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上海古籍的三种《通志堂集》  

2013-08-20 04:02:44|  分类: 有关纳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清人别集丛刊》,在思想内容方面有一定的选择标准:1、在文艺上较有成就,或能代表一种倾向和流派的;2、在思想史上有较重要地位,或影响较大的;3、在学术研究上有相当贡献,可供今天借鉴的;4、保存史料较多,可藉以考见当时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若干情状的。斟酌着这个标准,《通志堂集》入选其中。

这次出版,分为平装、线装、特装三种。

平装一套上下两册,刊印30000部,定价3元;线装一套共四册,刊印7700部,定价12元6角。印量不算小,而价格——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工资有多少,我妈说她那时候一个月挣四十多块钱,我爸挣的多些也没上百。豌豆生于1980年,印象中童年买东西绝对是以分计算的,我的同龄人小时候都吃过5分钱一根儿的小豆冰棍儿,上小学时小橡皮还有2分一块的……由此可见一斑。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的《通志堂集》尤其线装,对于普通家庭而言价格不可谓不昂贵。

而今购买上海古籍的《通志堂集》,基本都通过旧书店或者旧书网,很好买,特别是平装本。三十多年前的出版物到今天之所以不难找,要感谢当年的庞大印量,物以稀为贵,东西多了价格自然不会上扬太多,所以即便是品相非常完美的平装《通志堂集》,百十来块便可拿下。线装则不然,线装的情况说来好笑,曾不止一个朋友跟我说过,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北京琉璃厂中国书店二层,曾经堆放着山一样的《清人别集丛刊》,无论那种本子全都一块钱一本的处理,买过的人叹息道当时要留个心眼儿多攒几套线装《通志堂集》就好了,现在一倒手就发了!哈哈!这些年线装本一路看涨,本世纪初的价格在二三百,当下即便品相略差也很难下八百了,标价上千则稀松平常。我是不太理解怎么线装的价格就这样了,按理印量也不小,大概还是因为浮出市面来的太少吧。不过话说回来,只要肯出钱,上海古籍的《通志堂集》无论平装还是线装,都是很好买的,这要感谢网络帮忙。

第三种《通志堂集》我是在拥有前两种之后过了好几年才知道的:虽也是线装四册,却比普通线装本要精致——锦面、函套、包角——网上叫它特装本、特精本、特制本等等。这种特装《通志堂集》版权页上并未标明印量,估计不会多,也未标明价格,只在扉页夹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定价“二十五元”。毫无疑问,特装《通志堂集》非常稀罕,如果说平装是大路货、线装是俏货,那么特装则称得上是奇货,咱网上摸爬滚打十几年,所见次数一只手数的过来。

2001年底我写过一个帖子,叫做《我和那几本书》,自然写的都是自己和纳兰书籍的一些事儿,其中关于上海古籍《通志堂集》的一段:

        《通志堂集》是我苦苦苦苦寻觅来的,经过之曲折,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真不容易。
  我知道这书是在喜欢纳兰性德一年之后,以前只是知道它是纳兰性德写的集子,后来才知道离我最近的一次出版是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曾经出版过,叶子就有,是在书市上找到的——当时她高兴坏了。我于是特别羡慕叶子,也希望自己能拥有一套。
  于是,每届书市,我都像个神经病人,见到有旧书的地方就扎下去,拼命的刨,看看能不能找到《通志堂集》。我一次一次把书市翻个底朝天,找的自己都觉得没希望了,那种失落感现在仿佛还能重现。
  但是我没有放弃,几乎所有朋友都知道我要找它,因为我拜托了我所有朋友帮我求得寻找它的线索。骆驼说从图书馆借出来帮忙复印——我于是就立刻向他要,当我拿到由骆驼设计封面,一大厚本的《通志堂集》复印本时,我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我抱着它,像抱着自己的心。但是我不甘心只有复印件,我要真正的《通志堂集》,只要我活着,我就要不停的去找。
  后来网上有人说天津古文化街的书店里有——我便在天津顶着八月的太阳找了去,到那里,一问,人家说“卖过,现在没了。”叶子于是就亲眼看见了我的这张脸从渴求到沮丧的全过程,我在天津呆了一天,是书店是古书收集所我就进,进去就问,问完就难过——“没有”是我一整天听到的最多的两个字。
  没有什么会使我停下来,失败不会,失望更不会。我就是要找到它,找到纳兰性德的《通志堂集》,找到我的《通志堂集》。
  很长时间之后,我因为《纳兰一派》而跟胡马认识了,初次见面,我提到了《通志堂集》,他告诉我一个月前他在隆福寺中国书店见到过,我当时心就一惊,但是马上我就想到了以往多次的求书未果,又凉了下去——但是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找到的线索,于是我就趁下课去美术馆参观的机会,拉着笑珠去了。
  竟然,竟然!我进了中国书店,到南面书架——《通志堂集》!竟然就是《通志堂集》!一点儿工夫没费,它就在我面前。我抱着上下两册书,不停的乐,乐的自己都控制不住,还给了笑珠一个大拥抱,啊!《通志堂集》!
  第二天,我又跑了去,把那里的几套如数买回家,于是我从没有《通志堂集》到有了一堆《通志堂集》,成为我所有关于纳兰性德的书籍里数量最多的。
  我终于找到了、拥有了它——《通志堂集》。

