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百家之乱八天总结  

2012-05-06 19:41:41|  分类: 有关纳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百家讲坛的八集《纳兰心事有谁知》的系列讲座终于结束了。一天一集终于熬过来了,先抛开天雷滚滚雷得我们屁滚尿流的不争事实,单说其对纳兰性德吧的影响……我知道即便这股乱劲儿一时半会儿还消停不了,但是有必要给这八天来个总结,因为——真的很费神,真的很辛苦。

首先要说得亏节目选的这个时间段是我不忙的时候,然后我们放假又跟社会上不同,国家法定五一放假是29、30和1号,我们是放12345号,30号调课也放了,6号也就是今天我还没课。如此算来,八天里有六天我是不用上课的,就算其中有加班和出行,好歹没有让我有分身乏术之感,万幸万幸。

28号是从中午12点半到凌晨3点,除了上课15个小时全在网上啊,手就没停下来过,最后都快晕厥了。我本以为第一天就是最辛苦的了,后来才知道没有遇到麻烦的辛苦不叫辛苦,后面麻烦一来,一边儿维持秩序一边儿挨骂一边儿赔好话一边儿跟小吧主们商议对策,那才真叫一个辛苦。

29号一早不到7点就被按住然后给人家回复——因为删帖有IP君跟我理论,经过一番解释总算平息了下去,那时候看看表还不到9点,整整一天同样是除了上课时间,几乎没有一时半刻是闲着的,在吧里一直忙到凌晨2点。第二天相对也算是平安度过。

30号中午跟爸爸妈妈一起去吃饭,在贵州酸汤鱼店里,三向插座插着电磁炉煮着乌江鱼,上头的两向插座插着我的手机充电器——手机上网打理贴吧。晚上要给刘老师介绍来的学生补课,所以没办法耽搁了两个多小时,再上吧里就看到被指着鼻子骂,一帮老朋友帮我说话,我以为我之前解释得够清楚了,可还真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禁水令。然而这不过是后面更大麻烦的前奏。晚上9点40分,爆吧开始。不混贴吧的人大概也知道什么叫“爆吧”,只是所有人大概都想不到,一个古典文学作家的贴吧竟然能够遭遇爆吧,这真的很罕见,也许是独一份也说不定。从9点40分开始到10点50分结束,殃及三页。其实我看到爆吧的第一反应——纳兰性德吧被爆吧了!卧槽好兴奋!有种幸运得“终于赶上这拨了”的感脚!啊哈哈,豌豆的精神病又严重了看出来没有?我混百度贴吧这么久以来,总听到人家说爆吧,也围观过“69圣战”,但是自己亲身赶上,那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和霏霖一起连封禁带删帖然后恢复秩序,到零点宣告收拾完毕。除了第一反应,其后我也颇为沾沾自喜:爆吧无非是两种方式,一是挖坟,二是发水贴。纳兰性德吧不怕爆吧,因为我们不同于明星吧,我们的帖子是没有时效性的,七年前的主题贴,说是坟贴,但到今天依然有讨论意义,而有些当初没有扫的水,当然是极少的了,正好一爆吧就帮忙让我们扫了,倒要感谢他们。发水贴就更不怕了,我和小吧主们会及时清理,反正我们长驻这里的首要工作就是要维护基本秩序的。可以说,正因为“禁水令”的长期实行,使得我们这里即便遇到爆吧,也全然是看到有价值的帖子,又有什么影响呢?啊哈哈!最后说,这天上床时间,也在凌晨2点之后了。

1号因为苍梧悠悠来北京,所以约她见面吃饭。纳兰性德吧一直新人不断,有两个是我非常看好的,一个是云待花开,另一个就是苍梧悠悠。悠悠是去年秋天来到纳兰性德吧的,刚开始并没有太注意,后来有几次回帖感觉她很冲,那股冲劲儿很像琬,却没有琬那么无厘头,和只比她晚来两个月的小云的温婉相映衬,悠悠是利剑。因为30号爆吧的事儿一出,虽然我挺开心的(这什么吧主啊……)但也担心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尤其会加大我们维护者的工作量,我有疯病没关系,霏霖怎么办,宁宁忙家里的事儿已经好一段时间照顾不了吧里了,都靠霏霖要处理的工作可真的太过繁重了,即便只为心疼她也不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因而决定增加人手,请悠悠和小云来做小吧主。和悠悠聊天吃饭,还不时手机盯着吧里——我的决定果然很英明,因为就在当天中午,又有短暂爆吧的现象,不过势头不猛很快就被霏霖处理完了。我手机没电了,爆吧的事儿还是悠悠用手机上网看到的,那时候我们正从簋街一路向东,悠悠乘轻轨去机场,下午飞机离京。下午回旧家,一边和小福玩儿一边充电手机上网,于是充电器再也没拔下来过,一直到凌晨快3点了。

