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说走就走润扬篇(下)  

2016-04-14 02:41:25|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走就走润扬篇(下)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更多照片见相册:http://wdhlst.blog.163.com/album/#m=1&aid=301133427&p=1

一早自然醒,看表:六点半。起身第一件事是看看腿,膝盖依然肿着,下地试试走路的感脚——感脚还不错,比头一天果然好了不少,即便还是跟左腿不一样无法忽略它,起码不疼了,走起来速度也就有了保证。推开窗户看看外面,天色却还灰蒙蒙一片,晨雾很重。我收拾好东西,退房出发。

又是公交一趟车直达焦山公园大门口,买票之后便在码头等船,焦山是矗立在水中的一座岛,必须坐船过去。虽然这回的行程说走就走,但我对焦山是做过功课的,而且很早,就在去年年初的半个南巡的时候,要不是后来临时起意选择了北固山怀古,本应该随着圣祖南巡的脚步到焦山的。老实说,起居注里记载康熙二十三年“(圣祖)临幸金山龙禅寺,御书‘江天一揽’四字,赐内大臣、侍卫、部院大臣,食毕,又幸焦山。”并且圣祖也的确有《登焦山》诗,然而我能查到的只有“清康熙四十二年(公元1703年)康熙皇帝赐名焦山寺为定慧寺”还有他书“香林”二字匾额一事,有关康熙二十三年的行程圣祖在自己的《南巡笔记》里对焦山一个字儿没提,而扈从随行的纳兰写了《金山赋》,词有《忆江南》专门写镇江的,却也对焦山只字未提。有点儿不对劲吧?按理如果他去了焦山就不该一字儿不提……因而这回我去焦山,并非冲着南巡和纳兰,主要为《瘗鹤铭》和以之为首的号称“江南第一”的碑林。

下得船来,迎面就是定慧寺。定慧寺已经整修得越发像个名门大户了,“庄严国土”,气象非凡。不过我对新修的山门没兴趣,而是越过桥,找到了它的旧山门——“不波亭”。旧山门的位置相当诡异,在前殿的西南下手,规模局促,不当不正,如此看来倒是新山门更符合四平八稳的传统格局,不过我知道御码头以前就在旧山门前,现在旧山门前还是一片不大的水域,由此便可推测出焦山的地势发生了变化,新山门和门前的影壁、石坊这一片平地过去都是水域才对。话说位置诡异的旧山门应该得以保留,它有名啊!你看我都知道它叫不波亭,里面影壁上“海不扬波”四个字做功课时颇有印象呢!我在旧山门前掏出纳兰小像对着“定慧寺”的匾额拍照,心说甭管你来没来过吧,反正你今天是跟我一起来了嘛!^_^

在定慧寺里拜了一圈儿之后,转而向东去看碑林。镇江焦山的碑林与陕西西安的碑林齐名,网上对焦山碑林的介绍颇为详细,除了“大字之祖”《瘗鹤铭》之外,还点出了看点颇多的诸多名家碑刻。我喜欢永瑆的《归去来兮辞》当然也是因为跟他比较熟,啊哈哈!还在高士奇和顾贞观的碑刻旁驻足,举着纳兰小像在他俩中间拍照,名曰给老朋友合个影,合影的时候一直阴沉的天空忽然有阳光洒了下来,着实惊着我了,嗯,老朋友见面自然高兴,看出来了。

整个碑林让我流连时间最久的是杨继盛的游焦山诗:“杨子怀人度洋子,椒山无意合焦山。地灵人杰天然巧,瞬息神游万古间。”(杨继盛号椒山)后来发朋友圈的时候还特意把全诗打出来然后注明他是大明朝一代忠良,好吧其实我的重点在后面:这位是北京的城隍爷,然后叫小河——小河小河你懂的!作为《黄泉路·奈何桥》的男二号,城隍老爷是小河最喜欢的人物,她之前就说纳兰给我,把老爷给她。各地供奉的城隍不一样,城隍相当于城市阴间的市长,无论阴间阳间,不同城市自然市长不一样了。小河在上海,当地城隍庙供奉三位城隍爷,最有名的当属霍光;我在北京,当然要向她隆重介绍一下我们阴间的北京市市长啦!

出了碑林转到文昌阁,然后拐进前面的行宫。观澜阁等建筑里尽是有关康熙和乾隆南巡时来镇江的介绍,走马观花一下也就罢了,倒是琪园里假山石前石栏柱头上的小狮子吸引了我,尽管跟一般的公狮子玩儿球、母狮子带娃形式一样,可这里的狮子都double了一下:公狮子抱俩球儿,母狮子抱俩孩儿,一手一个,就跟响应二胎政策似的,啊哈哈!后来仔细回想了一下,不波亭的一对儿石狮子也是俩球俩娃,如此应该就是当地的一个特色了吧。它们对面有棵很大的银杏树,看介绍树龄已经580岁了,我就把相机放柱头上来了个自拍,跟它的岁数比起来,我还小着呢!

