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橙色的生日快乐  

2013-08-01 23:04:40|  分类: 友谊万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号是老曹生日,正日子因为赶上周末,妈妈又要回旧家等等诸多事儿,给老曹过生日就往后推了几天。结果RP啊真的就是RP问题,竟然选了今夏帝都第一个高温橙色预警的日子。北京城一年里难得一见的打天安门能看到西山的一个好天儿,烈日当头,那架势就跟今儿不晒化了你们老子我白出来了似的,三十七八度的高温,有点儿风也像是烤炉里的热风还不如没有呢。

我就在这样一个高温橙色预警的天气里从西四环跑东单,取头天在酥园订的蛋糕——号称北京城最好吃的提拉米苏,然后再从东单跑北四环老曹单位去给她找补这个生日。尽管差不多是一路地铁,但还是要冒出来几站地的,老曹短信提醒晒着我没事儿可别晒着蛋糕,==|||||||||蛋糕君,咱俩谁是她亲生的你看出来了吗!不过碰面之后后妈同学还是不无关心的慰问了一下俺,并且告诉说她同事们对俺在这种恐怖的天气里这么奔波就为给她找补个生日表示非常敬佩,这应该就是闺蜜本色了吧。

本来回家之后就要更新日志,奈何一回旧家就跟着小福犯懒,而其后的上庄行更是严重干扰了傻乐主义的感情基调,只要一碰纳兰,无论是伤心还是高兴,总得哭一场,我成日介开玩笑说上辈子他给我浇水浇得太多把我淹死了,并非没有道理啊!因此老曹的生日快乐日志就这么一直拖到了今天。刚刚忙完铺子里的生意,月底陆续结账银子哗啦啦的砸了过来,我一边哼着歌儿一边忙活,昨天发了五个包裹,今天再发两个,还有一笔地下交易,啦啦啦,发财啦!

趁着心情好,赶紧找补一下。

给老曹过了这么多年生日,直到去年才真正记得了她生日是20号。因为去年她的生日是我们一起去韩国旅游时候过的,第二天便是721北京特大暴雨,我们因为在首尔而没有赶上。我对数字的不敏感最能体现在电话号码上,给老曹打了那么多回电话,每次都是走电话簿,直到今年才好容易记住了她的手机号,当然这个号也是前两年刚换的,直到她换号她那个旧号我也没记住——所以一提起这个总是受到老曹的谴责,说俺不重视她。可是,真的不能赖我嘛谁让她的号那么难记一点儿规律也没有,她老公的手机号我听一遍立马就记住了因为跟我的手机号是“情侣款”……(卧槽信息量好大好内涵有木有!~~)

昨儿下午和老曹通电话,她问及什么时候可以看到这篇找补文,我说很快就能见到,她问你不会又一上来就写“34年前,曹娜出生在北京某家医院从此开始她辉煌的一生……”吧?我说才不会呢,这套只能用一次,总不能年年拿旧梗儿起头吧,明年写“35年前,曹娜出生在北京某家医院从此开始她辉煌的一生……”,后年写“36年前,曹娜出生在北京某家医院从此开始她辉煌的一生……”我贫不贫呐!

这两天翻大学时候的日志,看到刚入学不久便提及给老曹写信,里面胡诌几句诗,最后两句是“一叶秋风语,万里故人心”——咱就不提格律了那时候还不太懂,意境还是蛮不错的。当年作为一个文艺女青年,神马红叶题诗之类的风雅事儿真是没少干,老曹因为远在广州,是很容易引发诸多思绪付诸笔端的(题外话:当年高考分儿不够没能考去川大,否则豌豆绝不是现在这个豌豆了)。老曹还好意思抱怨我都没给她写过诗,啊呸!有日记为证,大学时候除了纳兰就给她写了,算上上回那个“西山红叶落,拾起为君藏”已经有俩了吧,虽然没章法可好歹也是俺的心意不可磨灭啊。

我一直都觉得,现而今和老曹之所以如此亲密,完全是境遇使然——我们都是站在世俗边缘的人,冷眼旁观芸芸是非,热衷于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我们从不在意世人的眼光,保证一不缺德二不犯法的前提下,怎么生活全由自己,穿着自己舒服的鞋子走路甚至没事儿还跳个舞,就算这双鞋被许多人评价说看起来有些怪异那又怎么了?好看不好看是视角问题,舒服不舒服才是本质问题——是谁在穿着它啊,对不对?