后来一个网友把这个帖子转到天涯的“闲闲书话”,题目成了《我和有关纳兰性德的书》,十余年之后再翻出这个帖子和下面我的各种回复,四个字评价自己:又傻又猛。我的老天爷啊真是越看越囧,真难为下头还有那么多人乐意哄着我玩儿……而这股傻兮兮的生猛劲儿在2003年春末注册孔网之后变本加厉,碰到有关纳兰的旧书,“不是买,那是抢”。而我在孔网第一次买书,恰恰还是上海古籍的《通志堂集》,卖家是“书林清话”,记得他好像在天津,而今再从好友名单里查找他,却是一别孔网已十年。

说那时候又傻又猛,还有一个朋友写的帖子:

作者:浮萍
发布时间:2003-11-8 0:21:56
发布地点:盛唐社区·吟诗对联
“你知道么?刚才咱们坐在小客,经过铁路的时候,我就想,如果现在有一辆火车开过来,第一个压到是司机,第二个就是我,因为我坐在司机的旁边,但是有他陪着我,我死也甘心了。”这是豆豆在那天早上,在345支线车上对我说的话,那时她眼里闪耀着光彩,怀里紧紧地抱着那本《通志堂集》。
……

呃,那个“有他陪着我”的他不是指司机啦==||||||||,是纳兰。而我怀里抱着的,就是骆驼复印的那本《通志堂集》了。因为换了网名所以我不知道这位浮萍是谁,但肯定是2001年7月21号渌水亭聚会之后去了一家继续折腾的几位朋友中的一个,时间太长死活想不全都有谁了。我翻日记只能查到“2001年7月22日,星期日,半晴,实在困死我了。昨天,是渌水亭最盛大的一次聚会”就没了。聚会两个字之后连标点符号都没有不知道自己后来干嘛去了就没写。唉!倒是之前20号阴历五月三十忌日的正日子的事儿记得相当全,俺一袭白衣白裙拉着俩姐们儿跑上庄跪在墓地原址给纳兰烧纸钱儿的场景跃然纸上,好吧,又傻又猛。

不过话说回来,也正因为有了当初那又傻又猛的小豌豆,才能成就而今霸气侧漏的大豌豆——也许还犯傻,也许不再猛,而痴心依旧、执着依旧。上海古籍《通志堂集》的线装本是在平装找到之后两年内便通过热心的朋友帮忙从而在上海找到了,陆续又过手三套线装和无数平装,实在是以前找得太苦了结果“作了病了”,一看品相价格合适就想买,扬言“什么时候它把我埋了我也就安心了”。太多了就会分送给同道中的好友,比如叶子结婚送她一套线装做大礼,还有子风、心玫、judy、黄老师等等,送得多了自己都记不过来,可到搬家时一敛,还七八套呢!至于特装,由于少见所以难得,可我是谁啊是吧?长乐老在布衣书局卖的时候我没赶上,孔网上半纸斋所售的那套品相有缺开价过高,前两天从广州找到的这套比较可心,于是未加更多考虑就下单了。快递很给力,广州至北京两天到手,实物比照片上看到的要好,卖家标八品,实际里面几近全品,只是外面的函套有些磨旧罢了,总之我非常满意!:)

从苦苦寻觅却找不到只好退而求其次抱着复印本当宝贝,然后平装、线装接踵而至,到现在特装本书归有缘人,整整十二年。

上海古籍的三种《通志堂集》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评论这张
 
阅读(135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