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另半个南巡之无锡寻踪(上)  

2017-03-30 23:52:33|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号是另半个南巡的最后一天。上午奔无锡,目的只有一个——锡惠公园。依旧是阴沉的小雨天气,13号是星期一,再加上天气状况不佳,无论寄畅园、惠山寺、第二泉、春申涧,所到之处无不是空荡荡的少有人影,惟有雨声相伴。

寄畅园是无锡名园,我在这里逛了约莫两个小时,最爱秉礼堂的小院子,还喜欢八音涧的设计,先月榭旁临水处借锡山龙光塔的借景手法也使得寄畅园更加添色。我对大面积的水域比较无感,比较爱好犄角旮旯自成一体的院落,太湖石做点缀,有一小池水便足矣,所以在苏州会比较心水拙政园的海棠春坞、艺圃的香草居、怡园的画舫斋,寄畅园这里当属秉礼堂。

寄畅园旁边是二泉书院以及一系列的祠堂,也都空无一人,和妈妈转了一圈儿之后便去了惠山寺。不过寺里正殿里正在“上课”——老和尚带着一大堆居士们念经念得特别投入,我就在门口给佛祖磕了三个头,便和妈妈穿过竹炉山房来到了第二泉。

江南好,水是二泉清。味永出山那得浊,名高有锡更谁争。何必让中泠。
【清】纳兰性德《忆江南》

我眼前的第二泉,和圣祖《南巡笔记》里记录的一模一样,还是“石瓮八角,池水色淳泓”。而今镇江金山的中泠泉水早已不知所踪,二泉也没必要让了,而以泉喻人的深意或可一究,站在第二泉旁的我,任凭思绪游荡,某一个时刻能与纳兰当年的思绪碰上了也未可知。掏出纳兰小像对着第二泉来拍照,有意思的是明明光线特别昏暗,纳兰小像却不知怎的可以折射出亮光,把容若的脸照得很亮堂,我理解就是他还挺高兴,嗯,“春雨雨人意,惠山山色佳”,从寄畅园开始大概他心情便一直不错吧!

离开第二泉,进入到了这一日无锡之行的重点——寻找忍草庵。

忍草庵贯华阁,纳兰与顾梁汾去梯玩月的佳话我很早便知道,尽管佳话可能只是佳话,能够有“同游忍草庵,登临贯华阁,题额留像而去”的记载已经难得,毕竟圣祖在无锡逗留不足一日嘛,但还是对这个地方心向往之。后来贯华阁毁于火,纳兰的题额与小像不知下落,“贯华阁子梦中鹿,饮水词人天外鸿”全都淹没在了滚滚史河中。而今的贯华阁是1925年杨味云在原址重建的。艾薰十年前去过,在纳兰性德吧发了帖子,也是缘分使然,我竟然和艾薰互加了微信——天知道为什么我们俩能有这样的缘分,我的微信本是三年前刚做班主任时为工作开通的,里面朋友很少。又因为艾薰十几年来一直没有换过头像(百度贴吧和微信上是同一个头像),所以我和她的交往即便不深,却也没受过任何干扰,因而对她去过忍草庵的事一直记忆非常深刻,这很神奇不是吗。这么一想,艾薰妥妥的一老天爷赐给我的领路人啊!既到无锡豌豆你敢不去忍草庵?

在南下之前我已经联系了艾薰请教路线,热情的她给了我好几张图,还把她当年拍的一些标志照片给我做参考,我便靠着前人栽的树去乘凉了。从杜鹃园开始心情变得紧张起来,一则艾薰提醒过我,她毕竟是07年去的,那里属于非开放区十年变迁很可能现在过不去了;二则阴雨天气道路泥泞我的战靴左脚的鞋跟裂了个大口子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感冒症状也越来越厉害;而同行者呢,妈妈在之前找路的时候曾一度提出她去景区大门口等我,后来犹豫再三可能是不放心我吧又说要跟着……感觉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我就抱着我的小破伞(伞上有个小三角口被我用胶布贴住了,因为喜欢这把伞一直舍不得扔凑合着用,小雨问题不大,大雨的话就会顺着口子漏水),踩着我的小破鞋,紧紧攥着纳兰小像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挡我者死的决绝神情,勇往直前。

先绕着杜鹃园的外墙走了一段冤枉路,看图觉得情势不对赶紧绕了回来,顺着北边的墙继续绕,进了似乎废弃了的缆车所在的院门继续沿着杜鹃园的外墙走,绕过墙角就看到了砖路变土路——对!就是这条路!走了几十米之后,前面出现了黑色的铁门,艾薰之前给我的照片就是这里,她告诉我说看到这个铁门就不远了。铁门的立柱上写着“生产重地闲人免进”,我就笑,进的就是你!与艾薰给我的照片不同,铁门锁着,旁边供人出入的小门开着,我大松一口气,要是都锁着的话我大概就没招儿了。进了小门一直向前,这里是杜鹃园的花圃,栽培着各种花木,还有住家。走到没路了就拐弯向右,向右是上山的路——地图显示路线完全正确。我本想一直走,但怕又走了冤枉路毕竟这是上山,就环顾了一下周围,看到不远的大棚里有花匠们在工作,我便过去对其中一位大叔笑盈盈的问忍草庵要怎么走。大叔回答一直往上就是,然后有些犹豫的说那里不安全,出问题的话我要自己负责。我依旧笑盈盈的道谢,大踏步的上山了。

走在不甚清晰的泥泞的小路上,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木,我的心跳啊突突突的,我知道虽然眼前是一片荒山野岭的景象,但忍草庵就在上面不远处等我,不禁把小像攥得更紧了。容若容若,我们快到啦!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刚还是除了小路和树木别无他物,小路一转就看到了有石阶通往宽大的石台上,我呀,对妈妈喊:“就是它!”继而激动的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去——

你好,忍草庵!

另半个南巡之无锡寻踪(上)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