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石渠宝笈第二期  

2015-10-17 03:42:45|  分类: 好学上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渠宝笈第二期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昨天下午去故宫参观石渠宝笈第二期。

轰轰烈烈的石渠宝笈第一期观展大长龙,成千上万人所谓排五六个小时只为看三分钟的壮观场景,随着《清明上河图》换展撤下而消失得无影无踪,让我很想呵呵一下。因为咱真的非常怀疑那帮扎堆儿看展的人到底有多少是凑热闹的——中国人这种心理实在很强烈——老实说即便我这种做了功课的,都难免有外行看热闹之嫌,个中门道实难讲出个子丑寅卯来(好吧你就当我是谦虚好了),当然那种盛况要从积极的一面来看并非一点儿没有就是了,我得学表哥大人有包容之心。话说石渠宝笈第二期比起第一期除了少个《清明上河图》分量丝毫不轻,竟然门可罗雀,清清静静的观展环境令人匪夷所思却又心旷神怡,于是便细细观赏,一直泡到闭馆。

开篇陈淳的《洛阳春色图》,真真得我心也;宋四家我比较待见蔡襄,他的一溜书帖也看得倍加欢喜且依旧偏向“蒙惠帖”那样端方的类型;《听琴图》《人骑图》挨得很近,眼巴巴膜拜了不少时间;冯承素的《兰亭集序》摹本你敢说它分量轻吗……最为要紧的则是宋代李唐《长夏江寺图》,画作已经酱油成一片了,堪称最毁眼睛的一幅作品,可后面曹文埴的题跋却相当振奋人心,嗯哼,我在那题跋前徘徊良久,全因看到他提及我们家容若了!

《长夏江寺图》见http://a2.guohuafuzhi.com/data/0000/56/14029775724593.jpg俺在这里姑且录入并句读一下吧:

  宋李唐,字晞古,徽宗朝入画院,善人物山水,笔意不凡,其法古厚中具生气,南渡后推为独步。内府所藏真迹甚多,而长夏江寺图尤李唐煊赫名迹也。是卷旧入石渠宝笈,首题曰:长夏江寺,后题曰:李唐可比唐李思训,皆宋高宗书。精彩焕发,书画并臻妙品,又,续入石渠宝笈一卷,无高宗题字,原题签曰:长夏江村图,而幅中所画塔势涌出,则是寺非村。我皇上正其讹误,天题鉴定为长夏江寺,于是两卷遂成双璧。近者几馀览古,以厉鹗所辑南宋院画录载,李唐此图有宋荦、朱彝尊跋,及陈廷敬、高士奇、张英诗,今内府所藏两卷中皆未录,命臣等详加考订。臣等谨按,宋荦跋云,所见凡三卷,一为刘鲁所藏,上有宋高宗题云:李唐可比唐李思训;一为梁清标所藏,无宋高宗题,残缺已甚;一为荦所自藏,以泥金点苔。臣等覆核是卷,后有高宗题而卷前多长夏江寺四字,兼有梁清标印记。其新经御定为长夏江寺者,无高宗题亦无梁氏印记,且并非泥金点苔,而绢素完好无缺,则均非宋荦跋所见三卷可知。惟朱彝尊跋内称,纳兰侍卫容若购得李唐著色山水,古雅深厚,宜为思陵所赏,卷首题曰:长夏江寺,卷尾题曰:李唐可比李思训云云,与此卷适相吻合,其所云纳兰侍卫容若,按:国朝大学士明珠为纳兰氏,其子性德,原名成德,字容若,康熙丙辰进士,官至乾清门侍卫。是卷未入石渠宝笈前,或经性德收藏,而以彝尊跋中称其字,故割去之耳。其后有梁清标印记者,盖清标性喜收藏,当是出示宋荦后续得之卷。至陈廷敬、高士奇、张英,三人同时侍直内廷,跋称见于大内,当即是卷。绎其诗意,非奉勅题咏,故未敢录入,而是卷之为朱彝尊所跋无疑也。至续入石渠宝笈一卷,高浑深秀,直追唐人,与此卷笔墨相埒,虽题跋缺佚,望而知为真迹。盖自古书画家于得意之处,不惜屡作:如王献之好写洛神,人间合有数本;智永书千字文至八百本;赵喦五陵按鹰图有四;杜霄扑蝶图有八之类是也。臣等奉勅校订并命补录陈廷敬、高士奇、张英之诗,详识于后。臣等仰瞻天藻,得附名卷末,不胜荣感,欣忭之至。臣梁国治、臣董诰、臣曹文埴拜手稽首恭跋。
  陈廷敬题李唐长夏江寺图卷诗 
  李唐长夏江寺图于大内见之,宋高宗题云:李唐可比唐思训 
  花石纲残艮岳空,湖光金粉画难工。那知零落风烟外,却闭金函玉椟中。
   高士奇观李唐长夏江寺图卷诗 
  山下深江千顷碧,山腰松栝势百尺。古寺楼台杳霭间,浓阴覆地掩閞。远岸蒲帆疾如马,何不此地销长夏。李唐清兴殊激昂,山盘水阔开洪荒。炎风扑面气蒸郁,展卷飒飒生微凉。 
  张英题李唐长夏江寺图卷诗 
  一幅鹅溪绢色陈,只今书画两精神。墨光透纸钗痕字,笔陈横秋斧劈皴。 
  翠华消息断河汾,遥望苍梧隔暮云。画谱宣和才误却,何堪重话李将军。
  臣曹文埴敬书
(繁体转简体和句读难免会有错处,敬请指正呀~~)

我不太懂为什么朱某人“称其字”就要“割去之”(这神马毛病啊这是),但有一点很明显,那就是这幅画是纳兰买回来的,他曾经过过手。纳兰性德在书画鉴赏方面相当有眼力,这个我一早就知道。比如著名的【唐】阎立本《步辇图》,【五代】杨凝式《夏热帖》,【宋】苏轼《黄州寒食帖》,【元】赵孟頫《鹊华秋色图》《水村图》等等,都曾经过过纳兰的手,那小印章敲的真是嗨皮死了,徐乾学在其墓志铭中说他“于书画评鉴最精”,诚如斯言。

总之看到曹文埴这篇题跋里提到容若可把我给激动坏了,念念不忘,所以即便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多了,我也得把这篇日志更新了,以便平复心情……

话题转回展览,昨天下午那点儿时间怎么够用——我只看了石渠宝笈第二期武英殿部分,延禧宫部分要再找时间,那边的量倒是不多,放到月底青简来北京跟她一起看好了,而且还有故宫九十周年大庆新开放的四个区域以及新的展览,也待好好一逛,矮油想想就觉得幸福死了!^_^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