而后上焦山。路过盆景园和古炮台也是走马观花,上焦山是一路台阶,腿伤并没有捣乱,很顺利的就上到了吸江亭和万佛塔,万佛塔是可以登临的,于是尾随着其他游客小心翼翼的顺着又陡又窄的楼梯一层一层爬到顶,可惜我恐高的毛病让我根本不敢走到外面的平台上去,只勉强倚着门眺望一下,依旧吓得两腿直哆嗦。下山就没有上山时那么顺利了,中途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歇腿儿,抱着手机把之前给容若、凉粉儿和高士奇的合影发到群里给悠悠她们看,还转发给了冯老师。

下山之后东路这边走差不多了,继而转到西边看摩崖石刻和三诏洞。三诏洞里供奉着焦光,焦山也因之得名,流传着他“三诏不起”的传说。西麓这边还是一路台阶上山,走到三诏洞这里,腿就明显不给力了,勉强向上再走不多远到壮观亭,便瘸起来了。知道再往上走是别峰庵,然而我并没有上去——我怕自己上去就下不来了。那里的名气自然是因为板桥书屋,他那“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的著名楹联我讲课的时候还曾经提到过。没有上去却也不觉得遗憾,就当留个念想好了,反正这里过不了多久我还会再来的。我是扬州人嘛,昨儿刚学会坐船过江嘛,当然没事儿就得过个江玩儿嘛,顺便来趟焦山熟门熟路的而且到时候总不至于再瘸成这样……我就这么心里打着小算盘,美滋滋的一拐一拐的下山去了。

这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天空放晴,太阳出来了。下得山来走在平地上,竟不怎么瘸了,人品还不错哦!总结一下我就是怕上下台阶和上下坡(其实如果有扶手的话就不怕了比如公交车上下车都能扶着,靠臂力减轻膝盖受到的压力,可惜山路上没扶手),平地走路问题不大,除非一直一直走很久才会有所影响。所以离开焦山到大门口坐城际公交去扬州并在扬州度过的半天儿时间里,都没有再担心过自己会折在半道儿上,也因此抢出了双博馆的“神秘的契丹——辽代文物精华展”。

每年清明到五一是旅游最旺的时节,是扬州游客最多的时候,我到扬州不过三月中下旬,却也满眼尽是旅行团和一辆辆旅游大巴车,又逢周末,市民也都纷纷出行,已然感受到了这座小城正在满负荷运转。我呢,有点儿失策,好死不死的非要过大明寺看一眼不可,等于绕了瘦西湖一圈儿然后再去位于远在城市西边靠近火车站的双博馆,坐旅游专线搁平时也就十分钟的事儿,现在由于人多车多道路显得拥堵不堪,我为了隔墙感受一下再过平山堂付出了半个多钟头的代价,导致到双博馆的时候是16点10分。双博馆虽然17点才闭馆,但16点就停止观众入内了,我被挡在了门外。

我是谁啊是吧?双手合十满脸堆笑用甜的腻死人的声音央求门卫,跟门口的小哥儿解释说我今晚就要上火车回北京了临走前特意过来想看一下这个展览我已经尽快赶过来了可是这儿离城里太远路上车又开不快我好不容易赶过来的仅仅迟到了十分钟求求您让我进去吧我就看这契丹展一个展览……态度、笑容、声音还有人品一发挥,小哥儿就放俺进去啦!扬州人民又给俺行方便啦,多谢多谢!而等到闭馆我出大门的时候又在门口碰到了这位小哥儿,他还认得我,笑说这可是给你破例喽,我则一脸灿烂的再次道谢,开开心心回西冶春吃包子去了。

这回包子有人请!豆瓣上沈之兄在扬州工作,知道我会有半天儿时间给扬州于是约我吃饭,去年和妈妈一起来扬州的时候他便跟我打了招呼,只是和妈妈一起不方便会友所以没见成,这回再招呼我怎么好意思再拒呢,就不客气啦!车顺,回到西冶春(绿杨村茶社)时沈之还没到,我在门口等他,又看到了街边熟悉的推车和推车上一笼笼热腾腾的包子,开心的我呀!等沈之到了我们一起进店,大煮干丝、蟹黄汤包、蟹黄包和五丁包,还有清香解腻的绿杨春茶,边吃边聊,心满意足。席间聊天儿基本围绕扬州的话题,沈之夸我比许多扬州人对扬州的历史掌故还要了解,哈哈哈哈,冲镜头,剪刀手!

夜幕降临,灯火璀璨。下了公交往火车站走,抬头看到了月亮。昨天在瓜洲时发朋友圈,说“京口瓜洲一水间”,何老师回复“春风又绿江南岸”,我接着回复“明月明儿就照我还”,把何老师逗笑了。我没有说错啊,你看这头上的月亮,扬州用自己的方式为我送行呢。在归途的火车上,睡意朦胧中无意间集了三句,自己添上最末一句,恰可做全篇游记的收尾——

京口瓜洲一水间,(王安石)
扬州风月润州山。(纳兰性德)
地灵人杰天然巧,(杨继盛)
无限情怀遣梦还。(豌豆黄儿)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