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等闲又是三春尽  

2017-05-04 05:50:35|  分类: 豆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有个叫“东京中央拍卖”的公众号,发了个展览活动帖子:“石”出天驚 · 心有靈“犀”,里面展示了两方印,说是纳兰的,豆瓣上有喜欢篆刻的朋友截图发了上来,对于这种一眼假的东西,一出来就被大家拍死了。

Noriega:但凡肚子里有点墨水,都不可能容忍自用印上“字某某”这种印文。这两个假的印章,刻的非常粗鄙,美术上离及格线极远。纳兰容若那么有涵养的文人,也不可能容忍如此丑到爆炸的印文。

豌豆黄儿:“字容若”真的从来没有在纳兰手简和他搜藏的书画作品上出现过,“成德私印”用过的长这样(下图),出自纳兰手简真迹,手简现藏上海博物馆。而田黄的那个印面,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碎片儿记录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二】

重温《小孤女》(《绿山墙的安妮》),我手里这版是中英文对照的,可以随时对照原文来看,如此一来,诸如理解安妮强调自己名字是带女字旁的妮就很容易了:My name is Anne Shirley. Anne is spelled with an "e". 话说翻译真的好神奇!当年在王府井的外文书店莫名其妙的就买了这本书,成为治愈系不二选择。安妮太可爱了,很多人都能从她身上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读这本书无疑充满了温馨和快乐,马克·吐温称之为“迄今看到的描写儿童生活的最甜蜜的小说”,所言不虚。

学校五月又要举行读书分享会,林林笑嘻嘻给我布置任务的时候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去年的《读书分享会》,不由得一脸囧笑着回应谢谢你啊终于没那么赶啰了!这回给我的时间相当充裕,差不多有两周时间,从两天变两周,科里真是大方。不过在科级分享会之前要先搞班级的,这个月为了六一的演出各种拍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全员出席的时间相当难碰。

【三】

上月底DORA转了个灵异圈儿的微博给我:我很爱这个历史人物……说她刚看的时候吓一跳,以为是我做了细节改动之后投的稿,但看完了又觉得应该不是我。当然不是了,我才没那么缺心眼儿去投稿呢(没有贬低投稿人的意思哈只是觉得自己如果这样做很不明智),而且纳兰墓原址现在都成了集市了,以前宝顶的位置上盖了超市,哪儿可能埋什么并蒂莲吊坠儿啊,倒是会进去买瓶儿水,微信结账很方便。又看了看下面的回复,处处充满了对不理解的事物的无礼、轻蔑和揶揄,世态凉薄。这位历史人物也有人猜纳兰,但很少,毕竟和晚清的时间对不上。

后来回到家,睡着了做了个梦,梦到所有人都过一个“冬安节”,好像是冬至后的多少天云云。梦里这个冬安节正好赶上纳兰生日,然后铺天盖地的到处都在说他和这个节有什么什么样的渊源,偏偏我,什么都不知道。一着急,醒了。

【四】

前两天看到一个帖子,是说孤身一人在外面低血糖头晕路遇好心人帮助的事,于是发了一条广播:遇到突发情况要求助,如果是我,这电话打给谁?忽然就明白为什么要结婚了,父母之外有个人能在这个时候管你。亲戚啊朋友啊可能都做不到,或者我也不好意思麻烦人家。恐怕能让我好意思打电话求助的也就老曹了,可惜最好的哥们儿不在北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广播下面有各种回复,还有人以为我给自己想结婚找借口,哑然。想结婚还用得着找什么借口么这是什么逻辑?何况我哪个字说自己想结婚了?不过是说结婚也是有用处的罢了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么。实在懒得多搭理,继而和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去了,沈之兄错过了一段感情有些悲观,我劝慰了两句,他说你自己都不结,还是憋劝我了,我说我有纳兰啊(好尴尬的理由)……

【五】

北京的琼花和扬州的琼花不是一种花。北京琼花应该叫天目琼花(也叫鸡树条),和扬州琼花(也叫聚八仙)属于同门同纲同目同科同族同属就是不同种的亲戚——具体说来,它俩都是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合瓣花亚纲,茜草目,忍冬科,荚蒾族,荚蒾属,天目琼花是欧洲荚蒾种,琼花是绣球荚蒾种,不同点就在最后的种上了。外观区别一是看叶子,前者较大分三瓣为掌型,后者是椭圆带尖形小叶儿;二是看白色花瓣,前者围一圈儿十数枚,后者围一圈儿只有八枚。

我就说琼花这么稀罕的花儿怎么可能北京满大街都是嘛!一查,结果果然查出问题了,然后赶紧给周围科普了一下,以正视听。看来以后想赏琼花还得南下,偷懒儿是不能的了。前年在瘦西湖琼花树下拍的落花纳兰小像,那琼花是对的,而后虽然还是在瘦西湖里,万花园和宋井附近拍的则是天目琼花了。扬州也种了许多的天目琼花,所以让我大意了。

碎片儿记录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六】

院落深沉,池塘寂静。帘钩卷上梨花影。宝筝拈得雁难寻,篆香消尽山空冷。
钗凤斜欹,鬓蝉不整。残红立褪慵看镜。杜鹃啼月一声声,等闲又是三春尽。
【南宋】洪迈《踏莎行》

等闲又是三春尽,明天就立夏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