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江南行之园林及杂感篇  

2018-04-13 04:09:16|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行之园林及杂感篇 - 豌豆黄儿 - PEASE SPACE

由于“梅景传家”一期二期我都看,所以在苏州停留四天,换展的间隙便是逛园子了。

27号漫天飞雪,到了中午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风卷鹅毛,我在京城都没见过这样的景象,着实欣喜。上午在苏博看了梅景传家第一期展览吃过中饭,妈妈就在宾馆休息了,我精神头正足,收拾停当便又出了门,直奔耦园。选择去耦园纯属因为离得近,顺着平江路一路向南很快就到了,之前做攻略印象中耦园不大,东路有水域和假山,西路则是建筑群为主,魁星阁前腊梅开得正好,在纷飞的大雪中别有风韵,爱得我呀!因为下雪出于安全考虑,石桥和假山被拦上不让通过和攀登了,促成了无人的状态,拍出来的照片可好了。这回南下带了正黄旗小侍卫不倒翁,此时也跟着我出来一起赏雪。啊哈哈哈哈!我多会玩儿呀:在无俗韵轩东边的廊檐下,给小侍卫堆了个小雪人儿……正好一个日本团路过,日本老奶奶一口一个卡哇伊~~

晚上约了青简,正好她也在耦园附近,先跟着她绕到耦园后面去护城河看了一眼景致,便一起去吃老苏州茶酒楼。青简作为半个“地主”,让我领略了一下苏帮菜的精华:手剥虾仁、清蒸白鱼、响油鳝糊、炒水芹菜、豆腐花、鸡头米糖水。晚上告别之后,又体验了一把地道的风雪夜归人——从十全街到狮子巷,无论是公交车上还是走在街巷之中,漫天雪花飞舞,这场雪真是大,在路灯的映照下尤显壮观,我踏着碎琼乱玉去宾馆附近的桃花源记给妈妈打包了牛肉锅贴和八仙鸡汤馄饨带回去,结束了这一天的行程。

28号是阴历腊月十二——心心念念要在沧浪亭给容若过生日,所以这一天便扔在了沧浪亭和对面的可园还有旁边的文庙了。沧浪亭号称苏州最古老的园林盛名在外,可其实并不讨我欢心:一来它座南面北,主体建筑群几乎全靠南边儿,方位上别提多拧巴了;二来面水轩和观鱼处都在修整不开放,因而外面借水的部分观景时便打了大折扣;三来五百名贤祠感官直觉迂腐气息相当浓郁,这儒家的礼法教化和俺内核的离经叛道格格不入。除了沧浪亭的楹联我比较欣赏外,对翠玲珑印象也不错,另外整个园子的花窗多姿多彩很有看点。不过到底是给容若过生日嘛,清香馆前的小院儿种着桂花和腊梅,残雪还挂在梅枝上,于是以花窗做背景,残雪腊梅做陪衬,挂上容若小像拍生日照,而后登上沧浪亭临风怀古,尽享风雅。

沧浪亭对面是可园,可园的西路住宅区都没有开放,开放的部分是中路和东路。入口处在东路,往里一走便非常惊艳——“四时风雅”的月亮门正对着名为“小西湖”的一片水,与北面的挹清堂隔水相望,挹清堂坐北朝南背山临水,十分端正,环水有游廊,曲折的石桥连接水面西边的画舫,水边的腊梅开得甚好。这么直接其实不太合传统,进门一丝遮挡都没有。中路的学古堂博约楼一听名字就是吊书袋的货,没意思,建筑之外植着小树的草坪和偶尔冒出来的太湖石乏善可陈,意趣比之刚进园时衰减了许多,园林没了水就像没了魂儿一般。

当然了我豌豆黄儿呀,是和容若一起逛园子呀!诗情画意怎能少?在沧浪亭和可园里,一直循环背诵蒋捷《梅花引》——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        旧游旧游今在否?花外楼,柳下舟。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漠漠黄云,湿透木棉裘。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而后去文庙转了转,毕竟供奉的孔老夫子是俺们祖师爷,该鞠躬还是得鞠躬的。回宾馆已经傍晚时分,这一天可真是给我冻够呛,雪后寒,何况还在如此大雪之后,何况还有江南的湿冷。结果果然不好了,回去路上开始咳咳咔咔的咳嗽,感冒症状陆续出现。尽管如此,晚上还是和妈妈一起去吃小园楼。因为有了前一天青简的招待,也算对苏帮菜有了点儿经验,点了清炒虾仁、响油鳝糊,蚌肉金花菜和他家广受好评的蛋黄锅巴,还要了一瓶当地的桂花糯米酒。这顿饭吃的挺满意,饭后娘儿俩微醺的晃回宾馆,本指望喝点儿酒能把感冒怼回去,然而我还是图样图森破了,感冒巨大的威力夜里开始显现,康泰克也压不住,直难受得我睡也睡不踏实,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