当然老曹最近是受了一些打击的,先是一个她在单位里不怎么待见的人嘲弄的了一下她,那个人的嘲弄是无所谓的老曹根本不在乎,只是那个嘲弄被老曹的师姐肯定了,尽管这个肯定在我看来颇有些玩笑的意思,可是老曹还是因此而郁闷。她不在意世人的眼光怎么看她,但很在意她在意甚至依赖的人的看法,其后的打击是在这个基础上的深发展,动摇了她看待自我的底线。于是给她过生日的时候她也没叫其他人,我俩面对面多聊聊。

其实亲爱的,我觉得这个问题得这么看:既然不在意世人的眼光,就更不必在意身边人的。因为世人的眼光也许冷漠,可身边人恰恰是出于亲近,就好比我们这样要好,说话带零碎也司空见惯,每每“你他妈……”起头,你觉得豌豆会认为老曹在骂她吗?肯定不会吧。正因为要好,所以不用在意,要知道爱你的人说再狠的话也是爱你的,本质不会改变。你看俺爹从小到大都以挤兑和打击我为乐,把咱打击得人格都快分裂了可我照样感谢他养育之恩,照样顶着挨呲哒的委屈时常气个半死还监督他吃鱼油少抽烟爱惜身体不是么——因为父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至亲,他们对我的爱足以克服掉生活里意见和语言上的矛盾,比起亲情那些太鸡毛蒜皮了,不值一提。同样的,如果你说了我什么我也不会就此认为咱俩隔了心,恰恰相反,我会觉得因为咱们要好所以你才不怕逆鳞的胡噜我,不怕我跟你急眼。

“杀熟”其实是个挺有爱的举动,有些人想求着我杀我都懒得看他。而有些人说我我就一个白眼儿:“你以为你谁啊,边儿呆着去!”可是如果亲朋好友说我,我会听,能不能改另当别论但是我知道能当面指出我的不足和缺点的朋友,是真关心我,并且亲近到一定份儿上才会如此。要知道当下社会待人接物,除非脑子进屎了才会对不熟悉不亲近的人“逆耳忠言”,成年人处世大多数都是客客气气面子上过得去的,谁也不会缺心眼儿到成心去得罪人给自己竖墙(你不待见的那位同事就属此类,相信绝不是你一个人不待见他,啊哈哈)。至于还有些嘴上抹蜜脚下使绊的主儿,咱也不是没吃过亏,离远点儿就是了,反正咱们也不在乎他们怎么对咱们,不是吗?:)

你那位缺心眼儿的同事就算是开玩笑也是没分寸,他缺嘛没辙,而你师姐的态度——就我对你还原的当时的情况分析——起码有三分之二是玩笑成分,要是我我不但不会郁闷反而会挺开心(好吧俺横竖都是二),这个世界太大了,太敏感太上心多累呀!好好向俺学习吧,傻乐主义万岁!

至于工作上的其他事情,我一向以为本本分分做事就好,不用顾及太多,偶尔偷个懒儿啊、聊个八卦啊、做个饼干啊,TVB名言:“呐,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何况你还是你们公司“女的里唯一在干活的人”,不吃闲饭,我要是老板早对你感恩戴德了(话说你们这是什么狗屁公司啊),真的已经够不错了,干嘛要想那么多给自己找不痛快呢——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综上,俺就这些看法啦!

对了,葛帅他们如果喜欢吃酥园的提拉米苏,等他冬天过生日的时候我买给他吃呀——如果他的诸多女友不管他的话姐姐我就当亲妈好了!跟他说甭跟俺客气见面一句“谢谢亲妈关照”就成,哈哈哈哈~~

最后,亲爱的,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橙色的生日快乐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