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ASE SPACE

丹青尽冶三春艳 缃缥犹存一梦香

 
 
 
 
 

日志

 
 

十一年前梦一场  

2010-12-03 03:44:13|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年12月3日  星期五  阴有小雨
  今天是我这辈子最丢人、最没面子、最最糗、最最不可原谅的一天!团会“世纪回眸”,吴昊介绍文学版块,把我和谷淞说成是班里“古典文学大家”,请我们起来背诵诗词。谷淞先起来,这位被吴昊称为“全唐诗半宋词”的家伙竟然张口背纳兰的《长相思》,磕磕巴巴背不熟,还是我在底下给他提的醒,真是有够逊的。但是到了我,吴昊让我背一下纳兰的其他词,我却因为怯场而张口结舌,平常熟得不能再熟一下全想不起来了。背”红影湿幽窗……“没两句,忘了,好容易想起来后面一句,一说,又接不下去了!全班都知道我爱纳兰,知道我喜欢纳兰词,然而当着全班人的面竟然连一首都背不下来,简直是!“丢人吧你!”姐儿几个都这么说。吴昊下来更把我和谷淞贬得一文不值,说我俩把他的团会全毁了……
 
十一年前的日记,这件事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甚至于当时教室桌椅怎样布局,我坐在什么位置,背不出来尴尬的场景以及事后郁闷的心情,同学们的音容笑貌全都能够回忆起来。然而已经过了十一年了,真仿佛做梦一样,仿佛就是昨天的梦。周围人总说我没有变,我也觉得我没有变,看看十一年前的日记,再对比一下现在,我还是变了的,至少我不会怯场到背不出一首纳兰词,或者即便真的背不出,我也不会像日记后面那样,不停的骂自己是大笨蛋。
 
然而我的变化对于很多人而言是微乎其微的,因为他们的一个经验教训转过天来可能就已经落实了,而我却需要十一年,也难怪高尚说我的心理一直没有发育——或者应该说,发育得太过迟缓。日记里说我丢人的姐妹们,现在都已嫁做人妇生儿育女了,不知道她们还有谁能记得十一年前的那次团会,爱纳兰的君卿背不出纳兰词的那次团会。于是我还是“没有变”的,我还是像大学时代一样,好吃懒做、任性而为,不关心也不着急眼前问题,天马行空想些有的没的,过着自己乱七八糟的小日子,喜欢纳兰性德时常泣涕涟涟载笑载言,以致如果大学生活让我现在重新过一次我也还是会过成当年的样子,没有心得,没有长进。
 
我有很浓重的宝玉情结——红楼中的怡红公子总是希望姐姐妹妹在一处玩闹,永不分离,如同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现实是不可能这样的,所以我才会因为高尚怀孕而觉得自己失去了亲密的朋友,因为和安安的“十年之约”而觉得很温暖很开心,因为想到几十年后可能形单影只而大哭不已。喜欢纳兰也是一样的,他永远不会变,永远在我心里,永远和我步调一致,我不用担心他什么,他让我觉得很踏实。
 
十一年前梦一场,这十一年对于我只是一个梦接一个梦,不是我一天一天走过来的,只是睡一觉再接着睡一觉而已,刚刚才要梦醒接着马上又要睡了要进入下一个梦了,分不清庄生与蝴蝶。
 
也许,这就是我的人生吧——写于两梦之间的缝隙中。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