29号快到中午才起,拉开窗帘就看到明媚的阳光洒满天地间,映衬得残雪分外耀眼。尽管感冒症状非常严重,我还是拉着妈妈去了留园——此番在苏州逛的四个园子里,我最喜欢留园。首先从移步换景上来讲,它的格局和景致最为多变,对于喜欢大园子里的小院子的我而言,非常可心;其次我在出发南下之前一直在看《戏说乾隆》第一部,而留园是拍摄取景地之一,透着亲切;再次可能就是时间关系了吧,周一,园子里游人很少,经常会出现周围一个人没有的情形,逛得惬意。留园晴雪,从一进门古木交柯,到最里面冠云峰的小院,以及盆景展的增色,整个园子美轮美奂。要不是身体实在不给力——几乎一路都在擤鼻涕——我肯定还要在里面多呆些时候的。

出了留园已经冻挺了,门口有卖桂花糕的,热气腾腾的桂花糕很香甜,顺便捂手。而后到吴趋坊吃乐惠——传说中苏州最好吃的泡泡小馄饨。乐惠盛名在外,普普通通的小门脸里人声鼎沸,五块钱一碗小馄饨,连汤带水吃个精光,身子终于暖和了过来。在景德路的便利店买了一堆吃的和咖啡、奶粉,已经病得反应迟钝的我,连滚带爬回了宾馆,原计划一律取消,老老实实吃药养病。

不知道是因为前一日给容若过生日他非常高兴,还是这一日看我带病逛留园天可怜见的,晚上收到了一个意外之喜,可算是容若的回礼,老天爷的恩典:中华书局1984年台二版四部备要本的《珂雪词 纳兰词 弹指词》,瓜瓜和注注兄前后脚的发微信给我,问我有没有、要不要。这本我没有呀当然要了!于是顺利让瓜替我下单,开心的我呀感觉病好了一半儿呢!

30号在苏州的最后一天,去苏博看梅景传家第二期。而后取消原计划(本来想去逛网师园)也不走远了,去桃花源记觅食,吃饱喝足之后打道回宾馆。本指望取消一切计划好好休息能把感冒症状减轻些,然而我还是图样图森破了,连续几天在外受冻,感冒不光没好转,反而强大到足以引起发烧了。妈妈用手摸我额头,判断烧得不算厉害,赶紧让吃了药躺被窝里卧汗,说好如果感觉不好的话就去医院。我这种骨子里的戏精之魂此时不演更待何时!在豆瓣上连着发了两条广播——

感冒又严重了,哪儿也不去了趴床上倒气儿。这模样还不忘给自己加戏:立个遗嘱——我若病死苏州,请把我埋在虎丘。

发、发烧了!又得加戏了!大女主玩儿命的戏码闹着玩儿呐!还得加钱吧?就算钱加不了好歹盒饭多给一盒吧!很辛苦好吗!#我若死在苏州,把我埋在虎丘#

——友邻们纷纷留言关心,当然也有陪着我插科打诨的,闹闹回复:“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一宿卧汗相当给力,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就跟水洗的一样,顺利退烧了。

上午奔南京,快中午时候到了南博门口,先在南博斜对面的“品香”里吃午饭,娘儿俩一人一碗老鸭汤,又要了个小笼包。呼噜噜吃得我呀,没有什么事儿是一碗老鸭汤解决不了的!之后便是参观南博,晚上在它旁边的维景酒店38层翔龙餐厅吃了最后一餐,不愧是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离开这里的大南京啊碳烤金丝鸭灰常好吃呢!鱼汤面也很鲜,热情的服务员小姐姐推荐了当地特色的潮糕,还送了果盘……没想到这大冬天的西瓜特别特别甜,离开时服务员小姐姐还跑去帮我们按电梯,笑得跟西瓜一样甜。遍地古迹、遍地美食,还有如此可爱的小姐姐,嗯,真是不由得让人大爱南京!

晚上上火车。头一次买了软卧票,四人间的确清静了许多。当晚,据说是152年才有的超级月亮、蓝月亮和月全食同时出现的天文奇景也被我们赶上了,月亮出来的时候南京上空可以清楚的看到,就在这不一般的月亮的陪伴下,我们圆满结束了整个南下行程,在梦乡中返京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