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二马图已在舍下……”  

2016-11-30 12:19:55|  分类: 有关纳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理纳兰性德吧的帖子时,无意发现了好几年前的一个拍卖链接,点击过去还有效,于是浏览了一下最近的拍品,看到了这个——《0351 行书信札卷 手卷 纸本》

“二马图已在舍下……”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这张纳兰当年给严绳孙的字条儿是在上海博物馆馆藏的纳兰手简之外的新一通,顾瑜白的题跋连出处带因果都交代得很清楚。我判断东西是对的,颇为欣喜,就发给了冯统一和张一民两位老师过目,二位老师跟我意见一致。

冯老师让我查查《二马图》看看有没有纳兰的印章,元代画家任仁发的《二马图》现藏故宫博物院,我从汇图网找到了电子版高清图片,上面的印章一个一个看下来,没有。整幅画作上印章不多,且几乎为石渠宝笈之后的皇家印章,题跋也只有两段,说明这幅图在外面流传过手较少,后来便进了宫。如果纳兰手简里提到的是这幅画儿的话,冯老师说有可能并非纳兰所有而只是借看;亦或者还有别的什么人画过《二马图》?

如果按照冯老师的推断,这并非纳兰所有而是借看的,想来借来看的时间不会太长就得还回去,所以才问严绳孙一两日内能不能来找他。如此假设也算合理,尤其想象力丰富点儿都可以把前情补齐,毕竟纳兰借画回来看也是有据可查的。他给张纯修的手简里就不止一通是关于借画儿的:“连日未晤,念甚。黄子久手卷借来一看,诸不一。”借画并邀友人同来观赏的:“倪迂《溪山亭子》,乃借耿都尉者,顷已送还,俟翌日再借奉鉴耳。四画若得司农公慨然发览,当邀驾过共赏也。”不过纳兰似乎是个爱招呼人来的,没事儿就问朋友“一两日间可能过我?”各种过他,要有不来的还得问旁人一句某某“昨竟不来不知何意”,也是个玻璃心啊……(笑~~)

继续说正经的,张一民老师有不同意见。张老师以前在《纳兰性德书画收藏录》里就提到纳兰收藏了宋代李公麟的《二马图》,尽管现在网上搜索基本只能看到李公麟的《五马图》,但李公麟也确实画过《二马图》,记载于《宣和画谱·卷七》。其中李公麟的篇幅相当长,最后以“今御府所藏一百有七”列出了画作条目:

  寫大梵天像二,揭帝神像一,不動尊變相一,護法神像五,觀音像三,瑞像佛一,華嚴經相六,金剛經相一,維摩居士像一,無量夀佛像一,禪會圖一,釋迦佛像一,菩薩像一,寫摩耶夫人像一,緇衣圖一,親近菩薩像二,寫王維看雲圖一,寫十國圖二,寫義之書扇圖一,寫盧鴻草堂圖一,寫王維歸嵩圖一,蔡琰還漢圖一,寫王維像一,寫職貢圖二,山莊圖一,書裙圖一,歸去來兮圖二,陽闗圖一,四皓圍棊圖一,織錦回文圖一,女孝經相二,醉僧圖一,玉津訪石圖一,孝經相一,寫三石圖一,玻璃鑑圖一,寫生折枝花二,杏花白鷴圖一,天育驃騎圖一,寫唐九馬圖一,昭君出塞圖一,姑射圖一,五王醉歸圖一,豢龍氏圖一,寫玉蝴蝶圖一,御風真人圖一,遊騎圖一,小筆逰戲圖一,弄驕人馬圖一,習馬圖一,二馬圖一,馬性圖一,寫韓幹馬圖二,調習人馬圖一,北岸贈行馬圖一,寫東丹王馬圖一,天馬圖一,人馬圖二,呈馬圖一,番騎圖一,九歌圖一,祖師傳法授衣圖一,彌陀觀音勢至像一,寫摩奴舍夫人像一,五星二十八宿像一,寫十大弟子像十,摹吳道玄護法神像二,摹唐李昭道海岸圖一,摹吳道玄四護法神像四,摹唐李昭道摘瓜圖一,王安石定林蕭散圖一,丹霞訪龎居士圖一,寫徐熙四面牡丹圖一,摹北塞贊華蕃騎圖一。

不仅有李公麟画过《二马图》的依据,且这幅画也确实传至清代,《石渠宝笈初编·卷之五》里的记录如下(原文无句读,俺草草点一下哈):

  宋李公麟二馬圖一卷【上等黄一】

    素絹本著色,畫無款,姓名見跋中,卷後張友正識云:元祐丙寅,先人為開封法掾,是時李伯時在京師,每相過必終日見紙筆,喜畫,四十年後,今所存惟此耳。建炎戊申夏,江隂官舍友正書前劉詠之,記云:上中品【缺三字】年正月一日,呈過内門承旨劉詠之,後有“粹元公擇觀于獻甫之舟”十字,又“元豐五年三月十九日觀于東府王禹玉”十六字,又“林積公濟幸同任道閱之”十字。卷首有禇氏頓首謹封,建業文房之印,博古齋印,子安珍藏記,馮銓字伯衡書畫印記諸印。卷末有太原開國世家,通志堂藏,見陽圖書,焦林寶玩,子安珍藏記諸印。拖尾跋語云:頃遊洛下,見此圖于范元實水南新第,蓋其尊内相淳,夫公元祐中得之伯時父者,其後元實攜以歸蜀,未十年,復見於長安趙端殿公才家,不謂今日流落吾里,觀龍眠之畫,其價不減曹將軍與太府韓丞師弟子,可以寶傳無窮云。後識云:紹興壬子十月既望,紫芝道人跋于壺居,又陸九齡題云:神龍來自大宛西,騰踏清秋十二蹄,今日天閑多駿骨,玉門沙遠草萋萋。下有裕齋鶴林小隱二印,前有半印不可識,卷高九寸四分,廣一尺六寸一分

    御筆題籖,籖上有乾隆宸翰一璽

此篇记载里出现了“通志堂藏”以及“见阳图书”两枚印章,就此,张一民老师认为纳兰所说的《二马图》是宋代李公麟的,而非元代任仁发的。目前我所掌握的就是这些,还待补充资料继续深挖。要是能多冒出几张纳兰的字条儿就好了,或者从严绳孙下手,看有没有什么记录可为对应。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