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另半个南巡(写在游记之前)  

2017-03-13 23:11:54|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在T110回京的火车上。

两年前的《南巡计划》,实际操作了一半儿,只去了南京、扬州和镇江,是为“半个南巡”。两年后的三月中旬,是时候把苏州和无锡这另半个南巡补上了。跟之前半个南巡一样的出行理由,也是因为看展——苏博的“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收藏展”,这个展览到3月12号就结束了,所以要这周末赶尾巴,既然两年前南博“藏天下”都劳动了我一趟,这回的苏博“过云楼”无论如何也应该去,且不说其镇馆之宝《七君子图》随之展出吧,只凭一个过云楼的分量,就不可能输给藏天下。

有意思的巧合还有:之前半个南巡是以南京为根据地:南京—扬州—镇江,四天;这回的另半个南巡则是以南京为跳板,行程为南京—苏州—无锡,也是四天,挺对称的一半儿一半儿。只是这回在南京不多呆,个把小时换车而已,北京到南京的卧铺票好买是关键,并且可以利用换乘的空当赚一碗老鸭汤吃吃,感觉不错。话说从北京硬卧去南京再转到苏州,比高铁起大早直达苏州便宜近一半儿不说,到苏州的时间竟还要早个把钟头,从而顺利的抢出了香雪海直通车的时间,梅花花期赶上了个尾巴,抢时间抢出来的邓尉探梅令人很是振奋,毕竟纳兰在他的江南杂诗里提到了“邓尉溪村万树梅”,他提一句我就过去,指哪儿打哪儿还有比我更尽心竭力的么?也不想想我是谁,啊哈哈!

另外的巧合就是青简了。之前半个南巡起因就是青简喊话问谁有兴趣同去南京,而这回另半个南巡竟然又跟青简对上了,我去苏州的这个周末她正好也去苏州,她也是去看烟云四合展的,于是约好一起吃饭,巧啊真巧!

依旧把圣祖《南巡笔记》有关记录搬过来做参考:

  卄七日,由枫桥入阊门,登城阅视,士民观瞻,莫不忭舞,有献赋颂者。是日,驻跸城中……卄八日回銮,过虎丘,山不甚高,亭榭阑槛,布满其上。千人石,高下可容千人。传为生公讲经处,故旁有点头石。剑池,在夹崖中,殊可观。平远堂,俯瞰虎丘之背,田畴林木,望若错锦……夜坐舟中……舟过无锡县,游锡山,观惠泉,石瓮八角,池水色淳泓,味较玉泉,远不相及,不知前人何以称之为第二泉。

我这回去苏州还是没甩掉妈妈,她非摽着也就摽着吧,只是我有言在先,南巡强度大不许喊累。我们就住阊门,除了看展,在苏州沿纳兰足迹必须去的两个重点一是虎丘,一是灵岩山,纳兰写过《虎阜》诗和《灵岩山赋》,灵岩山正好放到从香雪海回城,它是必经因而不用再特意跑一趟;节省出的半天儿时间给了艺圃、过云楼和怡园;拙政园、狮子林则跟苏博看展是一天,晚上的时间除了跟青简吃饭,还有空感受一下姑苏城外七里山塘的热闹繁华。这样在苏州的两天半安排的确够满当,不禁又想起了表哥大人的话:这哪儿是旅游啊,你这儿拉练呢!

周五六日在苏州,周一早上奔无锡,晚上从无锡回京。圣祖南巡在无锡就没多呆,我也不多呆。一天时间全扔锡惠公园,先逛寄畅园、惠山寺和第二泉,然后自然是要向艾薰请教一下忍草庵贯华阁的路线了,又翻出纳兰性德吧旧帖子温习了一下,已然心中有数。就那么一路找了过去——反正我带着纳兰小像和《通志堂集》,脖子上挂着纳兰词,他若想故地重游总不会不管的嘛!:)

从上周末开始一直在做功课,闭上眼睛满脑子的苏州地图和各处攻略,天气不太如意,四天里有一半时候赶上雨,不过烟雨江南味道还是不错的,也不全然是坏处,毕竟下雨游人相对会少些。

当然我还是因此在最后一天感冒了,纳兰当年就是病中过锡山,我竟然也是。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哈哈哈哈,哎呦其实难受死我了得亏妈妈带了药……

鞋废了,人病了,这回的另半个南巡任务圆满完成了!谢谢青简赐饭,谢谢艾薰的路线,也谢谢豆瓣上苏州众友邻的建议和指点,最后谢谢容若和老天爷!大豌豆结束南巡回家啦!另半个南巡(写在游记之前)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