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江南行之博物馆篇  

2018-03-26 13:09:33|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行之博物馆篇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一月26号到31号,作为2018年开年的第一次外出,南下一周,是地道的“博物馆之旅”。一共囊括了三家博物馆几个重要的展览:

【上海博物馆】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欧亚衢地——贵霜王朝的信仰与艺术、典雅与狂欢——来自雅典卫城博物馆的珍宝、部分常设展(书画、家具、印章);

【苏州博物馆】梅景传家——清代苏州吴氏的收藏(一期)(二期)、妙造自然——于非闇绘画作品展,全部常设展;

【南京博物院】走进养心殿——大清的家国天下、傲霜冷趣——陈之佛秋冬题材绘画展、无边诗境入画来——傅抱石古人诗意画展,江苏历史常设展。真是过足了瘾。

我是去年年底知道山西古代壁画展在上博开展的,为了布展还拆了上博大门,一些在山西本地都未曾示人的壁画能够一股脑在上博展出,这对于许多喜爱墓葬壁画的人来说实在难得,我虽然不善此道,但也想开阔一下眼界,所以上博是一定要来一趟的。

之前咨询了一下小河,因为壁画展里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作为特展厅是需要预约的,下午场的预约在中午十二点半,所以一下火车我和妈妈就直奔了上博。先参观壁画展的其他部分,然后再去排队预约特展厅。印象深刻的就是一开始的北齐楼叡墓的一组壁画,一边跑一边拉屎的马好可爱!以及单体最大的忻州九原岗墓道北壁壁画——就为了它拆了上博的大门。话说九原岗灰常地震撼啊,北朝的木结构建筑实物现在已不存,从壁画中管窥一下也是相当难得了。下午一点半进特展厅,特展厅整个还原了水泉梁整个墓室,只有短短五分钟的观展时限,那就玩儿了命的看吧!相关介绍上博的公众号里都有,这里就不付赘言了,整个参观下来还是最最喜欢九原岗,干脆用它做了朋友圈相册封面。参观完整个壁画展最后坐下来看壁画挖掘保护的小片儿,真是涨了不少知识,不禁又一次感叹这回上博是来对了。

上博当然是来对了,不止山西壁画,其他几个特展一并可观。

巡回展览画派珍品展应该是除了山西壁画展之外的另一个重头,毕竟《无名女郎》太有名了!虽然我始终记不住她的作者克拉姆斯柯依——好吧俄国人的名字我一想就头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中文系混出来的我至今俄国文学都是阴影。俄国画家里我比较熟悉的是列维坦和列宾(都是列字辈儿的哈哈哈),列维坦的自然风景和列宾的人物肖像奠定了我全部的基础,似乎是上一个狗年时候参观中国美术馆的“俄罗斯艺术三百年”特展时产生的兴趣吧,当然这二位也实在大名鼎鼎。

看完巡回展览画派展品展之后布朗兄就过来了,我们一起看了贵霜王朝展——太陌生了,走马观花连看个热闹都算不上,谈不上喜好也谈不上印象,自我批判一下;雅典卫城博物馆的展品其实只有两件,摆在大厅,路过的时候给看了;之后把常设展的书画、家具和印章展一起走马了一下,便跟着布朗兄乐呵呵的去东泰祥吃生煎。晚上布朗兄送我们到火车站,作别上海奔苏州。

苏博出了烟云四合的姊妹篇——梅景传家,是促成此番南下的主要原因,去年烟云四合我只看了第二期,感觉一般般,梅景传家两期都看,体验好许多,当然也可能是对苏博熟悉了,人总是对自己熟悉的东西有所亲近的。二楼的书画部分是我的兴趣点,当仁不让排第一位的是俺家老恽南田,包含老恽作品的楝亭图咏在第一期,我仔仔细细全部拍了照片发给悠悠,谁让曹家是她本命呢!老恽的猫蝶图在第二期,然而他画的这只猫也太难看了点儿,我只能安慰自己说老恽他深得我心的毕竟是花鸟,花和鸟,没猫(←_←这叫神马烂借口)。与之并列的就是他的好基友王石谷的《小阁藏春图》,真真好画好名字!此番展览清代四王都有,听表哥说很快故宫也会做一期四王大展。于我而言自然王石谷是必须做重点的——谁让容若跟他有一面未见之缘呢(←_←这叫神马破缘分),不管怎么说,因为老恽一层关系,又因为纳兰二层关系,王石谷便要另眼相看了。

吴氏一门自己的书画作品也颇为瞩目,其中吴湖帆潘静淑夫妻二人的合作花卉图册摆在了中间的展柜里,很适合做壁纸。其中的竹叶桃花被苏博做成了周边——一对手帕,吴湖帆的竹叶是蓝绿色的一方,题冯梦龙《山歌》的前两句: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潘静淑的桃花则是桃红色的一方,题《山歌》的三四句:心知接了颠倒看,横也丝来竖也丝。把这一对手帕买回来,对着纳兰小像说:这般心事,容若你可知?(敢说不知你试试!)

南下最后一天扔给了南博。南博的“走进养心殿”应该是养心殿大展继首博和香港之后的第三站,然而令我惊诧的,是南博的展品和首博的展品高度不一致!太奇怪了。除了养心殿相关的几处布景一样,展品80%都不一样,根本看不出是同一个展览,简直看得我一脸懵逼啊!据说下一站会去辽博,十分怀疑是不是展品还会有变化。

南博下午两点有个预约的江苏历史文物常设展讲解,妈妈很感兴趣于是娘儿俩就报名领了讲解器跟着听了。常设展里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比如可能是全中国唯一的一块完整的郢爰(楚国金币),样子很像一大块巧克力,用多少剪多少,剪过的很常见,完整的则稀有,啊哈哈我爱大金子!另外南博46万件馆藏文物中有三件“禁出文物”(禁止出境文物),其中就有我很喜欢的那个小怪兽青釉罐子,这回才知道那个小怪兽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话说小家伙嘴里叼着个小珠子推着一双小爪儿样子萌萌的,根本不凶好吗……

于非闇、陈之佛和傅抱石是近现代著名的画家,苏博南博展出了他们的专题展,一一看下来,丰富了这趟博物馆之旅。

这么多展览扎堆儿来看,眼睛和脑子塞得满满当当,且得消化呢!这里姑且一记~~^_^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