2号是百家讲坛第五集,天雷滚滚。一点儿不夸张我真的被雷哭了,如果前面的YY已经狗血得让我吐槽无力,那么第五集真是生命无法承受,怎么可以讲得如此不负责,怎么可以讲得好像电视剧,怎么可以!而我知道这不过才是纳兰跟明珠,等纳兰跟康熙的第六集为了保命还是不要看的为好,真的是为了保命啊!这天从早到晚因为在旧家电脑上网不方便,我都抱着手机在吧里,说真的,真想破口大骂。可怜的充电器又是一直一直没有拔下来,晚上回了新家有电脑上网了才让手机休息了,我呢,好吧连续这么多天就没有一天是凌晨2点前睡觉的,得亏我夜猫子。

3号白天加班,招生考试。一边监考一边手机打理吧务。第二场考试领卷子的时候被书记叫住,我就怕校长啊书记啊这类的大领导,平常能躲就躲得远远的,这回被点名叫住只好过去听训,竟然是因为书记对纳兰很感兴趣想听我讲讲,他听人说我对纳兰颇有研究……书记耳朵可真长啊!原来是因为纳兰吓我一跳还以为他要发展我入党呢,呵呵后。下午回家之后正式增加悠悠和小云两位担任纳兰性德吧小吧主。科里组织五一假期去云台山,3号晚上的火车,我在临走前拉住小云交代“后事”,怕自己不在霏霖盯不住请小云和悠悠务必盯上,而且还@了好几位老朋友让大家帮衬着。最后说着说着可能说的悲壮了点儿,宁宁听得都感伤了,还写了相关的日志,看得我都觉得怪可怜的——你说我们这么辛苦为了什么?你说我们删帖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么?你说我们拼命的纠正错误请大家正视史料认真分辨这些到底对我们个人有什么好处?我们干嘛要跟谁过不去呢?如果不是他,如果他不是纳兰性德,我们何至于此。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上,就什么都扛得住,如果有我被迫不在了的那一天,也依旧希望这个地方可以不受影响。

4号在云台山景区,山里有信号,但是我手机没电了,也没机会充电。我想老天爷是想让我能真正的放松一下,尽管心底里不放心小云和悠悠临危受命怕出什么事儿,但还是抛开困扰开开心心和同事们去玩儿了。晚上回到宾馆,马上充电,洗个澡就抱着手机不撒手了,果然小云和悠悠担纲起了扫水维持秩序的重任,而且表现得很有耐心。这一天在山里很累,我是抱着手机不知不觉睡着的……

5号一早,爬云台山顶峰——茱萸峰。手机上网在草露陌花堂给他留言:“亲爱的容若,这里是君卿在河南云台山茱萸峰下向你发来的问候!我马上要向顶峰出发啦!:)”中午到顶峰真武殿,在玄武大帝座前抽了个“大吉”签儿,把我给美的,群发短信给朋友们然后手机就又没电了,直到下午4点多上动车之后,才借助车上的外接电源开始打理吧里事务。吕老师他们都说百度真应该给我发工资,要是我能把照顾纳兰性德吧的这份儿心用在正经工作上,说不定现在都当上校长了……晚上到家已经11点多了,马不停蹄的上网进吧,以致后来在草露陌花跟他报平安的时候都是这么说:“我回来了!没有第一时间来跟你汇报是因为我第一时间照顾吧里去了。小吧主们辛苦了两天我问了问情况,然后继续扫水工作。你说得有多么大的动力才能让我在爬完茱萸峰之后坐五个小时火车之后再熬夜到现在,就是为了让纳兰性德吧这个地方不那么水……矮油,想笑就笑吧,该笑,不是么?啊哈哈!”

终于结束了八天的百家之乱。我知道余波还要继续一阵子,希望风浪过后,水更清,天更蓝。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