趟上庄东岳庙所在地,永泰村的村委会,他们要搞纳兰文化村建设,于是找到了我头上,想听听我的建议也想了解一下纳兰圈子的大致情况。我以为他们是通过黄老知道我的,然而不是,就上网搜索然后直接找的,找的很准嘛,啊哈哈!去之前的晚上刚刚跟霏霖讨论举行个配合纳兰性德吧吧刊(2012春刊)的小活动,本来预计春分发布的,可北京的天气实在很不给力,家附近的街心公园去年这时候已经桃红柳绿,今年却连花儿也不见一朵——不开花儿,我的“芳华饮水”就少了引子,无奈之下,又往后推了几天,推到上巳。

  评论这张
 
阅读(65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