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另半个南巡之无锡寻踪(下)  

2017-03-31 23:53:51|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前的忍草庵,和照片上一样,只是更加残破。庵前今春的新草长势强劲,许多地方已经可以没过脚面,台阶被雨水冲刷得格外干净。可以看出有些台阶是墓碑改的,想来是来自散落在不远处的墓地,毕竟距离有记录的重建时间也已经过了九十多年,期间的战乱变迁可想而知。

登上台阶走近忍草庵,大门半开,已经没有艾薰当年来时住在此处的大爷和他养的几只大狗,东西都搬空了。闪身进了门,屋子已经破烂得屋顶都塌掉了一大片,墙面剥落,坍塌的碎瓦、墙皮和树枝等杂物堆在门两边,看样子是有人打扫过的,里面挺干净。从后门出去之后是个过道,四壁白墙,正前方和左右各有小门,正前方的门两边还有假山石点缀,白墙上有爬山虎一类的植物藤蔓,相信过不了多久就是一墙新绿了。右边小门过去没东西,院墙内约莫半个篮球场那么大,一片杂草荒凉状。正前方的门出去也只剩下偌大的一片荒凉院落,左右有房屋,从开着的门窗望去,里面空空如也,院子后墙前面有两株银杏树,想必是有年头的古树所以用栏杆围了起来,这两株树一公一母(后面说我是怎么知道的),除此便瓦砾遍地,杂草丛生。

退出正门,从左边小门出去是一片平地,边上砌着的矮矮的石头护栏以防人掉到下面的深涧,这石头护栏也塌了不少。而平地另一端只见山腰处另有一片高台,高台之上,就是著名的贯华阁。

蹭着石头护栏走过小路登上台阶,从高台的远处绕到了贯华阁前。大门四敞,似乎在欢迎我的到来。里面依旧什么都没有,一扇落满尘土的门躺在墙边。墙上左右嵌有碑刻,进门左手边的这块是《贯华阁香火记》,上面刻着纳兰容若与顾贞观去梯玩月的佳话,字迹清晰。

重头戏自然是登临了。贯华阁阁高三层,有木梯,只是梯子的木板年久老化,木板之间时有透亮,踩在上面叽叽嘎嘎的,我是手脚并用的爬上去的,一二层之间挺高的,爬最后几蹬时声响格外大,我就一手扶墙一手按着楼梯板分散重量,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吧可能把左手手腕扭了,当时不觉得,等回京之后我有两个多星期左手是连课本都拿不起来的,直到今天也还没有完全恢复,当然这是后话了。二层打扫得更干净,我从开着的窗子眺望了一下周围,就开始登三层。同样小心翼翼的手脚并用的往上爬,还和容若开玩笑说就这梯子你现在要想去了就让我踩塌了好了,可是不能摔着我呀,摔着我你能不心疼?

三层比二层亮堂,二层只有阁的正面有窗,而三层则是三面有窗,从窗子向外看去可以看到忍草庵的景象。阁的一角有扫帚和水桶,地上还立了两个抽屉,旁边散落几张报纸,我过去翻了翻,是2016年12月9号的,估计是有人来打扫时留下的吧。妈妈没有上贯华阁,而是在阁周围和一层转悠拍照,感谢妈妈,后来我才知道我没有拍的松苓泉她拍了——当时太兴奋了嘛压根儿忘了还有松苓泉的事儿了!等从贯华阁上下来之后我又跑到旁边的二层建筑上,从另外的角度观贯华阁,旁边的二层建筑的木板地已经变形凸起,险些绊个大跟头,吓得我倍加小心的高抬腿轻落步,样子想来着实可笑,哈哈哈没在贯华阁摔死在这儿摔死岂不冤?

依依不舍告别忍草庵。原路返回下到花圃大棚的时候,碰到了一位大哥,约莫四十来岁,和其他花匠一样穿着迷彩衣裤,戴着个灰白色的棒球帽。见我们是从山路上下来便问了一句你们去做什么,我回答是去找忍草庵……由此拉开了话匣子。他问我们怎么知道的忍草庵又为什么会去找它,我回答自己喜欢清词和清代的词人知道这里的故事,本来是想既然顾贞观是无锡人那么这位大哥可能会熟悉,谁想到他一下就提到了纳兰性德,可以啊!我兴高采烈的奉上背包里的《通志堂集》给他看,他呢,见我这么感兴趣索性给我讲起了他知道的以前的忍草庵和贯华阁,还有周边的景物和变迁,提到院子里两棵银杏一公一母——是的就是他告诉我的,还提到了忍草庵周围的泉眼,我这才想起还有松苓泉的事!后来妈妈告诉我她拍了,原来我路过的石护栏边深涧里的水就是松苓泉的泉水。大概是我们聊得很开心,有两位也穿着迷彩服的他的同事过来,一起听他讲,还不时给点儿补充,毕竟是当地人,从忍草庵聊起了无锡古迹,大哥还建议我们去东林书院看看……老天爷太疼我了!刚遇到这位大哥时以为他是要轰我们走呢,谁想到竟然听到了许多有关忍草庵的旧事,开心的我呀后来还在微信上跟艾薰汇报。其实我在刚刚找到忍草庵的时候就特别兴奋的跟艾薰汇报了,还广而告之的通知冯统一、张一民二位老师以及后花园里的诸位姐妹,他们一起见证了豌豆黄儿找到忍草庵携纳兰小像登临贯华阁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

出了花圃的大门,就是那个闲杂人等不许进的大铁门,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的,我开始了各种感冒症状。此时的鞋也是真废了,脚后跟的大口子继续扩大,脚底黏满了大黄泥和烂树叶,一步三滑,脚尖也开了绽鞋垫都湿了,后来在火车站把其惨状拍照给老曹看,老曹问你的鞋是纸糊的吗……

出了锡惠公园景区,穿古镇的街道去车站,在街上一扭头就看到了锡山山顶的龙光塔,笼罩在浓云之下。不禁想起了纳兰《病中过锡山》的两句:彩鹢风樯连塔影,飞鸿云阵度峰峦。

在公交车上发信息感谢艾薰的盛情,本来艾薰想下了班请我吃饭,而我马上就要返京时间来不及于是约好下次;另外就是同在无锡的瓜瓜和春晓,也隔空问候了一下,来日方长。

晚上七点半,T110,回家啦!

另半个南巡之无锡寻踪(下)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更多照片见相册: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